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完整版)《言少深情太徒劳》(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1 18:30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言少深情太徒劳》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顾暖言墨的故事,言少深情太徒劳精选:台灯砸在顾暖额头上,划出一道寸长的口子,粘稠的血液沿着口子汩汩冒了出来。

言少深情太徒劳
推荐指数:★★★★★
>>《言少深情太徒劳》在线阅读>>

《言少深情太徒劳》精选章节

“我需要一笔钱。”

十九岁的顾暖站在姜宅大厅里,平静的看着坐在沙发上首那个表情严肃的男人。

外面正是倾盆大雨,顾暖全身湿透,身上的T恤贴在身上极为不舒服,裤管高高挽起,还在不断往下滴着水。

然而顾暖此刻的狼狈并没让姜桓有丝毫动容,他只是极淡的问出两个字:“多少?”

“一百万。”

“什么?怎么这么多?”姜桓还没开口,坐在他身边的元卿卿已经按耐不住的提高嗓门,“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顾暖看都不看她一眼:“我不想和你说话!”

这个抢了她父亲的女人!

或许在世人眼里,姜桓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元卿卿,所以给姜桓生了一个女儿的温婉便成了人人唾弃的小三。

但,顾暖不这么认为。

姜桓和温婉来自同一个贫困小山村,两人自小相识,有着青梅竹马的情谊,长大后自然而然的相伴相知相恋。

为了供姜桓读大学,温婉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来到姜桓所在的城市,打工挣的钱都给了姜桓做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的日子温婉很知足。

姜桓临近毕业的那年,因为没有背景,找工作四处碰壁,受了挫的姜桓便经常大发脾气,和温婉的关系也急转直下,两个人还冷战了好一段日子。

直到温婉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找到姜桓,才发现姜桓有了别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这个叫元卿卿的女人,家世背景非常强大,足以让姜桓在以后的仕途上一帆风顺,姜桓几乎没有犹豫的就选择了她。

温婉没有离开这座城市,独自生下了顾暖。

五岁之前,顾暖叫温暖,大概是母亲拿着自己的姓,随便给起的。直到五岁那年,遇到继父顾祁山,顾暖才有了顾这个姓。

五岁之前的记忆,最多的,便是母亲手里拿着藤条,疯狂的抽在她弱不禁风的小身板上。

这个可怜的女人,一个人默默承受的太多,精神已经出了问题。

“我不想和你说话!”

顾暖说这话时,元卿卿分明看到她脸上的轻蔑之色。

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小姐,哪里受过这等闲气,立刻捂着额头连喊头痛:“姜桓,看你生出来的好女儿,哎呦呦……气死我了!””

被元卿卿这么一挑拨,姜桓也来了脾气,巴掌“啪”一声拍在茶几上:“会不会跟长辈说话?你妈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

“一、她不是我长辈!二、我妈怎么教我,你也没资格管!”

顾暖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自己的母亲评头论足,尤其这个人还是姜桓。

嫌她没教养?他这个做父亲的,又何曾尽过教养的义务?

“好好好……”姜桓被顾暖气得冷笑,“既然这样,那你还来这儿干什么?”

顾暖这才想起,自己这次来是有求于姜桓的。

温婉在纺织城租了家店面,平时做点窗帘生意补贴家用。她吃不惯外面的饭,中午的伙食一般都是自己在店里做。

昨天中午,温婉也不知怎么又犯了病,做饭时把房子给点着了。店里面全都是窗帘布,一时控制不住,熊熊的烧起来,那场面也实在吓人。

温婉的后背和两条腿大面积烧伤,现在还在医院昏睡不醒。

窗帘店火势太旺,把周边的几家店也一起给牵连了,索性没有其他人员伤亡。现在房东和几家店主联合起来,堵在医院里要求赔偿。

顾暖的哥哥顾琛在远在国外,只剩继父顾祁山一个人,既要照顾温婉,又要应付这些来讨债的人,搞得焦头烂额。

初步定损一百万,关键是,现在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些钱,更何况还要筹措温婉的治疗费。后期植皮等一系列手术,每一项都是不小的花销。

顾暖想替继父分担些,于是来找了姜桓。她想,就算是看在以前母亲对他任劳任怨的那些付出份上,姜桓也总能伸出些援手吧?

顾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姜桓讲了一遍,然后跟姜桓保证:“这些钱就算是我问你借的,我可以打工慢慢还你。”

元卿卿听完,轻嗤了一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真是自不量力啊!光靠打工想还清这一百万?那我得等你多少年啊?再说,听你妈这情况,根本就是个无底洞啊!”

顾暖自始至终都不想理元卿卿,元卿卿说的话她就只当没听到,只是将希冀的目光投向姜桓,期盼这个男人不要太过冷血。

可她终究失望了。

“我只是一个市长,两袖清风,哪里来这么多钱?你妈自己闯的祸,让她自己想办法去!”

这就是姜桓的回答,听来似乎无懈可击。

两袖清风?顾暖抬眼看着别墅大厅不俗的装饰、奢华的摆设,除了冷笑,竟做不出别的反应。

顾暖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妈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身上还有大片烧伤,你让她怎么想办法?”

“她后来不是嫁了个男人吗?那男人是用来当摆设的?”说到此处,姜桓倒是来了气,冷哼两声道,“哼!当初说的自己有多忠贞不渝,什么非我不嫁,到最后还不是说嫁人就嫁人了?女人心海底针哪!”

顾暖觉得,姜桓这话怎么听来这么可笑呢?

她气的为母亲辩驳:“你的意思,我妈就算被你抛弃,也必须得为你守身如玉,最好青灯古佛了却残生,你才能满意是吧?姜桓,究竟谁给你的自信?”

“放肆!”姜桓被触了逆鳞,抓起手边的台灯,想也不想就丢了过去。

台灯砸在顾暖额头上,划出一道寸长的口子,粘稠的血液沿着口子汩汩冒了出来。

顾暖站在那里没有动,任由那些黏腻的东西将眼前慢慢染红。

她看着姜桓冷冷的问:“满意了?”

姜桓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错手伤了顾暖,表情有些僵硬,坐在沙发上冷哼了声:“没教养的东西!”

一旁的元卿卿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这场闹剧,不咸不淡的劝着姜桓:“你就别气了,气大伤身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