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鸡蛋灌饼的小说-总裁趁火来打劫宁君昊段慕晴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2:03

鸡蛋灌饼作者的总裁趁火来打劫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宁君昊段慕晴,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段慕晴马上就认出了宁君昊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就近藏进了旁边的一个黑暗的空房间。“怎么啦?”秦西凌正絮絮叨叨地说着呢,一转头就发现宁君昊不见了身影,回头才发现他还停留在几步开外没有跟上来,其他人见宁君昊不走了,也是不敢再走,紧张地停在后面。秦西凌觉得有些好笑,“发生什么事了吗?”

总裁趁火来打劫

推荐指数:8分

《总裁趁火来打劫》在线阅读全文

总裁趁火来打劫第十六章 争执

“你在担心什么?“宁君昊问的时候并没有把目光从手中的文件上移开。

‘段慕晴瞪了一眼,低声抱怨了一句,“明知故问。”文楠的案子下下周就要二审了,宁君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也没见他做过什么开庭准备,段慕晴实在是不得不深深怀疑自己是被他耍了。

“那就和他同归于尽好了!”泄气地想到,段慕晴耷拉着脑袋,打不起精神来。郁闷地坐在沙发上。

宁君昊瞟了一眼段慕晴无精打采的样子嘴角不易察觉地弯了弯。一闪而过的表情只映在了电脑的蓝白色的显示屏上。

“不管你在担心什么,你都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光是担心是没用的。该发生的始终会发生。所以不要再一脸丧气地瞪着我。我花钱不是来看你那张丧气脸的。”

“哼!”段慕晴闷哼了一声,白了宁君昊的方向一眼,她知道宁君昊是故意在那里装傻耍自己玩。他宁大律师聪明绝顶,怎么会不知道文楠的庭审马上就要开始了。

而自己一直以来,不就是等着这一刻来为文楠洗脱嫌疑、恢复清白吗?

想到这点她又更加沮丧了。思忖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再这么心神不宁下去也不是事儿,不如跟宁君昊打开天窗说亮话。

反正若是他真的不准备帮助自己,跟他摊牌也是迟早的事情。

深呼吸了几下,段慕晴就几步冲到了宁君昊的面前,一把按在了宁君昊正在看的文件上。让宁君昊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我说,还有两天我母亲的事情就要开审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打算?”段慕晴直视宁君昊,今天他怎么说都得给她个清楚的态度。“你到底准不准备帮我的?”

“原来就是这件事,”宁君昊看了看段慕晴火急火燎的样子就觉得有趣,她皱起的眉头让他鬼使神差地竟然想去抚平她的眉头。

控制住自己即将失控的动作,见她难得主动离自己这么近距离,径直伸向她额头的手半路拐了个弯,轻佻地摸了一下段慕晴的脸。

“‘你干嘛!”段慕晴没料到这个时候宁君昊还这么不正经,吓了一跳,连忙身体后仰,还伸手挡在面前做了个防御的姿势。

“呵。”好可爱。

宁君昊向后靠在椅背上,“我自有打算。”

“啊?”段慕晴呆了呆,“那你到底打不打算帮我?你得给我个准话啊我的大律师!”

“你也不出去问问,我宁君昊说过的话什么时候落空过。”宁君昊倒还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此刻干脆闭上了眼睛,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双手交叉支在靠背椅的扶手上。

“…我还真不怎么信任你。”段慕晴听到这里顿了顿,然后就垂下了眼睛,她那浓密的睫毛在眼臉落下黑色的阴影。

那一瞬间,听到这句话抬头看的宁君昊竟然以为她是在哭。

“段慕晴?”宁君昊叫了声。

他的声音跟人一样清冷不带着任何的感情。,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超乎寻常的冷静与沉着,那样的声线总让人想起金属机器的冰冷质感。

像机器一样绝对理性,他是绝对的掌控者,像是黑暗帝国里的国王,始终用一种俯视的姿态,旁观着他们的悲欢离合。

一切都与他无关,因为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段慕晴抬头,看向宁君昊的目光有些湿润,眼角有些泛红。

“其实你根本没得选择不是吗?”宁君昊移开目光,看向桌面说道,“除了相信我,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他半边面孔都隐入了黑暗之中。段慕晴只觉得他的目光灼人的明亮。

她没有说话,宁君昊说的事实,事到如今,她根本就找不到其他可以信赖的人。

“事情变成这样,难道你敢说你没有插手么?”

有时候她将事情前后联系起来,总觉得整个事情远远要比看上去要复杂的多。

给段奇峰还债的那笔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谁在栽赃文楠甚至要置她于死地?原本素不相识的宁君昊究竟为何要百般为难她?

如果是宁君昊陷害的文楠,那他为何又要和自己签什么契约?他这次是真的要帮助她么?还是说只不过是另一场骗局?

