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尤物原修白琼小说在哪看-《小尤物》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21:03

近日之神书《小尤物》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原修白琼,该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不用的,”白琼捏着行李袋的带子,细声道,“我没什么东西的,很快就收好了。”原静安见她拎着自己的行李袋站在门口,脸微垂,下巴尖尖的,似乎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又瘦了不少。想到她刚经历丧父之痛,原静安暗觉可怜,心里多了几分怜惜。

小尤物

推荐指数:8分

《小尤物》在线阅读全文

小尤物67 我遇见谁

原修哥哥今天追到老婆了吗?  他很快镇定下来:“抱歉,我不知道有客人在。”

白琼连忙说:“没事没事。”

楼上的少年笑了下, 整理好自己的衣襟:“请您稍微坐一会儿, 我马上下楼。”

白琼点点头, 看见他转身进了走廊。

保姆端着一杯鲜榨的橙汁出来, 见白琼站着,笑着说:“坐, 快坐, 别拘束。”

“谢谢您。”

白琼接过玻璃杯, 看见杯沿上镶有一圈金线。

这保姆五十多岁, 是在原家几十年的老人。她笑眯眯地看着白琼小口小口地抿果汁,跟着在一边落座:“你就是白琼吧?”

白琼握着玻璃杯, 点了点头。

“好孩子,模样也长得好,就是瘦了点。”她笑着说, “以后就安心在咱们家住下, 有什么喜欢吃的就告诉李奶奶。”

李奶奶一头棕色的小卷卷头发, 长相喜庆,态度亲切,让白琼心里的无助淡了一些。

原静安换了一身轻便的家居服,看上去多了点儿平易近人。她见两人坐着说话, 于是问:“原修呢?在洗澡?”

李奶奶说:“是呢。”她站起来往厨房走,“我先去把牛奶热上。”

“不急。”原静安说, “一会儿让他自己热也行, 白琼的房间收拾好了吗?”

“好了好了, ”李奶奶顿住脚步,“我套了两床蚕丝被,不知道孩子习惯盖厚的还是薄的。”

“走。”原静安过来拉住白琼的手,“咱们先上楼看看房间,缺什么就跟我说,跟李奶奶说也行。”

白琼赶紧放下水杯,跟着原静安一起上楼。

原家是跃层,原静安和李奶奶住在一楼,二楼原本只有原修一个人住。

之前是考虑过两个青春期的孩子住在一起会不方便,但原静安了解自己儿子,在这方面没有过多忧虑。

二楼有四个房间,两个卧室和一间书房,此外还有一间不大的露台。

李奶奶把客房收拾出来了,全部换上了崭新的用品。

原静安带着白琼进房间:“房间小了点,没有卫生间,以后外面的那个卫生间就给你用了。”

白琼打量卧室,窗台下摆了一张书桌,旁边是配套的书柜,上面是空的,只整齐地放着几个书立。

小姑娘眼神微敛。

这小了点的一间房,比她家客厅还大了。

“书桌和书柜都是新的,刚送过来的。”原静安把窗户推开一条缝,“我闻着没什么甲醛的味道,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一定要说,现在的新家具就怕有问题。”

“好的。”白琼乖巧地点头。

门外,李奶奶拎着白琼的行李袋上楼,插嘴问:“我听说你老家没有暖气,现在家里的温度能适应吗?哦对了,被子你喜欢盖薄点儿还是厚点儿?”

白琼赶紧出门接过自己的行李,站在门口看着两位长辈,感激道:“原阿姨,李奶奶,让你们多费心了,不用这么麻烦的。”

“不麻烦。”李奶奶笑呵呵的,“衣柜我也给你空出来了——要不要我帮你收拾?”

“不用的,”白琼捏着行李袋的带子,细声道,“我没什么东西的,很快就收好了。”

原静安见她拎着自己的行李袋站在门口,脸微垂,下巴尖尖的,似乎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又瘦了不少。

想到她刚经历丧父之痛,原静安暗觉可怜,心里多了几分怜惜。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夜宵?”刚才两个人都吃的飞机餐。

白琼摇摇头:“我不饿。”

原静安还想说什么,余光一扫,看见儿子站在门口,正看着她们。

她脸上浮起喜色:“原修,怎么站着不说话?”

