(独家)剑荡八荒免费阅读-剑荡八荒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2 10:01

《剑荡八荒》免费阅读带给您!《剑荡八荒》讲述了江凡叶芊儿的故事,剑荡八荒节选:“我没事,凡哥哥。”叶芊儿急忙摇头。这时,一个江氏一族弟子闯到门口,在看到屋内的江凡后顿时一惊,不过随后阴恻恻开口道:“江凡?你这窝囊废竟然没死透?”说完之后,他又盯视着叶芊儿:“臭丫头,炼体液交出来,不要自误。

剑荡八荒
推荐指数:★★★★★
>>《剑荡八荒》在线阅读>>

《剑荡八荒》精选章节

“芊儿,你没事吧?”

江凡急忙过去将叶芊儿扶起,同时捏紧了双拳。

这些年虽说是过的清贫一些,但不管自己受多少苦,却始终未曾让芊儿受到多大委屈。

“我没事,凡哥哥。”叶芊儿急忙摇头。

这时,一个江氏一族弟子闯到门口,在看到屋内的江凡后顿时一惊,不过随后阴恻恻开口道:“江凡?你这窝囊废竟然没死透?”

说完之后,他又盯视着叶芊儿:“臭丫头,炼体液交出来,不要自误。”

“凭什么交给你?这是我的东西。”叶芊儿紧咬着下唇,死死握住水晶瓶,生怕别人夺了去一样。

目光流转,江凡眨眼就明白了一切,怪不得芊儿这丫头刚才急急忙忙离开,原来是去拿炼体液了,只不过被这属于执法堂的江虎所发现,想要将炼体液夺走。

江氏一族每一代族人,自六岁开始直至十六岁成年,都会每年得到一瓶炼体液以帮助修炼,这是固本培元的好东西,能帮助武者在淬体境这修炼初期打好根基,成功淬体。至于十六岁后,经脉骨骼彻底定型,还没能淬体成功,那基本上与修炼无缘了。

只可惜,江凡最近几年根本没见过这东西,属于他的那一份炼体液,每次都被暗中扣下,以各种借口搪塞不给,或者是落入他人手中。

“乖乖将炼体液交出来,这事就算完了,要是传到羽少爷那里,可就是按族规处置了,臭丫头,你可要是想清楚了。”此时,眼前的江虎走上前来,盯着叶芊儿手中的炼体液,目光觊觎。

“自作孽不可恕!”

骤然,江凡一步踏出,一拳狠狠砸在江虎的胸口中央。

蹬蹬蹬!!!

江虎直接被轰出门外,只感觉到胸口撕心裂肺般的剧痛,随着肋骨的碎裂声,整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不可能……。”惊恐无比地看向江凡,江虎满脑子只有这四个字。

一个众所周知跌落神坛十年的废物,怎么能一拳将打通六条大脉的自己轰成重伤?

“江虎,你不过是个外姓家奴,兢兢业业多年才加入执法堂,以被赐予江姓,最终走到今天,可惜你实在胆大通天,竟然挑衅到我这个少主的身上。”

顿了顿,江凡声音骤然冷冽几分:“念你也算为江家幸苦多年,今天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废你一条手臂,以儆效尤。”

铮……!

江凡探手身侧不远处,一柄尘封多年的铁剑出鞘。

“江凡你敢!!!”

“我为飞羽少爷做事,你敢动我,他不会放过你。”

江虎内心一颤,他非常清楚,以自己通脉境的实力,被废掉一条手臂有怎样的结果……。

“江飞羽?他算个什么东西?”江凡开口间,手中的铁剑已经狠狠斩了下去。

一缕锋芒乍现,快准狠直接斩在了江虎的右臂一处,一刹那间江虎伤上加伤,经脉断裂右臂被废,江虎痛苦咆哮,内心几乎绝望。

“滚!”江凡冷冷开口。

那江虎狼狈逃走,只是,在他几乎消失在江凡视线中时,突然有极度怨恨的声音传来:“江凡,你嚣张不了多久,这几日族内商议罢免你的身份,七长老今日已前去祠堂,将要亲手在族谱上抹去你的族长名号,到时候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什么?”江凡双目爆睁,骤然踏出一步:“谁敢动族谱?”

族谱之上,第十八任族长江凡,是父亲当初亲手写上去的。

有人想动族谱,这不仅仅是在打自己的脸,更是不将父亲这个真正的族长放在眼里。

“凡哥哥你……恢复了?”

芊儿目光复杂,既是高兴,但看到眼前这个与往日完全不同的凡哥哥,又是有些担忧。

听到芊儿的声音,江凡的怒意降下几分,转身过来,深深注视着叶芊儿的双眼:“前几日因祸得福,我受伤那一剑不是坏事,反而让我产生顿悟,重新踏入武道。芊儿,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但从今以后有凡哥哥我在,便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真的吗?凡哥哥?”叶芊儿睁大了眼眸,俏脸嫣红。

“我何曾骗过你?”江凡微笑道。

叶芊儿认真和江凡对视,在江凡的身上,她突然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再联系今天的一切,她感觉江凡如同产生了一次浴火重生般的蜕变。

难道,凡哥哥真的是因为那一剑而产生了顿悟?

