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曾经的爱唐冶脩秦天衣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9:03

唐冶脩秦天衣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曾经的爱小说吧,这是作者云过是非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现情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秦子衿抿着唇没有说话,求助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金澈的身上。金澈优雅的喝着甜汤,似乎没有察觉到秦子衿的目光似得。如果是过去的话,在金堂明开口为难秦子衿的时候,金澈就已经为她出头了。

曾经的爱

推荐指数:8分

《曾经的爱》在线阅读全文

曾经的爱第37章 貌合神离

金家。

金澈的脸上,万年不变的温润柔和,屋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听着让人心情平静。

“阿澈,我最近胃口不太好,我想回家住一段时间。”秦子衿味同嚼蜡的吃了两口饭菜,就搁下了筷子。

金澈优雅的吃着自己的饭,并没有开口。

等半碗饭吃的差不多了,才放下了筷子,拿了餐巾擦了擦嘴角。

“回家?秦家?”金澈的声音不紧不慢的,总是透着一份漫不经心。

秦子衿闷闷的恩了一声,“很久没有回去了,我妈知道我怀孕以后,经常催我回去。”

金澈闻言没有开口,只是定定地看着秦子衿,许久他才收回了目光,“是吗?我以为你是想要去唐家。”

秦子衿的脸色倏地一变,脸色有些不自然,“怎么,怎么会呢?我跟唐家也没有什么关系,去那做什么。”

金澈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想回去的话就回去吧,我让仇三送你。”沉默许久,就在秦子衿快要忍不住的时候,金澈才终于缓慢的开口。

秦子衿如蒙大赦的松了一口气,“好。”

两人一时间再也没有话好说,秦子衿觉得气氛实在是诡异的很,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金澈对她的态度越来越诡异,是从他见过秦天衣开始?还是他那天意外听到了她跟唐冶脩通话开始呢?

秦子衿心里烦乱的很,起身直接回了楼上房间。

金澈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片刻后才收回了目光。

此时大门被打开了,金堂明一脸疲惫的进来,看到坐在餐桌上的金澈时,一身的冷冽却是倏然敛去,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脸。

“阿澈还没有吃完饭?”

金澈闻声抬头,看向了门口,见到金堂明的时候,脸上的冷意却消散了不少,“爸,今天回来的有点早。”

“今天你生日,我推了晚上的饭局回来陪你。”说着他目光朝着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很快又恢复如常。

金澈只当是没有发现他刚才的目光,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扩大,“我都那么大了,也不是小孩子了,没有必要专门回来陪我过生日的。”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金澈明显很高兴金堂明还记得他的生日。

每一年,金堂明都会抽空陪他过生日,风雨无阻,那么多年,似乎从来没有遗漏过哪怕一次。

金澈喊了一声,吩咐佣人添一副碗筷过来。

金堂明拉开了椅子坐下,从包里摸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金澈,“给你的礼物,拆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金澈无奈的苦笑一声,还是接过了礼物,在金堂明期待的目光下拆开。

里面是一块手表,不算特别名贵,市价也就两三千的样子,不过款式却是金澈喜欢的。

金堂明每年都会送他礼物,价值不等,但是无一例外,都是金澈喜欢的。

“英雄牌纪念手表,爸,你从哪里买到的?我听说他们厂家几年前就已经停产了,早就不做手表了。”金澈有些高兴的看向了金堂明。

金堂明看到他高兴的样子,顿感欣慰,“前段时间刚好认识了那一家厂的设计师,我拜托他给我弄了这一只表,不算太值钱,不过我知道你喜欢收藏这些东西。”

“谢谢爸,我很喜欢。”金澈由衷的开口。

父子两人相谈甚欢,而金澈似乎也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了。

秦子衿回了房间以后,就开始不断的给唐冶脩打电话,可惜唐冶脩一直都没有接电话。

她越来越觉得焦躁不安,尤其是脑海里面不断的浮现出秦天衣那一张脸,心里那种不安就越发的强烈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秦天衣会是她最强大的劲敌,唐冶脩对她肯定是已经有了感觉了,而秦子衿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秦子衿将手机收好,从衣柜里面挑选了一套她认为最好看的衣服,换上衣服以后,才拿了包,匆忙的准备出门。

一下楼就看到坐在那陪着金澈吃饭聊天的金堂明,秦子衿的脚步猛地一顿,脸色有些难看。

金堂明目光淡淡的扫了秦子衿一眼,语气带着些许的不悦,“那么晚了,你不在家里好好的养胎,要去哪里?”

金澈只是低头吃饭,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秦子衿牵强的笑了笑,“爸,你回来了,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哼,有什么东西那么重要,非得要那么晚了出去买?家里是缺了你什么东西了吗?”金堂明冷哼一声,明显不太相信秦子衿的说辞。

秦子衿抿着唇没有说话,求助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金澈的身上。

金澈优雅的喝着甜汤,似乎没有察觉到秦子衿的目光似得。

如果是过去的话,在金堂明开口为难秦子衿的时候,金澈就已经为她出头了。

金堂明何等聪明,自然也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

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外面的流言满天飞,都说他儿子的头上绿云盖天,秦子衿背着金澈在外面跟唐冶脩天天见面幽会。

虽然一直都没有实锤,但是金堂明却知道,外界传言的那些,多半是八九不离十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被一直这样的欺负,他看秦子衿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既然怀孕了,就在家里好好的养胎,要买什么叫佣人去给你跑一趟就好了,张嫂。”金堂明冷冷的开口,直接对着厨房那边喊了一声。

“来了,老爷,有什么吩咐?”张嫂应了一声,擦着手从厨房里面出来。

“问问少奶奶想要买什么东西,你去外面给她买一下。”金堂明冷冷的看了秦子衿一眼。

秦子衿张了张嘴,有些难堪的扯了扯嘴角,“那就麻烦张嫂了,我只是嘴巴有点发苦,想要去买点酸酸甜甜的小零嘴,你去给我随便买点吧。”

说完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转身回了二楼房间。

金堂明皱着眉头看着她的背影,等她彻底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之中,才白了金澈一眼,“看你把你媳妇给宠的!像个什么样子,她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吗?一点表示都没有?”

“爸,我们不说她可以吗?我最近觉得身体不错,想要到处走走,你帮我安排一下吧。”金澈打断了金堂明的话,淡淡的开口。

金堂明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叹了一口气。

真是冤孽,当初他到底为什么要让秦子衿进了金家的门?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