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猫猫狗狗的小说-上流社会穆柏霖梁歌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4:20

猫猫狗狗作者的上流社会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穆柏霖梁歌,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许久,高潮余韵之后,穆柏霖依旧不愿与心爱的宝贝分离,想到她尚未吃中午饭实在舍不得,放弃了又一轮的进攻,只将人拥在怀中细细抚摸,等待怀中的娇人汗湿散去。

上流社会

推荐指数:8分

《上流社会》在线阅读全文

上流社会第三章

刚刚回宅院的沈夫人受刺激发病,这两天穆宅上下都在忙碌,唯有梁歌的房内十分寂静,无人打扰。

一向喜爱宁静的的人第一次不喜欢宁静,换了身舒适的白裙,梁歌缓缓推开樱红实木门,向着主楼走去。

“贱女人,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气妈妈的,我听周妈妈说她穿着裸露的睡衣出现在妈妈面前,身上还有爸爸的痕迹,你说妈妈怎么能接受的了……妈妈有多爱爸爸,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不行,我非要去寻她好看!”

“行了,我问过妈妈了,妈妈是允许她进宅里的,无论妈妈是不是真心的,但既然面上允许了,那咱们做什么也不能张扬着来,再说爸爸现在正与她火热,你越欺负她,爸爸只会更疼她,事态反而不好控制,你我不要因着这等人置气,再不快,也要等你三哥回来再说。”

“二姐!”

……

两个女人互相出谋划策,家长里短,然而陪着妻子回宅院的俞东方却不感兴趣,眉头紧蹙,心里想着自己暗自收购穆家财团股份是否露马脚时忽听耳侧传来响动。

不知何时实木楼梯上站着一个少女。

少女一席白裙,墨发如藻丝般泄于头后,皮肤白的发亮,容貌实在精致,俞东方怔了怔。

梁歌泛着青蓝的眼眸淡淡瞥过看着自己怔神的男人,提着裙摆继续向着楼下走去。

“真是不要脸,我听佣人说,主楼那 房昨晚有声音,我不信她不知道妈妈住在隔壁,二姐,被人欺负到头上,你叫我如何忍?”

“行了你……”

那边的尖锐依旧继续,俞东方回神,随即反应过来面前的女孩是谁,想到那边两人的喊骂,轻咳提醒。

一声轻咳如愿的止住了两人的谈话,也让堂内沙发上的穆家姐妹一同看来。

看到出现的女人,穆见箐迅速反应,一日的怒火让她几步走到梁歌跟前。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怒喝,“贱——”话没说完,“啪——”又一道更重的巴掌声响起,打断了穆见箐脱口的咒骂。

收回挥巴掌的手,梁歌第一次看向被她打偏过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穆家四女,眼眸冷然,淡淡开口:“穆四小姐,你以为我喜欢在这地方?我可以告诉你,你,包括你的家人,乃至于你那父亲都令我作呕,这宅子里没有人比我更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不可置信的抬头,穆见箐一脸愤恨,“你——”

“穆见箐你在干什么?”怒喝声响起,正堂内的众人一怔。

穆柏霖走入堂内,看到堂内的混乱一阵厌烦,然而看到自己的娇人面颊微红,更为大怒,胸膛起伏继续呵道:“混账,拿我鞭子来,我看你是当真不把你老子放在眼里了!”

穆柏霖的话一落,室内顷刻乱成一团,惊呼声劝慰声一拥而上,不欲再看这杂乱,梁歌轻轻转身,然而看到自己的裙角时秀美一蹙,抬眸开口:“你踩到我的裙子了。”

原本因着阻拦小姨子出手而上前的俞向东始终看着一身白裙的少女,却没想到少女突然的抬头,停滞片刻,蓦地反应过来,匆忙快速的移开皮鞋,不敢再看,转身上前加入劝慰岳父的混乱之中。

*

再回楼中楼内时一切已经恢复整洁,梁歌一如以往的坐在阳台前看着远方的望不到边际的人工湖,画着还未完成的画,好似所有一切的混乱与她无关。

今日的天气格外的好,阳光洒在人工湖上映出的斑驳十分耀眼,清风伴着暖阳而来,似能够吹散所以有的疲惫。

阳光下专注作画的少女自成画卷,恍惚间背后有着不染尘埃的羽毛,他的娇娇好像真的太喜欢白色了。

原本被气的粗喘的穆柏霖站在楼中楼的厅内看着阳台上的少女,所有的情绪似被抚平一般,缓缓上前,阳台的自动玻璃静静打开,穆柏霖自后将那下一刻似要飞升的少女自后拥在怀中。

“中午了,怎么没有下去吃饭?”

