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你哄哄我呀》by脏了个橘小说(傅靳匀林予冉)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9:03

讲述傅靳匀和林予冉故事的现情小说《你哄哄我呀》。这是作者脏了个橘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连载中小说《你哄哄我呀》精彩呈现:她咬了咬牙,凭什么她不敢进去,那可是她的办公室。凭着一腔孤勇跨入这道门,视线在眼前打了个转,没有人影。惯性地又向身后望了望,转眼就撞上一具上身只穿着贴身背心的美好肉体。“……”理性告诉林予冉,这个时候她应该红着脸赶紧偏过头,可感性却使她一边羞涩一边强忍着羞意,将目光狠狠黏在那身体上。

你哄哄我呀

推荐指数:8分

《你哄哄我呀》在线阅读全文

你哄哄我呀20 同房间共处

当初面试的时候老板给林予冉说定的是双休, 所以周五晚上要去上班。除去中午在酒吧和员工们一起吃的那顿午饭,也算是她第一天正式上班。

周五不用上晚自习, 下了课才六点, 她扳着指头数了数, 觉得下课立马去上班时间好像很长的样子, 而且拿多少钱办多少事。她刻意磨了磨时间, 下了课回宿舍睡了一个多小时, 将近八点的时候才过去。

这个点儿酒吧不算是热闹, 即使周五也没有很多人。林予冉钻进窄门,往舞台上看了一眼, 没有傅靳匀的影子, 看来他还没上班。

心里不自觉地涌上一股失落,扁着嘴就一级一级上了楼梯。

昨晚面试结束之后老板并没有给她安排位置,她今天过来,在二楼几个房间门口望了望, 心里拿不定主意。

除了老板办公室,其他是大小规格都一样的三个房间, 里面各自摆了两张窄窄的单人架子床,上面床铺被褥都很整齐, 看起来都有人住了。

她“啧”一声, 感觉像员工宿舍一样。

脚步调转了个方向, 打算去问问老板, 手指半握弯曲, 正要敲门, 门就被从里面打开,呈扇形推了出来。

林予冉赶紧往后退了两步,一抬眼就看到了傅靳匀。

他微微弯着腰,帽子拿在手里,正往头上戴,看到她的那一秒挑了挑眉。

林予冉看到他出现在这儿,再想想他中午对她说过的话,突然间就紧张起来,舌头打结了一般发问:“怎么了?”

傅靳匀看到她这好似害怕自己被妖怪吃掉一般的又惊恐又紧张的表情,勾唇笑了笑,喉咙都发出些笑意:“没事。”

说完便大步一迈,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

林予冉眼睛微微瞪了瞪,不懂他这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转念一想,自己怎么操这么多心,关她什么事。扁了扁嘴就推开了老板办公室的门。

她一进门就看到老板一手捂着侧脸,胸膛上下不平地起伏,满脸冒火,看起来像是被气得不轻。她忍不住心里想,她现在退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没给她行动的机会,老板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张气得发青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声音刻意憋得温柔和蔼:“小林来了啊。”

林予冉应一声,深刻怀疑刚刚傅靳匀在办公室干了什么,把老板气成这样。

“您这是……”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林予冉小心翼翼试探地问。

“……有点牙疼。”老板按了按自己的侧脸,碍于形象将手放了下来。

林予冉心里“哦”了一下,看老板这托腮的架势,她还以为是傅靳匀把他给打了呢。

啧啧,还没她想象得那么强悍。

看着八卦不出来什么,林予冉赶紧问正事:“那个,我该坐在哪儿啊……”

听到她这话,老板这才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把这事儿给忘了,”他顿了顿,明显有点生气,语气里都带了些不满:“都是小傅那小子,把我气着了……”

这话头一开,心里的怨气和不满就再也憋不住,反正这小林也是新员工,还什么都不懂呢,给她说说也无妨。

“你说这小傅,每天晚上唱到十一点,歌唱得好好的,非要改到十点半,这十点半场子才刚热起来,他这就甩手走人,算怎么回事……”

听了这话,林予冉心里觉得傅靳匀做得对。昨天晚上唱到最后,他嗓子都哑成什么了,要是每天晚上都唱到十一点,铁嗓子也撑不住啊。

可面对着老板,她什么话也不能说,满脸懵懂地赔着笑。

看着她这一脸“我是新人我什么都不懂”的表情,老板找不到可以同仇敌忾的一点儿感觉,吐槽吐槽出出气也就行了。

他“呵呵”笑了两声,起身带着林予冉出了办公室,站在那三间房中的一间门口,指着里面那个台式电脑,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林予冉说:“小林啊,那个电脑是以前员工们打游戏用的,配件也都齐全,需要什么软件你就自己下载,暂时先委屈你了啊……”

林予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抽了抽嘴角,确实挺寒酸。可表面功夫还得做做,她扬起笑脸:“我觉得挺好的,谢谢老板了……”

老板眯着眼睛笑呵呵地走了,林予冉望着这大开着门的房间,忍不住再次抽了抽嘴角,挪动脚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这分明就是刚刚,傅靳匀进去的那一间。

她咬了咬牙,凭什么她不敢进去,那可是她的办公室。

凭着一腔孤勇跨入这道门,视线在眼前打了个转,没有人影。惯性地又向身后望了望,转眼就撞上一具上身只穿着贴身背心的美好肉体。

“……”

理性告诉林予冉,这个时候她应该红着脸赶紧偏过头,可感性却使她一边羞涩一边强忍着羞意,将目光狠狠黏在那身体上。

他好像是在脱衣服,手里还拿着他刚刚穿着的黑色卫衣。里面是一件黑色背心,最简单的那种款式。

露出细长脖颈和白皙锁骨,手臂都显得健美有型,阔肩窄腰,隐隐可见腰腹的部位一块块鼓起的肌肉。

啧,不知道有六块还是八块,还有点想……摸一摸。

李栗乔溪溪她们有的时候宿舍夜谈,都会说起男孩子,许是夜色太撩人,时常会不知不觉开了车,谈论起男孩子的美好肉体来,激动的时候还会在宿舍群里发各种秀身材的图片。

那时候林予冉看了,还觉得特有型,可如今和傅靳匀这身材一比,一下子都被虐成了渣渣。

视线上移,看到傅靳匀高高挑起的眉毛,和眼神里浓稠得化不开的打趣。表情好像在说:“看够了么?”

