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心似空城已荒芜》by落落青溪小说(陆明浩楚曼)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0:03

讲述陆明浩和楚曼故事的现情小说《心似空城已荒芜》。这是作者落落青溪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已完结小说《心似空城已荒芜》精彩呈现:楚蔓没有回答,只是抓着电话,透过玻璃死死地盯着张春华的脸,她只想知道她来所为何事?

心似空城已荒芜

推荐指数:8分

《心似空城已荒芜》在线阅读全文

心似空城已荒芜第四章:入狱

“生了你这个不孝女,除了回来气我,还有什么用,赶紧给我滚!”楚天河话刚说完,就听见楚韵搭话。

“爸,爸,有用,有用。让她替我坐牢,让她替我顶罪,一定不会被发现。”

楚韵一下扑跪在楚天河脚下,“爸,你一定要救救我,我还这么年轻,而且我就要被选为简城国际的女主角了,你一定不会让我坐牢的对不对?”

楚天河低头看着跪在腿边的女儿,啪,杯子从他的手中滑落,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伸手拉起女儿,“我的好女儿快起来,地下凉。”

楚韵没有起来,不过是在等楚天河的答案。

张春华见状,也上前附和,“老楚,你就帮帮咱们女儿吧,这要进去可是一辈子的污点,一辈子的前途也就毁了,再说与简城国际的事要黄了,公司正在危机关头,没了明星效益,怕是很难撑下去!”

楚天河动摇了,低头看楚蔓,楚蔓亦是看着父亲,眼泪就在眼眶内打转,却不曾落下来,“爸,他是你女儿,我就不是你女儿吗?”

良久,楚天河扭过头不在看楚蔓,低声道,“你去认罪,你外婆我来照顾。”

楚蔓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虎毒尚且不食子,而这人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忍了很久的眼泪,这一刻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她缓缓闭上眼睛,不再去看这世间最丑恶的嘴脸。

很快,警察就找上了门了。

楚蔓与楚韵年龄相仿,容貌也有几分相似,在昏暗的包房里根本看不仔细,所以自然是替罪的不二人选。

本是过失杀人,可楚韵逃跑,罪上加罪。

对方不要赔偿,就是要行凶者付出代价。

审判席上,楚蔓已经放弃解释,只要外婆好好的,她便认了。事实上,即便她解释,也改变不了什么,张春华早已打点了一切。

可能觉得亏欠,楚天河找了人,楚蔓被判了刑,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终身。

入狱的时候,楚天河对她说,“等你出来,还是我女儿。”

楚蔓苍凉的笑笑,没有说话。

事到如今,这个父亲要与不要有什么区别?

楚蔓穿着蓝色的女囚服,上面印着3310的编号。

她蜷缩在墙角,抱着手臂瑟瑟发抖,这里的一切都令她恐惧不安。

入狱的第三天,张春华来了。

“楚蔓,这几天,过得可好?”

楚蔓没有回答,只是抓着电话,透过玻璃死死地盯着张春华的脸,她只想知道她来所为何事?

“可惜啊,就在你进去的时候,你的外婆没有等到那买命的手术费,己经一一死了!”

轰!仿佛晴天霹雳在楚蔓的头顶炸响,她的眼眶里顿时蓄满了泪水:“你说什么?我外婆.....”

“死了!”张春华面无表情的说:“听说死的很痛苦,一直在喊疼,喊的喉咙都哑了,最后咽气的时候还瞪着一双眼睛,大概是没见到她最疼爱的外孙女,死不冥目吧!”

“外婆!”楚蔓红了眼睛,声音颤抖的质问道:“你.....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我已经替你女儿顶罪了,你为什么还要伤害她!你是故意让我外婆去死的,是不是?”楚蔓情绪激动的站起了身,立马被身边的警卫人员按了下来。

张春华冷笑了一声,说:“我就是故意的,当初若不是那个老东西,你爸怎么会娶了你妈!!”

“不许你说我外婆!”楚蔓的情绪已经绷到了极点。

“哦对了,骨灰我已经帮你处理了,直接扔进下水道了,哈哈哈!”张春华的嘴脸不断的在楚蔓的眼前放大,楚蔓不断挣脱着身体,想要出去杀了张春华。

“3310请保持安静!”警卫人员将她带领下去。

张春华被楚蔓那最后一眼,看的有些胆怵,她决不能让她活着出来。

“楚蔓你也不要怪我狠,谁让你是那贱人的女儿,再说让你替韵儿顶了罪,只要你还有翻身的机会,肯定会报复我们,所以,我不会给你机会,不如早点死了,去找你外婆和你妈!”

楚蔓知道张春华的心肠毒,可是没有想到,她能恶毒到这种地步。监狱里被张春华使了坏,楚蔓注定日子不好过。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同室女囚处处为难她,叼难她。

睡觉时,她的被子被人浇了水,她不盖就会遭到一顿毒打。

吃饭的时候,总是被人把菜夹走,有时不是往饭里加点佐料,什么蟑螂,鼻涕丫,口水什么的,她不吃迎来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身上常常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

中午,吃饭时间,她的饭又被人故意打翻在地。

“吃啊,给我趴在地上吃!”

起初楚蔓不吃,她们就按着她的头,强迫她吃地上已经脏了的饭菜。

楚蔓恶狠狠的瞪着欺负她的胖女人,那女人被这眼神盯的有些发毛。

“小蹄子,敢瞪我,瞧我不把你眼睛挖出来!”那胖女人不敢真的挖她眼睛,却将楚蔓拖到了角落。

“你要干什么?”楚蔓被死死地按在地上。

“给你加顿餐!”说着那胖女人将一茶缸通红的辣椒水,灌了下去。

“咳咳……咳……”喉咙又紧又疼,火出撩的感觉呛的她眼泪止不住的流。

直到有人巡查,那些人才散去。而那巡警也不过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又走了。

那些人见狱警并不管,便更是变本加厉。

“不是很高傲吗?那姐几个今天就看看你的骨气。”

那群人将楚蔓堵起来,邪恶的笑着。

“今个儿从我裤裆下面钻过去,我就放了你!”胖女人就瞧不上年轻小姑娘。但凡长得好看的女人她都仇恨。她又黑又丑,内心更是早都变态了。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