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重生你却不爱我了》by苏心糖小说(卫沐泽陆清瑶)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7:03

讲述卫沐泽和陆清瑶故事的重生小说《重生你却不爱我了》。这是作者苏心糖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连载中小说《重生你却不爱我了》精彩呈现:脚步骤停,卫沐泽回头看向唐月音,见她正舒服地躺在躺椅上,腰下放了一个奇怪的垫子,颈下也放了一个。人躺在上面,刚好微微陷进去,柔软又未被压塌,一看便知十分舒适。唐月音侧过头来:“咦,你怎么还没走?”见他看着自己不动,挑了挑眉,“怎么,舍不得?看你方才瞪人家的眼神,不是不喜欢人家嘛。”

重生你却不爱我了

推荐指数:8分

《重生你却不爱我了》在线阅读全文

重生你却不爱我了第十八章

一个时辰后,韩非用袖子挡着脸一瘸一拐地出了墨渊阁。出门的瞬间,恢复成一副温润无害的书生模样,只有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昭示着他方才受了多惨的虐待。

韩非心中甚是委屈,他不过是来看看热闹,怎么就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揍,他将方才的事情细想了一遍。

因为九月?以卫沐泽之能,就不信他不知道那花到底是谁摘的。再说了,以他的家底,别说这么一朵能看不能吃的破花,即便是千年灵芝被自己折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可除了九月还有什么会惹到他?总不能是因为他多管闲事?

眸中精光一闪,他有强烈的预感,这一定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他迟早能查出来。卫沐泽的秘密,他还是很有兴趣知道的。

韩非走后不久,卫沐泽也出了墨渊阁,从头到尾没看只剩八朵的九月一眼。

路过花园,听见自家娘亲的声音传来,心情似乎不错。

“又要出去啊?”

“嗯。”

“今日这么多美人,不知我儿可有看上一两个?以咱家的家底,多娶几个媳妇还是养得起的。”

卫沐泽看着她不语,唐月音啧啧叹息:“看来是一个都没看上了。儿子,以你的条件,就别太挑剔了。其实我看那个郡主就不错,手段虽然稚嫩了些,还是有些聪明的,嫁进来家里定然十分热闹。丞相府的董小姐知我的心,我看着也还成。韩小姐也不错,书香世家,一看就是温柔多才……诶,我还没说完呢,臭小子给我站住。”

卫沐泽停住脚步。

唐月音哼了一声:“今日,各家小姐来都是备了礼的,回礼就由你负责了。”

卫沐泽抿唇:“知道了。”抬步继续往外走。

唐月音白了他的背影一眼,继续幽幽说道:“十八位小姐,三块玉佩,四个香囊,六幅字画,还有四首传情的诗词,这十七份礼物都是给你的。”

“嗯。”

“仅一份礼我看着还算喜欢,想来你也不在意,就当孝敬你娘我了。”

“嗯。”

唐月音叹息道:“陆清瑶比她那个让人讨厌的娘好多了,真是心灵手巧,诶,真是舒服。”

脚步骤停,卫沐泽回头看向唐月音,见她正舒服地躺在躺椅上,腰下放了一个奇怪的垫子,颈下也放了一个。人躺在上面,刚好微微陷进去,柔软又未被压塌,一看便知十分舒适。

唐月音侧过头来:“咦,你怎么还没走?”见他看着自己不动,挑了挑眉,“怎么,舍不得?看你方才瞪人家的眼神,不是不喜欢人家嘛。”

卫沐泽紧抿着唇,黑眸直盯着她身下的东西,良久,转身走了。

连朝夏凡低着头,远远跟在浑身冒着寒气的世子身后,憋着笑。哎哟喂,我的夫人,您又不喜欢大将军夫人,干嘛跟世子抢陆小姐的礼物嘛。

马车里,陆清瑶看着手中的九月,心中止不住的挫败。不过是想来看看他住的地方,怎料生出这些烦事。

好不容易与他的相处似有了不错的进展,因今日的事情,又回到了冰点。想起他最后看她的眼神,他本就没有喜欢她,这下子,怕是更不可能了吧。

方景淑见她盯着花不动,心中一亮,试探着问道:“阿悔,不如明日邀请大学士夫人来家中做客吧?”