在武者的修炼之中,这种例子太多了,有人濒临身死,却在极境中顿悟,反而再次涅盘重生,一飞冲天,成为一方霸主,甚至留下亘古神话。

这时,江凡轻声道:“芊儿,这几日照顾我,你也是累坏了,现在听凡哥哥的,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

“凡哥哥你是要去找七长老吗?你才刚刚恢复到通脉境。”叶芊儿担心道。

“放心吧芊儿,我给他七长老十个胆子,也不敢动我一根手指。这些人野心勃勃,竟想在这个时候将我逐出江氏一族,看来,我去洪荒剑宗前该将一些事情解决了。”江凡轻声道。

安顿好了芊儿后,江凡立刻动身,一路走向江氏一族深处……。

以前的他低调,那是暂时无力,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从今以后他不会给任何人将自己踩在脚下的机会。

“江飞羽,江凌,七长老,你父子三人有野心无可厚非,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十六岁之后我自然会给出族长令牌,族长这个破位置谁想要谁坐去,可你们竟然妄图将我驱逐,那就怪不得我不念同族之情了。”江凡心中喃喃,目光愈发冷冽。

看到江凡的出现,很多江氏一族之人膛目结舌,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几日之前江凡重伤濒死,怎么突然龙精虎猛般出现了?

“他……他要做什么?这是不想活了吗?”很快,有人盯着江凡的背影,露出异色。

江凡竟然走向了内族重地,那可是宗门长老等居住修炼的地方,寻常弟子不允许涉足,否则等于违背族规,必被严惩。

对于江氏一族的形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七长老父子三人独大,掌控江氏一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连大长老都要卖其几分面子,尤其这个关键时期,不管七长老的两个儿子谁去洪荒剑宗,剩下的一个必是未来的江家之主。

至于江凡,现在躲起来或许还能多活几日,如此大摇大摆现身,胆敢闯内族,他简直就是主动找死,七长老父子三人肯定要以此做文章。

“他恐怕知道靠着族长余荫,混吃等死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莫不是前去找七长老下跪讨饶去了吧?”有弟子讥讽道。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

“终于要让他滚了,一个废物为少主多年,本就是我们江氏一族的污点。”

就在这些人议论的同时,江氏一族内族,一座颇为华丽的大殿前。

砰!!!

虚掩的殿门震动,江凡一步踏入其中。

“江飞羽,给我滚出来。”江凡的声音响彻大殿。

大殿中央,一个少年盘坐其中正在修炼,正是几日前一剑将江凡差点杀死的江飞羽,他骤然惊醒,看到江凡之后,脸色霎时间变得无比阴沉。

“你……江凡,你怎么会在这里?”江飞羽在愤怒的同时,又无比震惊。

他知道自己几日前的一剑有多狠,那么重的伤怎么会在区区几日恢复?而且这里是父亲专属的长老大殿,即便其他长老前来,也都需要外面知会一声,常人不经吩咐根本没人敢闯,江凡竟然如此嚣张?

“你什么你?我在这里有问题吗?作为江氏一族族长,我哪里不可去得?”江凡淡淡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七长老呢?”

听到江凡询问出七长老三个字,江飞羽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哈哈大笑:“你是听到消息来求情的吗?可惜迟了,父亲大人已经前去祠堂了,估摸着很快就能听到废掉你少族长之位的消息了。”

“我看谁敢动族谱!”江凡说完,眸中寒光一动,顷刻间一拳轰出。

蹬蹬蹬!!!

江飞羽身躯连连退避,被一拳轰退在墙角,气喘吁吁,一股大力透过胸腔进入体内,几乎要窒息。

他感觉到江凡似乎变了一个人,不止伤势尽复,更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强闯长老大殿,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真是无法无天了。

“烈火剑法!”

江飞羽厉喝一声,直接一剑斩向江凡。

这是他最强的一招,有信心直接击垮江凡,这江凡有些邪异,疑似踏入通脉境,但也只是通脉一重天而已,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见江凡变拳为指,右手中指与食指并立探出,当场一指轰向前方。

“找死。”看到这一幕,江飞羽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

这又不是那种顶级高手之战,在达到修炼的第四个境界:真体境之前,没有人敢用自己的身躯和利刃正面碰撞,那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我看你才是找死。”

江凡声音冷冽,踏出看似简单的一步,却竟然逼开了江飞羽一剑的大半锋芒,同时他的一指以刁钻的角度弹在剑体的侧面。

嗡……,长剑发出一阵颤音!

一股无法阻止的大力沿着剑体逆转而回,强行闯入江飞羽体内。

“你……你怎么可能通脉成功?”一口逆血喷涌而出,江飞羽惊怒交加,前几日他还将江凡随意蹂躏,今天却连一招都接不下。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