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郦沁阳容子渊全文免费阅读-郦沁阳容子渊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06 11:32

郦沁阳容子渊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郦沁阳容子渊是细雨听风所创作的小说《曲阑深处卿相见》中的人物,郦沁阳容子渊小说精选:从容子渊率领军攻打郦国那天起,郦沁阳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场面。一个月,她已经从最初的不敢置信到现在心灰意冷接受一切,她以为她能坦然的面对。

曲阑深处卿相见
推荐指数:★★★★★
>>《曲阑深处卿相见》在线阅读>>

《曲阑深处卿相见》精选章节

灏汶七年冬。

北风怒号,郦国皇城一片死寂。

郦沁阳站在御书房外的高台上,一脸漠然地看着一炷香之前攻破郦国宫门的敌###队。

为首之人,一身被鲜血染就的明黄帝王战甲,剑眉星目,在寒风中散发着冽冽杀气。

对上他那双冷沉的眸子,郦沁阳心尖狠狠一抽,她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冷剑,剑柄嵌进肉里,她却丝毫不觉得痛……

寒风如利刃刺得她眼眶生疼,几乎要落下泪来。

“成文帝已死,沁阳公主,投降吧!”容国副将大声喝道。

皇兄也死了?

郦沁阳眨了眨酸涩的眼睛。

从容子渊率领军攻打郦国那天起,郦沁阳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场面。一个月,她已经从最初的不敢置信到现在心灰意冷接受一切,她以为她能坦然的面对。

可真到了这一刻,她发现,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她那么爱他,他却帅军灭了她的国,毁了她的家,如今兵戎相见。

她的爱,在今天这一切面前,显得那么可笑,那么愚蠢!

他不爱你。

郦沁阳在心里告诉自己。

容子渊从来都不爱你,他曾经的承诺,曾经的甜蜜,不过是为了骗取情报!为了灭掉郦国!

仇恨渐渐涌上心头,郦沁阳扯起嘴角,抬眸直直看向容子渊,一字一句反问:“我若不降呢?”

副将看了身旁的年轻帝王一眼,只见这个不苟言笑铁血手段的帝王面色发黑,副将以为容子渊是不满自己的迟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马上大声冲郦沁阳喊道:“负隅顽抗,死路一条!”

郦沁阳看都没看那副将一眼,眼睛只是看着容子渊。

容子渊面色是她从没见过的冷,眼神也是她从没见过的森寒。

副将说不降就死,他竟也没任何表情。

看着看着,郦沁阳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可笑。

兵临城下,国破家亡了,她居然对容子渊还有期待?

而她也真的笑了。

疯狂的笑声裹着猎猎北风,悲怆又不甘。

“你……你笑什么!”副将觉得自己被无视了,恼羞成怒道:“快快投降!可饶你不死!”

郦沁阳擦了把眼角笑出的泪,她面色一沉,拔出手中长剑,泛着寒光的冷剑指向容子渊,冷喝道:“若要我降,除非我死!要战便战,少废话!”

副将大怒,正要怒斥郦沁阳不识好歹,容子渊突然抬手制止了他的行为。

“孤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容子渊冷沉的嗓音在郦国皇城上空飘荡,犹如来自幽冥的宣判:“降,孤就饶你们一命!”

郦沁阳怒极。

饶他们一命?

若不是她,他在郦国做质子那些年早死了!

原来这才是容子渊的真面目。

她看着容子渊,缓缓道:“若要我降,也不是不可,但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公主!不能降!”

“臣宁死不降!”

“臣誓死效忠郦国!”

“公主这要置皇上于先帝于何地!”

“公主……”

对于身后各种反对的声音,郦沁阳充耳不闻,只是看着容子渊。

容子渊颔首,示意她说。

“你可曾爱过我?”郦沁阳面无表情地问。

刹那万籁俱寂。

郦国残余宗室臣子,容国数万将士,全都静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容子渊的回答。

“不曾。”

轻飘飘的两个字,大局已定。

这个答案,郦沁阳早就心知肚明,她只是想听容子渊亲口说。

痛的麻木的心脏,已经没了任何知觉。

她点了点头,道:“所以,从始至终,你都在骗我,骗取我的同情,骗取我的信任,窃得郦国的情报,我的父皇、皇兄全都死在你的手里……”

越说,郦沁阳越激动,最后几乎是怒吼。

容子渊眉头微蹙,打断她的话:“孤已经回答,你现在可以投降了!”