“嗯。”陆清瑶没注意她说什么,无意识地点头。

方景淑一喜,暗道有戏:“那让你表哥再把韩公子也邀请过来,让你娘和外公也好好看看。”

“随便。”

方景淑不赞同地嗔她:“诶,这怎么能随便,这可是关系着你的终身大事。”

陆清瑶回过神,一脸疑惑:“我?舅娘宴客,跟我有什么关系?”

方景淑以为她害羞,笑道:“阿悔还跟舅娘见外,你不是对那个韩公子有好感吗,那就请到家里来,仔细看看,我家阿悔可是值得最好的人。”

陆清瑶眨了眨眼:“我没有啊,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方景淑一怔:“他是翰林院学士府的大公子韩非,不认识你怎么会收人家的花?”

陆清瑶噗嗤一笑:“舅娘,你误会了。我没有收他的花,这花是我自己摘的,他不过是为我遮掩而已。”

方景淑睁大眼:“你真的摘了九月?”

“是我摘的,却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卫国公府不会怪罪的。”陆清瑶想起卫沐泽非要让她摘的情形,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即便这一世他变冷了,心里却仍旧是软的。

方景淑明白过来,有些惋惜:“你真对他无意?他能帮你,说明是个正直的人,不如相处看看?”

陆清瑶好笑:“舅娘,他连事情的真相都尚不知道,就出面帮我,只能说盲目武断而已。”她靠在方景淑肩上,认真道,“我喜欢的人,是不管任何时候都会相信我,保护我,却绝对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在她心里,他无可替代。

另一边,韩非回家时,韩夫人已经将拜帖都写好了。看到他花哨的脸吓了一跳:“非儿,这是怎么了?”

韩非温和有礼回道:“娘,您别担心,只是不小心摔着了,并无大碍。”

韩夫人一脸担忧,连忙吩咐管家找大夫。

大学士韩仲明皱眉,严厉道:“这么大人了,还莽莽撞撞的。”

韩非低头恭敬答道:“爹,对不起,以后一定注意。”

韩夫人仔细看了他的脸,确定只是皮外伤,松了口气,瞪了他一眼:“赶紧治伤,看来拜帖的时间得换换了。”说完,取了新的拜帖,重新写了起来。

韩非疑惑:“什么拜帖?”却见自家爹娘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看向坐在一边的韩雨。

韩雨朝他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多时,韩夫人已经写好,一脸喜气:“还能有什么拜帖,当然是去沈家的拜帖。”

韩非一头雾水:“沈家?去沈家做什么?”

韩夫人瞪他:“还能去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的事,这不是你自己说喜欢人家姑娘还送花的吗。那个陆小姐我看着容貌好,性子也不错,不骄不躁,眉目清明,是个聪明的好姑娘。加上大将军府和沈家的家世背景,你算是高攀了,我们自然要拿出诚意来。”

韩非睁大眼,险些没跳起来:“我什么时候喜欢了,我没有……”

韩夫人一把将拜帖扔进他手中:“今天在国公府不是你自己说的还是我说的?!好了,找个吉时,你亲自把这个送到沈府去。”

韩非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什么吉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去下聘。娘,今天我不过是看你们欺负一个弱女子,路见不平而已。那花又不是我摘的,怎么可能会送给她。”

韩仲明怒喝:“这样渣渣咧咧成何体统!”

韩非瞬间收敛神色,俯首帖耳,又恢复了冷静持重的书生模样。

韩夫人蹙眉:“你真的没有喜欢?”

韩非摇头:“初次见面,谈喜欢太过轻浮。”

韩夫人见他不似玩笑,知道恐怕真是她想多了。叹了口气:“还以为你们互相有意,我学士府也不差,端的是一桩美事。可惜了,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她拿过韩非手中的拜贴,“那这拜贴?”

