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爱一场梦一场》by时光漫成海小说(秦深袁浅浅)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10:03

讲述秦深和袁浅浅故事的现情小说《爱一场,梦一场》。这是作者时光漫成海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连载中小说《爱一场,梦一场》精彩呈现:可秦深却揽住我的腰拒绝道:“我觉得这份离婚协议挺好,你不净身出户,我哪有机会养你?”心蓦的暖了下,我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凑近他小声提醒:“你是不是演过头了?”

爱一场,梦一场

推荐指数:8分

《爱一场,梦一场》在线阅读全文

爱一场,梦一场第8章 稳固火包友关系 他让我

“一个视频。”

我直直的看着他,一脸崇拜,顿时觉得亿万星辰都不及他。

我没有想到,在商场上靠脑吃饭的男人,还会打人,而且,还是为我出气。

满脑子都是他说的那句,“袁浅是我的女人。”

我不知道这一刻的他,是在陪我演戏,还是认真的。

但却是让我在唐清海和梁晓柔面前真真切切的扬眉吐气了一次。

“视频拿出来。”秦深直接冷脸看着他们。

唐清海咧着流血的唇角看向梁晓柔,梁晓柔犹豫了片刻,秦深又一脚踹在了唐清海的肚子上,“速度点!”

唐清海像个孙子一样,为了份工作,被打还没敢还手,被连揍几拳后,梁晓柔大概是心疼了,乖乖的将手机拿给了秦深。

秦深拿到手机,又将桌上的那份离婚协议拿起来看了看,不容反抗的让唐清海签字。

我扯了扯他的胳膊,看着唐清海和梁晓柔,用他们都听得到的声音道:“这上面可是让我净身出户。重新弄份新的,让他净身出户。”

看着他们脸色变白,我特别解气。

可秦深却揽住我的腰拒绝道:“我觉得这份离婚协议挺好,你不净身出户,我哪有机会养你?”

心蓦的暖了下,我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凑近他小声提醒:“你是不是演过头了?”

他直接在我腰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没有接话,也没有回头,扯过唐清海慌忙签上字的离婚协议,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掏出手机给罗晋坤打了个电话,他答应合作,前提是将唐清海给开了。

唐清海瞬间就瘫软在了地上。

“你们…你们…”梁晓柔扶着唐清海,看着我,那眼神,冷的带仇。

我看着他们,顿时觉得特别的解气,在她恨不得撕了我的表情里,挽着秦深挺着腰板走了。

————

出了病房,我就松开了他,“今天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

唐清海和梁晓柔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心情特别好。

看着秦深,我都感觉我笑的有些傻。

他长臂一伸,就将我捞进了怀里,在我PG上邪恶的捏了一把,“真要谢我,就在床上谢。”

我心一惊,猛的弹开,做贼似的四处看了下,才松了口气。

瞪他一眼,我没好气的给了他两个字,“流氓。”

“说好的火包友关系,我正正经经的约火包,怎么就流氓了?”

他侧头看向了我,眸光中流露出一抹深色,似笑非笑道:“想反悔?还是不敢了?”

心不受控制的狠狠的涩了下。

“我不敢了。”我撑着笑坦言。

他忽的扣住我的后脑勺,在我唇上咬了口,“我给你勇气。”

公众场合这样,我心惊肉跳的红了脸。

我没再说话,他也没再说话,我们就并肩默默地一路出了医院。

我准备打辆车,他却执意拉着我上了他的车。

“你不是赶时间吗?”

“稳固火包友关系,比其他的都重要。”

他看我一眼,那眼神,带着一抹复杂的深色,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邪恶。

也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他说完就掏出手机边打电话推迟会议边开车。

他挂了电话,我才开口问:“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卖关子,我也没有再问,靠着椅背看着窗外急速倒退的风景线晃神。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猛的一怔,从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一栋覆盖在丛林之中的欧式别墅,景色美的我只在画中看过。

我惊艳间,车门被秦深拉开。

我意识到什么,坐在车里不肯下车,“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他直接将我拉了下来,揽住我,手就直接放在我的PG上,“干这里。”

他捏了一掌,我感觉浑身都热了起来。

他的邪恶,总是能挑起我潜藏的渴望。

火包友,不就是彼此身体慰藉?

我没有矫情挣扎,任他揽着进去,似笑非笑问他,“秦深,你带多少女人来过?”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嗯?”他惩罚性的在我PG上狠狠的捏了下,就开始在我身上攻略城池。

我连他家都没来得及欣赏,就被他压倒在了沙发上,迷失在他的火热里。

放纵过后,他抬腕看了下时间,起身整理衣服后,拿出一把钥匙放在茶几上,温情的摸了摸我的头,“休息好了,回家将行李搬过来。”

我想说点什么,他电话响了。

他边接电话,边出了家门。

身上属于他的气息还没有消散,我看着茶几上的那把钥匙,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包养!

就像是自尊被踩了,连呼吸都不畅快起来。

他前脚一走,我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拿出他早上给我的那张卡放在了茶几上钥匙的旁边,扫了眼整个大厅奢华而又精美的装修设计,决然的离开了。

————

不接受秦深的好意,但家我还是要搬。

我回家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就在网上看了看房子。

可不租房不知道,一租房吓一跳。

随便一个一室的,一个月都要600往上,房租都要半年一交,而我卡上只有2000多块钱。

找了1个多小时,看的我头晕眼花的时候,杨珊珊给我打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清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透着精神和愉悦,“浅浅,我回来了,给你带了礼物,你在哪,我给你送过来。”

她的身上总是自带阳光般的感染力,大学四年,她给了我很多温暖。

我也没有隐瞒,将和唐清海离婚的事告诉了她。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你在家等着,我这就来接你!”

我“嗯”了声,她就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不到,她就过来了。

还拖着一根长长的铁棍。

一进门,她就要找唐清海算账,得知唐清海被我打进了医院,她看了我好一会,丢下铁棍,开口安慰道:“那种渣男,不要也罢。”

“走吧,去我家。”

我庆幸我还有个了解我的朋友,仗义的朋友。

我没有拒绝,任她拖起我的行李,拉着我出去。

————

杨珊珊开的是几百万的跑车,住的是大别墅,可大别墅里,经常就她和保姆。

她妈死的早,她爸一心扑在事业上。

别人都是爸妈养大的,她是钱养大的。

所以,她对家人没有什么感情,但对我的家人,她是真的好。

一到家,她就拉着我去了她的房间。

“浅浅,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回去看看你爸,我给他买了一些茶叶和土特产…”

“珊珊,谢谢你对我爸这么好。”我看着她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却发现她有些不自在的红了脸…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