林予冉没有给他问出这句话的机会,迅速转头,轻咳一声,心中慌乱,还要装模作样地按下电源开关,打开电脑,一本正经地说一句:“这儿以后就是我的工位了。”

傅靳匀“嗯”一声,不再言语。

林予冉却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寂静,毕竟她刚刚“窥视”过人家,现在心里还发虚。忍不住斜着眼睛望他,看见他将自己的卫衣挂在衣架上,提步就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然后就看到他上了床,拉过被子盖到胸前。

“……”

林予冉这才发现,自己“工位”的位置确实还挺尴尬的。

这房间里横着放了两张床,而电脑就摆在两张床之间的桌子上。傅靳匀这么一睡,她就和他的头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要是她椅子再往后拉几分,那就真的和他睡颜正面相对了。

这还让她有点……兴奋。

电脑已经开了机,桌面上光秃秃一片,只有office和几个游戏。林予冉长出一口气,幸亏她早有准备,将软件都备份在U盘里带了过来。

许是因为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在场,林予冉从包里掏出U盘的动作都带了几分慌乱,将U盘捏在手里抬头的瞬间,恰好又与傅靳匀视线相对。

因为刚刚的事情,她是真的心虚,急切地想找些什么话来缓解一下现在这么诡异的气氛。

嘴比脑子快,大脑迅速运转还没想到什么有技巧性的话,嘴里已经一连串说了出去:“你要睡觉么?需不需要我叫你?”

“……”

林予冉默了,说完这句话她清晰地看到傅靳匀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更是一寸寸僵掉。她悄悄转过脸去,将自己已经红透了的耳朵藏在电脑后面,将U盘插上去,手里握着鼠标,这儿点点,那儿点点,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

过了半晌,她听见傅靳匀有些发涩的声音:“八点五十五叫醒我,谢谢。”

“……”

“还有,关一下门,谢谢。”

林予冉转头,看到还大敞着的门,“哦”了一声。

还真是不客气。

他似乎是极累的,话刚说完没几秒就陷入了睡眠状态,房间里很快就响起了他清浅平稳的呼吸。

林予冉不由得将操作鼠标的动静放到最小,将U盘里的软件拖到桌面上,点击安装。

桌面软件安装的进度条一点一点地走,映着床上那人的清浅呼吸,林予冉突然有些恍惚。

她忍不住看向他,看到他眼底一层青黑,好像多长时间没睡过觉一般。或许是因为秋日空气干燥,他嘴唇上有些起皮,可以看见细细小小的纹路。白天没发现,他下巴上也泛着一层黑,竟有些呈现出老态。

应该送他一只唇膏。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想法突然从林予冉脑海中闪过。

她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暗自唾弃自己一声,干嘛管那么多,人家嘴唇起皮你就要送唇膏!

脸颊不知不觉通红一片,林予冉迅速偏过头不再看那副妖孽睡颜,此时软件已经安装好,发出叮咚一声响。

林予冉心中大惊,忘了电脑没关静音这一茬,连忙操作着鼠标去关声音,哪知因为动作太慌乱,竟扯到了鼠标线,鼠标“嘭”得一下砸在桌子上。

她心都要跳出来,以最快的速度关了声音。长出一口气后,转头去看他。

他依旧睡得很熟,没有一点儿要醒来的迹象。只是好像有什么发愁的事情,睡梦中都拧着眉。

林予冉这才放了心,却忍不住想,他到底为什么这么累呢。

很快就到了八点五十五,但傅靳匀依旧睡得很熟,林予冉心里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眼看着已经又过了一分钟,只好轻轻唤了两声:“傅靳匀,傅靳匀。”

没反应,林予冉又加大音量喊了两声,依旧没反应。

没有办法,她跳下椅子,凑到他脑袋跟前,伸手拍了拍他被子,又喊了两声:“该起来了……”

他这才睁开眼,还有些迷蒙,眼里大雾弥漫,似乎是还不知今夕是何年。他懵逼地看了林予冉两眼,眼神慢慢地定了定,这才清醒了几分。

稍稍清醒了一些,他就迅速干净利落地起身,跳下床,穿上鞋,又两步跨到衣架前面套上卫衣,戴上帽子。

然后开门离去。

这一整套动作,前前后后不超过一分钟。林予冉看呆了眼,顿时有点心酸。这动作这么熟练,分明已经做过成百上千次。

这个男人怎么,生活就跟打仗一样。

她伸手扯了扯他刚刚没来得及叠的被子,不自觉地展开,平铺在了床上。

林予冉抬头看看窗外五彩纷呈的万家灯火,忽然想起刚刚他起身时因为背心与被子摩擦,卷起了边儿,而露出来的一截精瘦腰腹。

因腰腹用力而肌肉绷起,暗夜里引人沉沦。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