因着男人突然拥抱的动作,梁歌眉头微蹙,随即垂眸沾了沾手中色盘的颜料,“你们乱成那个样子,我怎么下去。”

心疼娇人受了委屈,穆柏霖附身亲吻怀中人粉嫩的耳朵,沿着那耳廓亲吻着少女微红的脸颊,“不会了有下一次了,以后他们只会周末回来,这宅子都不会有人烦你,以后我也会时时护在你身边。”

梁歌不再开口,眼眸中没有一丝波澜自顾自的画着手中的画。

在她身边他总是难以自持的,否则也不会做出与她相识的那一晚便硬要了她的事,那一晚当真颠覆了他对自己的认知,就像她说的那样,他骨子里似乎很无耻,可他太爱她了,年过六十几的他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

唇缓缓下移,不断啄吻那纤细嫩白的脖颈,粗糙的大手却在缓缓上移,沿着柳腰和曼妙的曲线覆上那属于少女的饱满挺立。

“娇娇的乳儿好似大了不少。”

“嗯啊……放手。”

大手隔着裙子揉搓,随之而来的刺激让梁歌不由自主的shenyin,手下的画笔在画纸上划出一道痕迹。

“噼啪。”

画笔落地,男人的唇吻上少女的粉唇。

粗糙的舌伸入梁歌的丹口中,追逐扰乱着小舌,旋转搅弄,吞咽两人纠缠而来的蜜液,亲密无比的深吻让穆柏霖不由自主的大手下移,自少女裙摆处钻入,少女的胸衣自内滑落,松散的裙带自肩头掉落,嫩白精致的香肩,完美玲珑的锁骨,无一不诱惑着男人的性欲。

他想要死在这个清冷的少女身上。

“嗯啊……不行……”

灼热的吻沿着少女的唇缓缓下移,吸吮着玲珑的锁骨,揉捻着少女柔软的rufang

呜咽声不断溢出,两人见的气息越来越重,直到……

“嗯啊……不要……不行啊不要……”

男人将少女的裙自上褪到腰际,埋头于两团柔软之间,唇认真的吸吮上一个颤巍巍的乳tou,轻啃嫩肉,大舌卷缩缠绕,加重吸吮的力道,直到那柔软的ru头战栗充血。

“嗯啊穆柏霖啊……恩啊……”

纤细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攥住男人的头发,日光下男人吸吮自己ru房的模样太过难堪刺激,胸前的刺痛让梁歌浑身发软,神智迷离,可是如果没有目的她不愿当真与他在白日下欢爱……太难堪太恶心……

“回去嗯啊……我不想在这里啊啊啊嗯呢不要吸嗯啊……柏霖回去……”

少女因被爱抚吸吮而柔柔软软的声音让男人怜惜,忍了又忍,穆柏霖从那双乳间抬头,吐出那已经充血的ru头,一把将人抱起。

*

凌乱的衣衫裙子沿着旋转楼梯一路延伸,直到二楼的主卧内。

毫无遮蔽完全赤裸的两人相拥在宽大的床上,亲密的肉体相贴,明显有着年龄差距的肌肤紧密摩挲。

“嗯啊……嗯啊……别嗯啊……”

男人痴迷的埋首于少女柔嫩的肩颈,留下点点斑驳,每一个吻都无比的虔诚、轻柔,然而男人粗糙的手指却狰狞的插在少女粉嫩的小xue中,出出进进。

“不行啊啊啊……嗯啊……嗯……”

少女的shenyin声不似昨晚那般,十分的含蓄,犹如小兽的低鸣,听过前天那样曼妙的shenyin,穆柏霖明显对身下女人的声音不悦,他要她肆无忌惮的shenyin,要她在身下捻揉绽放,要她真正的高潮不断,那是对他男性的最大赞赏。

对著那小巧的耳垂喷着粗气,穆柏霖隐忍咬牙,“宝贝叫给我听,我会让人加厚墙壁,不会再有人听见,乖娇娇,叫给我听。”