白琼看过去,是刚才二楼那个少年,换了一件白色的T恤,穿着灰色的家居长裤,头发已经吹干了,看上去很蓬松。

他皮肤白皙,眉眼都很淡,含笑靠在墙边,像是从工笔画的五陵少年。

温柔,清俊。

白琼仰头看着他,只觉得人家很高,但他脸上挂着微笑,并不让人感觉有距离。

原修看向母亲,笑意温和:“听你们说话,就没打扰。”

原静安牵着白琼出去,为两人介绍:“这就是阿姨家的哥哥,比你大两岁。”

白琼低声问候:“哥哥好。”

原修主动向她伸出手:“你好,我叫原修。原谅的原,修养的修。”

他的手很白,跟牛奶一样的润白,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

白琼愣了下,才略带慌张地放开行李袋,伸出自己的手:“我叫白琼。”

两只手握在一起,白琼的脸不争气地有些发红。

一个男生的手,竟然比她的还要柔软。

“哪个琼?”原修问。

白琼望了他一眼,垂下眼眸,老实回答:“是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琼。”顿了下她又说,“哦,就是琼瑶的琼。”

“《诗经》?”原修笑了笑,收回自己的手。

白琼这才意识到两个人的手一直握住,赶紧松开。

指尖碰触,忽然一阵电流酥麻。

原修眉峰微扬,脸上的笑容微顿。

白琼愣了下,把头埋得更低。她想解释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手太干燥了,但又不敢,只好低着头乖乖地站在旁边。

原静安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异常,拍了拍白琼的肩,跟儿子交代:“以后白琼就住咱们家,你做哥哥的,在学校要多照顾人家,知道吗?”

原修似乎毫不知情,看向白琼的目光带着意外。

小姑娘还低着头,露出头顶白白的一个小旋儿。

原修很客气,没有问缘由,也没有问人家要住多久。他看向母亲,关心道:“手续办好了吗?”

“办好了,周一跟你一起去学校。”

“好。”原修看向白琼,一副大哥哥的样子,“那周一我们一起去学校。”

白琼点头:“谢谢哥哥。”

原修打完招呼,准备回房休息:“九点半了,我先去睡觉了。”

原静安揽过儿子的肩,跟着他往房间走:“正好有事跟你说。”

白琼看着那个高高的背影,觉得奇怪。

现在怎么还有人睡得这么早?她上初中之后就没有在九点半之前睡过觉了。

旁边的李奶奶见她不解,笑着解释:“我们原修心脏不好,得早睡。”

白琼听见耳边的声音,收回自己的目光,冲李奶奶点点头:“哦,是这样。”

“我先去给他热奶。”李奶奶说,“你现在睡觉吗?我也给你热一杯。”

“不用麻烦了。”白琼连忙婉拒,“我平时没有喝的。”

“不麻烦不麻烦。”

李奶奶挥挥手,转身下楼。

白琼抿了抿嘴唇,碰到嘴上的死皮。

九云镇依江而建,气候湿润,而江南好像有点干燥?

她舔了舔嘴唇,拎着行李袋进了房间。从家里带来的东西并不多,厚的冬装外套不过两件,剩下的就是几件毛衣和内衣,她从行李袋里面取了出来,一一挂进了衣柜。

家里暖气开得高,刚动一动,她就出了一身汗,白琼解开外套正要脱,忽然听见门外一阵争执声。

动静不大,但白琼认出了那是原静安的声音。

脱衣服的手一顿,她低头听了一会儿,没能听清楚争执的内容。

她慢慢把外套穿上,坐到了床边。

乳胶床垫很柔软,吓了她一跳。她扶住床垫,连忙重新坐好。

正襟危坐地僵了一会儿,她才略微放松下来,目光落在手下柔软舒适的床单上。

是不是……原修哥哥不欢迎自己?

白琼压制住心底的自卑,觉得能够理解这种不欢迎的心情。

何况,她自己也不太懂,原阿姨怎么这样好,资助她来江南念高中也就算了,还带她回家住。

她低下头,珍惜地摸了摸淡粉色的床单。

要是……要是哥哥不欢迎自己,那她就去住校吧,本来也应该去住校的,不然实在太麻烦原阿姨了。

“白琼?”原静安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口。

白琼思绪被打断,有些慌张地站起来:“阿姨。”

原静安冲她招招手:“来,阿姨带你去浴室。”

卫生间就在房间对面,因为是为客房准备的,里面做了双人盥洗池,其中一个的边上放上了粉色的电动牙刷,白琼看着原静安给她准备的洗护用品,上面写着英文字母,都是她不认识的牌子。

她微微抬眸,看见镜子里的原静安。

“原阿姨……”白琼踟躇着开口,“其实不用的,这些都不用的。您已经对我够好了,我……”

她想说她住校就可以了,但不好意思说自己听到了母子俩的争执。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