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狼性首席假正经》by乔安小说(陆锦崇唐宁姿)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8:03

讲述陆锦崇和唐宁姿故事的现情小说《狼性首席假正经》。这是作者乔安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连载中小说《狼性首席假正经》精彩呈现: 陆锦崇的力道不算大,可是唐宁姿的皮肤太嫩了,还是让她觉得很痛。忍不住红了眼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这个样子又不禁让陆锦崇软了心,叹息一声微微松开她说:“你说你跟我犟什么犟,就为了过去的一个初恋至于跟我生气。昨天晚上你喝醉酒喊他的名字我都没生气呢,今天又偷偷跟他约会,我都没计较你气什么气。”

狼性首席假正经

推荐指数:8分

《狼性首席假正经》在线阅读全文

狼性首席假正经第17章 他是故意的

“啊。”唐宁姿惊叫一声捂住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陆锦崇。

她真没想到,陆锦崇居然会动手。

看着痛的弯下腰眉头紧皱的杜云帆,唐宁姿抖了好一会,才愤怒地对陆锦崇质问:“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

“你要是再不过来,我可就不是打人那么简单。”陆锦崇冷厉地道。

唐宁姿吓得一颤,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受过这种惊吓。身边从没有一个男人会像陆锦崇这样恐怖,让她不受控制地朝他走去。

“宁姿。”杜云帆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痛苦地叫了声。

唐宁姿愣了愣,这才猛然醒悟自己做了什么。

“你还想做什么?杀人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唐宁姿气恼地对陆锦崇说。

陆锦崇眯了眯眼睛,眼眸里划过一抹冷意,冷冷地看着唐宁姿问:“宁宁,你要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和我争执?”

唐宁姿气得浑身发抖,陆锦崇在说这样一个男人时,脸上尽是鄙夷。她想到自己脖颈上的那些痕迹,想到是陆锦崇故意展示给外人看,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将别人平等对待,恐怕在他眼中,别人都是低贱的、卑微的,可以不用顾忌感受,随意践踏的人。

“什么叫这样一个男人?杜云帆曾经是我最尊敬最崇拜的学长,你这么瞧不起他。那么在你眼中,我又算什么人?”唐宁姿生气地问。

陆锦崇被她问的眉头紧皱,冷着脸沉沉地看着她,好一会才压低声音,像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怒气说:“我当然是把你当我老婆,过来,刚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呵,那我还要感谢你的宽容大度?不过很抱歉,我不是没有教养的人,客人在家里受了伤,我要先照顾客人。”

陆锦崇:“……。”

“唐宁姿,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陆锦崇咬着牙道。

被唐宁姿扶着的杜云帆身体一僵,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

唐宁姿自然感受到手底下的僵硬,仰着下巴倔强地道:“我当然知道,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长。”

“呵,是嘛。”陆锦崇冷笑着缓缓道:“那你也一定知道,他为了能在M国站稳脚跟,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个大他十几岁的女人下跪求婚。也一定知道,他为了取悦那个大他十几岁的女人,如何在众人面前百般讨好,甚至主动认下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哦对了,他还曾说过,这一生一世只爱曾白露一人。”

“好了,够了。”杜云帆恼羞成怒地大喝一声。

陆锦崇冷笑着看着他,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怒喝而胆怯,反倒神情越发鄙夷。

杜云帆深吸口气,将唐宁姿的手推开,苦笑说:“宁姿,他说的没错,那些事情我的确都做过。我当初一意孤行地来到国外,我以为外国的月亮总会比国内的圆,我以为外国终究好混些。可是没想到我错了,在国外我一文不值,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更没有人去关注我那些想法和方案,更别说出人头地。我父亲又突然病重了,急需一大笔钱,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去参加一个比赛,希望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酬薪。可是没有公平而言,一切都是那么血淋淋地现实。没有背景没有资历,我什么都不是。我已经没脸回去找你了,除了孤注一掷我没有任何办法。你知道吗?我和曾家大小姐的婚姻不过就是有名无实的幌子,我不过就是为了替她肚子里的孩子认证一个身份。”

“云帆。”唐宁姿喃喃出声,胸口像压着一块巨石一般,让她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宁姿,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便是当年那个决定。我不奢望能得到你的原谅,却希望你能幸福。”杜云帆笑的苦涩,说完又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云帆。”唐宁姿又叫了一声,可是杜云帆已经离开了。

唐宁姿红了眼眶,心里涌出一股悲凉。

不过她的反应却让陆锦崇十分恼火,板着一张脸走向她冷声说:“这样一个趋炎附势、爱慕虚荣的男人也值得你为他落泪?”

“你根本不懂,不了解以前的他,你根本不知道他以前什么样子。”唐宁姿喃喃说:“杜云帆以前是T大的才子,学生会主席。虽然家境贫寒,可是学习努力刻苦,也自有一身傲骨。如果不是被生活所逼,他不会是这个样子。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些真正贫寒的人是什么滋味。”

“所以你就知道吗?我的市委书记千金。”陆锦崇出口讽刺。

唐宁姿闭了闭眼睛,是,以前的她也不懂,所以才在三年前和杜云帆就此错过。

但是现在她懂了,懂得在这个世上有许多的人有许多的无可奈何。她不能做什么,但是绝不能踩着别人的伤口撒盐。

“你去哪里?”陆锦崇看到唐宁姿要走,立刻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

“放手。”唐宁姿冷冷道。

“你去追他?”陆锦崇问。

“我只是不想和你这种人待在一起。”唐宁姿咬牙说。

陆锦崇眼眸一寒,突然将她用力一扯,把她扯到自己面前。

“我这种人?我是哪种人?”陆锦崇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着头问。

陆锦崇的力道不算大,可是唐宁姿的皮肤太嫩了,还是让她觉得很痛。忍不住红了眼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这个样子又不禁让陆锦崇软了心,叹息一声微微松开她说:“你说你跟我犟什么犟,就为了过去的一个初恋至于跟我生气。昨天晚上你喝醉酒喊他的名字我都没生气呢,今天又偷偷跟他约会,我都没计较你气什么气。”

“原来如此。”唐宁姿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你要请客人,还把他请来。原来……你就是故意报复我对不对?所以才故意在我脖子上弄出……还让我把头发扎起来,陆锦崇,你真是卑鄙无耻。”

如果说之前她还只是猜测,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他就是故意的。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