强烈的刺激让梁歌双目濡湿,知道他显然误会了,她不是怕人听见啊,她是怕人听不见啊,既然决定走上这一条路,她早已将自己放逐了……

“娇娇我们生个孩子吧……”

“嗯啊……”

粗糙的手指从少女稚嫩的小xue中抽出,带出大片的爱液,男人并不准备给少女缓和的机会,热烫的铁棒抵在少女的花瓣中,摩擦两下,“娇娇给我生个儿子。”

“嗯啊……”

爆胀的紫红的粗壮yinjing熟练的插入少女粉嫩小xue中,小xue的紧致让妄图一插到底的男根只入半截。

“嗯啊娇娇太紧了嗯……”

“不行啊啊嗯啊……”

知道她的窄小,穆柏霖起身,沾满少女爱液的大手掰开少女匀称的大腿,随即双手死死的桎梏住少女的耻骨,将已经涨的紫红布满青筋的rou棒大力顶入少女的小xue中。

“啊啊啊啊啊不行啊……”

粗壮狰狞的男根在稚嫩的小xue缓缓出入,不顾少女的摆首,男人自顾自的捻揉着身下的少女,“宝贝乖……嗯啊……给爸爸生个儿子嗯啊啊……”

小腹因着男人的撞击而贴合,男人茂密坚硬的丛林在白嫩的小腹处磨出红痕,少女嫩白无杂草的嫩穴被男人成熟的xingqi操弄着,一下一下……

“嗯啊啊……嗯啊啊……你慢些……嗯啊……嗯啊……”

穆柏霖享受着身下少女年轻的小xue,看着少女在身下绽放心中无限爱恋,大手握上少女的小手扣在床上,嘴唇将少女的粉唇完全覆盖。

“嗯啊……嗯啊唔……唔……”

xingqi交合,爱液随着“滋咕滋咕”的捣弄而流淌,两人的小腹摩挲,男人还算紧实的胸膛将少女胸前的粉嫩饱满挤压变形紧紧摩挲,两唇相碰,唇齿交缠。

“唔……唔……”

roubang并不着急,有节奏的插入抽出,似在给少女适应的时候又是在享受和延长这份欢爱。

两个双眸迷离,眼角因着男人插弄而带来的快感溢出眼泪,唇齿毫无反抗任男人肆虐。

深吻许久,穆柏霖放开梁歌已经肿起的小嘴,身下抽插不断,唇则沿着少女的唇向下,一路吻上少女的双胸。

战栗的朱果立刻便被捕捉,大唇熟练的吮吸咂弄,“宝贝的乳儿真好吃……嗯啊……宝贝快看看爸爸将你rutou吃的大不大……”

顾不得去斥责穆柏霖的胡言乱语,梁歌浑身酸软任男人蹂躏,双目迷离失神,唯有唇齿随着男人的动作溢出shenyin

“嗯啊……不要咬嗯啊……嗯啊啊……嗯啊……”

铁棒的抽插带出大片爱液,嫩唇外翻,yindi充血而凸起,男人坚硬的耻毛时不时刮弄着少女的xingqi,少女逐渐战栗,不断摆首妄图逃过这无法反抗的桎梏……

“嗯啊不行啊……不行啊太难过啊啊啊……柏霖……嗯啊啊不行……”

少女总是这般难以忍受刺激,不过刚刚开始便已经承受不住给予,笑着身下少女的脆弱不堪,穆柏霖心中却也有着属于男性的骄傲,是他将心爱的女人操弄到受不了操弄到神志不清!

继续吸吮着少女的两个乳头,感受到xiaoxue再紧缩抽搐,穆柏霖稍稍加快了身下的抽插的动作,“宝贝叫给我听,我是谁嗯啊……是谁在操弄宝贝给宝贝高潮……”

“嗯啊……不行……嗯啊……好难受……你啊啊啊……”

似未听到男人的话,梁歌面颊潮红,发丝因为汗湿而沾染在两鬓,浑身因着欢爱而泛着粉红,以往穆柏霖看到自家娇娇这般脆弱便放过了,可他越来越贪心了……

吐出少女的乳头,穆柏霖减慢紫黑roubang的抽插,在少女yindao内搅弄,倾身上前,唇若有似无的与少女的唇摩挲,声音沙哑,“宝贝说给我听,是谁在操弄你,让你高潮。”

双眸迷离,梁歌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人,两只手软弱的在男人胸口轻抵,嘴唇轻颤,“柏霖……柏霖……”

少女似是失神似是羸弱的模样太令人痴迷,穆柏霖克制不住的吻上那唇,搅弄半晌下身胀痛时才又抬头,继续开口:“是谁在操弄宝贝?嗯?”