嗓音里带着明显的急促和不耐。

郦沁阳冷笑:“投降?除非我死!”

说完,她从高台跃下,持剑而来。

本就高度戒备的容国将士,马上进入战斗模式,弓箭手刹那就位。

“郦沁阳!”容子渊大怒,抽箭拉弓,厉声道:“孤命令你停下来!”

郦沁阳恍若未闻,剑尖直指容子渊。

一百丈,六十丈,六十丈……

容子渊瞳仁骤缩,面色沉到了极致。

三十丈……

满弓离弦。

郦沁阳看着直朝自己而来的利箭,心底最后一丝期待也化为灰烬。

利箭裹着劲风穿透郦沁阳肩背,把她直接钉在了廊柱上。

鲜血从胸膛、嘴巴涌出,隔着重重包围,郦沁阳看向大军中的容子渊,撑着最后一口气,艰难开口:“容子渊,我……恨你!我要诅咒你,诅咒……你……众叛亲离!这一生永失……所爱……”

最后两个字随风消散在空气中。

沁阳公主身死。

郦国灭国。

容子渊从登基到攻下郦国只用了五年时间,一时间容国一跃成为五国中领土、实力最强的国家,容子渊也成为最年轻的霸主!

容国举国欢庆,终于摆脱了郦国的压迫和暴行。

四海来朝,盛极一时。

黑暗中,郦沁阳看到一只体型庞大的黑熊,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吓得她拼命跑,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甩不开黑熊,恍惚中看到一座城池,郦沁阳大喜,可等她跑到跟前时,城门却当着她的面毫不留情的关上,关门的人,正是容子渊。

容子渊面无表情地看着黑熊朝她扑来……

“啊——!”

郦沁阳惊醒,左肩一阵刺骨的疼传来,她痛吟一声,抬手去摸,手抬了一半,顿住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

烛火通明,雕梁画柱,以及左肩清晰刺骨的疼,无一不在表示——她没死。

意识到这一点儿,郦沁阳立刻翻身下床。

也不知道是伤得太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浑身都没有力气,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马上冲了进来。

“醒了!快去禀告皇上!”

郦沁阳全身痛的要死,出了一身的冷汗,连脑袋都抬不起来,却勉力分出一丝神智去分析,那人口中的皇上是谁……

可她实在太痛了,脑子里一团乱,不等她理出头绪,一个熟悉的脚步声,顿时把她冻在当场。

她抬头,正对上容子渊寒岑岑的眸子。

须臾间,郦沁阳已然全都明白了。

她没死,被容子渊带到了……看修葺,应当是容国皇宫,他把她带回来,要做什么?警示郦国国民?

呵。

郦沁阳嘴角动了动,扯出一个讽刺的弧度来,她看着容子渊,强撑着身体的虚弱道:“我现在该喊你皇上?”

容子渊寒着脸,只是看着她。

郦沁阳又笑:“那皇上现在打算如何处置我这个亡国公主?”

容子渊眼睛微眯,面色沉得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他抬手。

宫人马上上前把郦沁阳扶起来重新安置到床上。

然后是太医小心翼翼进来问诊。

这一幕在郦沁阳看来无比可笑。

容子渊竟然会救她?

蓦地,她想到了什么,嘴角那抹讽刺的笑再也维持不住,不等她开口,容子渊便当着太医的面冷冷问道:“鄢王残余旧部在哪里?”

果然。

郦沁阳心底苦笑。

可面上,她却荡出一抹温婉的笑来,她竭力抬起手,冲容子渊勾了勾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容子渊面色微窒。

太医和宫人马上道:“皇上万万不可!小心有诈!”

郦沁阳依旧笑着看着他。

容子渊摆了摆手,上前。

看着走近的人,郦沁阳全身的血液一点点凝固。

就是这个人,害她失去一切!

容子渊凑近,郦沁阳使出全身的力气,一巴掌扇过去。

啪的一声。

殿内死一般的安静。

只片刻,郦沁阳趴在床头剧烈地咳嗽,一边咳一边骂道:“想知道!做梦!我死都不会告诉你!”

容子渊一张脸铁青,静静盯了郦沁阳半晌,最后厉声吩咐道:“看好她!”

宫人战战兢兢应声。

容子渊转身走了。

郦沁阳强撑着身子抬头冲着容子渊的背影喊道:“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黑暗中,容子渊脚步顿了顿。

那张万年冰封的脸隐匿在黑暗中,并没有人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意。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