宁君昊在这整个事情中到底是个什么立场?段慕晴实在是看不清。

宁君昊愣了愣,停顿了一下,“呵,怎么说?”他看到段慕晴的手慢慢的攥紧,关节发白。

“……”段慕晴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好。困扰她的问题实在太多,但她明白即使她现在一股脑地质问宁君昊,恐怕他也只会继续打马虎眼。

他一开始就没准备告诉她任何有用的信息。

这一切难道都是宁君昊的计划?还是有另外的人插手了。

她没有钱没有能力没有人脉没有线索,她其实连勇气都没有,一切都以前所未有的错综复杂的姿态呈现在她面前。

仿佛一团缠绕在一起的电线,找不到开头,也找不到尾端。

所有的一切,她都得靠猜。

“你就不怕我毁约吗?”段慕晴问道,没有抬头。

“你敢么?”宁君昊嘴角上扬,“你的父亲的病,你母亲的案子,没有我的帮助你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今天你踏出了这个门,明天就准备准备,为伯父伯母收尸吧。”

他站了起来,绕过桌子,动作温和地扶起段慕晴的肩膀,段慕晴浑身战栗,一言不发。宁君昊扣着她的后脑勺,按在自己胸前。低下头,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段慕晴又是一抖。

宁君昊很是满意,这段时间来他对于段慕晴的感情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他暗暗心惊。因此对段慕晴的态度格外粗暴了起来。

仿佛这样就能证明他对她的憎恶从来都不曾改变过。

现在在他怀里发抖的段慕晴让他感觉到了征服的快感,那样凛冽尖锐天不怕地不怕的段慕晴又如何,还不是只能臣服于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消去了你出生以来的所有资料,这世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的身份。段慕晴,从法律上来说,你已经死了。”

晚上段慕晴来到夜如歌就听说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来,让她们这一批热舞女郎收拾收拾了去好好表演一番。

“什么客人?”段慕晴一边挽起头发一边随口问道。

“听说是个很有名的大律师呢,”旁边的小楠说道,“说是秦老板今天请他过来的,吩咐了淑姨要好好招待。”

小楠是段慕晴在夜如歌比较谈得来的几个姑娘之一,她俩是同一批进来的,平常练习表演什么的也都是搭档,虽然在这种地方工作的女生一般相互之间都不会有太深层次的交流,但是小楠意外的是一个相当爽快的姑娘,段慕晴和她比较谈得来,有时还会开开玩笑什么的。

“大律师?”段慕晴有种不祥的预感,“知道姓什么吗?”

“好像……”小楠皱起眉想了想,“好像是姓宁来着。我也不太清楚,我跟你一样,都是刚来的这里,对这边不太熟,也就知道秦老板这几个常客而已。不过看淑姨那个慎重的表情,估计啊,来头不小呢……小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看到段慕晴一下变了脸色,担心地问道,“小晴?没事吧?”这个时候出岔子,肯定逃不过淑姨一顿教训了。

段慕晴心说果然是那个大变态。她现在简直对宁君昊有心理阴影了,上次在年会上跟温锦程说了几句话就差点被他给弄死,这次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在这种地方光明之大“恬不知耻”地跳脱衣舞,估计会被他给挫骨扬灰了。

“啊……啊……”段慕晴反应过来来,闭上眼睛定了定神,“小楠啊,我今天就不去了……你帮我跟淑姨请个假。”

“等下就要表演了,现在说请假淑姨肯定会不高兴的……”小楠虽然有些奇怪段慕晴的反应,但是看她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又像是真生了什么病,“不过你去请假的话,淑姨应该不会多说什么……”小楠想起上次宁少城当场掳走段慕晴的事情,语气微微有些泛酸地揶揄道,“不是还有宁公子给你撑腰吗?”

段慕晴没空理会小楠的调笑,她扶了扶额头,“小楠,那拜托你了,淑姨那边你帮我说声……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她说着就开始收拾东西。

“要不要紧啊,要不我也请假送你去医院?”小楠见她情况真的不太好,也没再开玩笑。

段慕晴摇摇头,就拿了包,“麻烦你了。”说着摆了摆手就离开了化妆间。

谨慎起见,段慕晴凭借着这段时间以来对夜如歌的熟悉,绕了一大圈准备往侧门出去。

“今天你可要在这玩个痛快!我说你啊,平常就是太累了,你说你最近折腾个什么劲?那个姓陈的不是早就搞定了吗?哥几个几次喊你出来玩你也老是推托,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这个声音刚说完就响起一阵哄笑声。

“这里太吵了。”冷漠声音回复道。

段慕晴马上就认出了宁君昊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就近藏进了旁边的一个黑暗的空房间。

“怎么啦?”秦西凌正絮絮叨叨地说着呢,一转头就发现宁君昊不见了身影,回头才发现他还停留在几步开外没有跟上来,其他人见宁君昊不走了,也是不敢再走,紧张地停在后面。秦西凌觉得有些好笑,“发生什么事了吗?”

“……”宁君昊没有回答,他停下脚步,正望向刚刚走过的拐角。

怎么感觉他现在应该过去打开那个房间的门看看。

“见到熟人了?”这些年秦西凌早就习惯宁君昊那副什么事情都是“懒得理你”死样子,于是也走回来,好奇地问道,“夜如歌这地方夜夜笙歌,碰到几个熟人也不奇怪。”他看了看手表,催促道:“快走吧,就剩我们了。”

“嗯。”宁君昊点了下头,就跟着秦西凌继续往走廊深处走去。

一群人的脚步声很快就从转角过去了,段慕晴虽然明知道宁君昊根本不可能料到她会在这里,但还是屏气听了好几分钟,才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这下应该可以逃脱了吧。段慕晴舒了口气。

后来她才发现她真是高兴的太早了。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