韩非道:“自然是不用……”咦?等等!

他们互相有意?连他娘都这么以为,难道卫沐泽在意的也是这个?

难道万年大冰山也到春天了?!

陆清瑶……

眸中精光一闪,夺过易手两次的拜帖,露齿一笑:“自然是要送去的。虽说现在不喜欢,但是娘说得对,这么好的姑娘,至少要相处看看。”

韩非眼底闪过得意,到底是不是,一试便知。

同一时间,秦曦站在大将军府门口,温润如玉的脸上有些阴沉。不过一日,他再来,便被告知大将军夫人和小姐不在家府中,且数月都不会回来。

他听着府中叮叮当当敲打的声音,连着左右的宅院也传来相同的声音,薄唇微抿,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幽光,转身走了。

这些事情,很快被人送到了一座华丽的府中。

书房,两个锦袍华服男子相对而坐。紫衣男子屏退了来人,打开信件,看清信上的内容时,勾唇一笑,将信递给了身旁的玄服男子。

“看来,我们昱王殿下失策了。”

玄服男子看完信,轻嗤:“以沈敬国那个老狐狸的心计,怎么可能让人有机会打沈家人的主意。”

紫衣男子刚正的面容闪过阴鸷与得意:“我早说过,在京城,能帮他的只有我。哼,等碰壁碰够了,他自然会来求我。”

玄服男子点头,深以为然,用内力将手中的信阵成碎片,有些担忧:“今天陆清瑶去了卫国公府,如果沈家与卫国公府联姻,那沈家恐怕更不好动了。”

紫衣男子轻哼,满脸笃定:“只要唐月音是卫国公府的主母,就不可能接受沈雪君的女儿当儿媳妇。”

“事无绝对。”玄服男子眼睛转了转,朝紫衣男子道,“大皇兄,不如你娶了那陆清瑶如何?沈家不就为我们所用了吗。”

紫衣男子秦挚慢条斯理地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陆清瑶那样只有样貌的绣花枕头只适合当养在笼中的金丝雀,如何能与我并肩争这天下,我已有更好的人选。”

玄服男子点头:“那娶来当侧妃不就可以了?”

秦挚瞥了他一眼:“说话用用脑子,大将军府和沈家会让陆清瑶当一个皇子的侧妃吗?”

玄服男子被教训,摸了摸鼻子,嘟囔道:“等大皇兄登基,封她为妃不就得了。”

秦挚冷哼:“沈家不会稀罕一个后宫为妃的助力。再说了,陆清瑶是你三皇兄心尖上的人,他征战在外,立下赫赫战功,不日就会回朝。这个时候,还不宜与他撕破脸。现下,我们将注意力放在皇宫,放在朝堂便可。”

玄服男子点头:“明白了。”

“让你安排的事情怎么样了?”

玄服男子得意:“这么一点小事,大皇兄你就放心吧,轻松就让那人屈服了。”

秦挚眸光微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虽然是小事,却是所有事情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你必须小心谨慎。”

玄服男子郑重点头。

京城外十里,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林深处,有一座看着十分普通的别院。

三骑快马停在别院门口,三人下马走了进去,门便关上了。

卫沐泽负手站在厅中,一身黑衫,周身冰冷,强大的气息压得人不敢直视。连朝和夏凡站在他身后,脸上比往常多了几分肃杀的意味。

一个黑色劲装男子从外面快步进来,恭敬地将一本账册交给为卫沐泽。

卫沐泽接过打开,一边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劲装男子面色凝重:“启禀主人,已经查清楚了数十个,也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可都是微不足道的虾米,真正的大鱼们滑溜得很,藏得太深,怎么也查不出来。”

卫沐泽将账本快速看完,眼眸微抬:“藏得太深…那边先惊一惊,再放足够的饵。”他将账本翻到一页,指着一个名字,“就从这人开始。”

劲装男子看着那人的名字,惊讶地睁大眼。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