身下的小xue爱液大片涌出,实在难耐,梁歌嘴唇轻颤,“是你……是你啊啊”

开始继续缓缓抽插自己的rou棒,穆柏霖不肯放过怀中的女子,沙哑开口:“是爸爸吗?是大你五十岁的爸爸吗?嗯啊……嗯?宝贝?”

“是啊啊啊啊……是啊啊啊啊是爸爸嗯啊啊啊啊……柏霖啊啊啊啊……”

猛地顶弄身下的少女,穆柏霖已经隐忍到极致,面色涨红:“爸爸要让你怀孕……嗯啊……嗯……嗯……说给爸爸生儿子……”

加快的顶弄让梁歌受不住刺激不断摆首,嘴唇不自觉的开口:“啊啊啊啊……不……额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肉体啪啪啪的碰撞,少女匀称的双腿盘在男人的腰间,剧烈的快感让少女浑身潮红,激烈的抽插让两人汗湿。

“啪啪啪啪”

爱液随着少女的高潮四溅,不断抽搐的小xue让男人rou棒的进出变得困难,穆柏霖咬紧牙关,死死的握住少女的双体不断抽插顶弄。

“爸爸操弄宝贝怀孕嗯啊……给爸爸生儿子嗯啊……宝贝……我爱你嗯啊啊”

“不行了啊啊啊……不行……出去啊啊啊啊啊……”

rou棒突破层层阻隔抽插在少女的宫口,gui头在少女的宫口出出入入,少女小腹紧致的凸凸起起,十分狰狞,紫红的rou棒与少女粉嫩的小xue形成刺眼的对比,xing爱时的男人理智全无,只管干弄身下年轻貌美,汁水丰厚的少女。

“爸爸都给你,爸爸操弄你到怀孕,操弄你肚子大好不好啊啊啊”

“嗯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烈的抽插,强烈的刺激,肌肤相贴,汗水交融,男人的rou棒在少女体内肆意的搅弄,占据着少女的子宫。

“嗯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再一次迎来高潮,子宫甬道急速收缩时男人也一同到达高潮。

浓稠的精液一丝不耗的射入少女的子宫,少女的宫口紧锁男人肉棒的gui头,十五岁少女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六十岁的男人,任男人射入精液,任男人继续的啃食舔弄。

许久,高潮余韵之后,穆柏霖依旧不愿与心爱的宝贝分离,想到她尚未吃中午饭实在舍不得,放弃了又一轮的进攻,只将人拥在怀中细细抚摸,等待怀中的娇人汗湿散去。

两人的xingqi依旧交合,小腹紧贴,双腿交缠。

梁歌已经无力动作,瘫软在穆柏霖怀中。

看着怀中人每每欢爱后十分乖巧的模样,穆柏霖心中爱怜无限,大手在少女的脊背游走,看着少女的rufang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十分满足,“宝贝,我们都欢爱这么久了,宝贝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儿子。”

“我们的儿子定然很漂亮,我希望他会像宝贝。”

“我前些天翻了翻,我们的儿子叫穆城好不好?”

眼中充满渴望,穆柏霖一手随即的抚摸着少女的ru房,一手抚摸着少女因为yinjing在内而凸起的小腹,沙哑开口:“我们的儿子定然是极为优秀的。”

梁歌十分疲惫不愿理会穆柏霖,而一向少言的穆柏霖并不再自顾自的想着自己与怀中娇人的孩子,孩子啊,有着他与她骨血的孩子啊,想想都觉得这一辈很值。

*

刚刚经历激烈欢爱的两人汗意消退,一同沐浴过后穿着同色系的真丝睡袍走向前楼的餐厅。

正如穆柏霖所说,不会再有人打扰,穆家的三个子女都被赶离了穆宅,穆家长子穆见岳及次女穆见淓本就成家在外,通常只有在周末回老宅,而穆家四女穆见箐确是常年住在老宅的,现下也被赶离了去,整个穆宅现下似乎变得宁静许多。

佣人们来来往往的布菜,梁歌坐在穆柏霖身侧任他为自己夹菜。

“秀茹她没什么事,是孩子们小题大做了,她和我说了与你无关你不要有负担,以后宅子里就咱们三个,没有人会打扰,何况秀茹身体不好很少走动,她与咱们也打不了照面,前天晚上是我脑热了与你胡闹成那般,不过以后她会搬到稍远的房内,不在咱们边上了,听不到了,你也不必担心。”

静静的吃着饭菜,听到沈秀茹搬远离些,梁歌眉头微蹙,毫无胃口的放下筷子。

见娇人放下筷子,穆柏霖眉头一蹙,忙将人拉入怀中做下,“不合胃口了?”附身吻了吻怀中的唇,随即用帕子为怀中人擦了擦,“不吃便不吃吧,一会与我去参加晚宴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出门啊。

梁歌眼睫一颤,这是他被他带回宅子里两个多月第一次出门。

为怀中人擦好嘴唇,穆柏霖一手揽着趴伏在怀中的人一边蹙眉沉声:“孔妈,一会我要与夫人出门,让人准备去。”

夫人一词让餐厅内的佣人一怔,然而进宅子便被告知要尊重谁的孔妈却从善如流应了声,笑着离开后,忙让人打电话给为梁歌安排的造型师和服装师上门。

*

穆柏霖会出席的宴会自然是国家级的,这一次大会后的宴会关系着日后华国的发展,也关系着华国商人的走向,所以今晚的宴会自然是政商顶层云集。

往年穆柏霖是不愿来的,但今日他是有私心的。

这两天的事他虽然没有多说,但小女儿的行径让他改变了主意,他想要让他的娇娇光明正大的再自己身边,他不想再委屈了她。

梁歌容色极美,即便是穿的淡雅也遮掩不住那份深入骨子里的妖艳。

宽敞的车中,电子屏幕被调制黑色,隔当了司机与后车的空间。

“嗯啊别……”

男人的嘴唇吸吮逗弄着少女的红唇,搅乱了那小舌,直到将少女唇上的口红吃的干净,穆柏霖才恋恋不舍的将人放开。

长时间的深吻让梁歌不断喘息,胸前的异物感让她下身敏感的透出晶莹,一会就要下车,梁歌蹙眉抬手覆上旗袍内揉搓自己ru房的大手,厌烦开口:“拿出来。”

虽然清冷但却格外轻柔的声音实在好听,穆柏霖俯身又亲了两下那粉唇这才将手从自家娇娇的旗袍内拿出,沙哑讨好,“别生气,实在是宝贝太美了,我总是情不自禁。”

除了施行目的外,梁歌通常是厌恶与穆柏霖接触了,更不愿与他多言,见他不在扰乱自己便不再开口。

并排十六辆车由部门派的引路车引入特殊停车场,身着制服手持先进枪支的军官纷立各处早已安排好的点位,随行人员纷纷下车后,夹在众车中间的车门才被打开。

大手执着着着蕾丝手套的手下车,由众人拥簇着,穆柏霖与梁歌一路走向宴会大厅。

两人一出现在宴会厅内宴会便开始了,即便已经为了等待这位将军,宴会时间已经推迟了两个小时,却也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开国功勋啊,那一代经历种种变革也不过剩下几个将军,地位可以说是华国之最,就连华国首领也要尊称这位将军一声伯父,也要给足面子的。

穆将军的事迹早已被编入课本,华国上下无一不知晓,刚正不阿,骁勇善战,有勇有谋,拯救国家于水火之间,但最近这位不顾晚节光明正大的带了一位小夫人回宅子早在商政间掀起轩然大波,敢骂的倒没有,皆是想要攀扯关系讨好的,奈何这位将那小夫人藏的极好。

两人的出现引得宴会厅顷刻寂静,华国几位要领纷纷上前寒暄,众人虽然好奇却不敢多看。

穆柏霖光明正大的拥着怀中的娇人与好友旧部说话,梁歌始终神色淡淡,一派淡然,然而忽然眉头一蹙抬头之时便看到众人之后一身白色西装独自倚靠桌席饮酒的男人。

身量高大,一身白色定制西装,容色俊逸的男人见她看来淡淡一笑,举了举手中的红酒。

梁歌浑身一僵顺着要收回眼眸之时眉头又是一蹙,看到了另一个怔怔看着自己的男人。

她见过,是俞东方。

穆家次女穆见淓的丈夫,男人的怔神闪躲让梁歌嘴角泛起笑意,随即淡淡的收回眼眸。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