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独孤天元天元凌菲-独孤天元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1 07:55

《独孤天元》小说的主角是天元凌菲,独孤天元是由作者北极星天元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独孤天元小说讲述了: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天元,顺承厥意,我的名字就叫天元。但是很不幸,我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实在是配不上我的名字。

小编推荐:
《山村小神仙》《人间最强兵》《仙界归来的王者》

精彩节选:

“天元”

象征着由众星烘托的“北极星”,又可象征群星竞耀中最光彩夺目的第一明星。在我国古籍中,“天元”一词早被引用于《史记历书》:“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天元,顺承厥意”。这里“天元”被理解为:凡超神入化的人物,要了解万物的本源和开始。

由于“天元”一词具有如此广大高深的寓意,后来的帝王也就乐得将它将作名位称号,例如北朝周宣帝便自称为“天元皇帝”。日本圆融天皇也将年号定为“天元”,以示权威显赫无比,演变至后来,“天元”也用来指某一领域的“王者”。

我的名字就叫天元。

但是很不幸,我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实在是配不上我的名字。

大学毕业两年,今年已经24了,在一家要死不活的杂志社担任文学版面的编辑,虽然每天累得头晕眼花,但收入仍旧十分的呆萌。

这天,我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

最近杂志社的效益越发的江河日下,已经连续好四个月没开出工资了。好几个同事都已经另谋高就。

而我的情况况比较特殊——当初念大二的时候,怀着成为知名杂志编辑,过着每天和名人坐而论道,没事儿就到咖啡厅喝喝下午茶,晚上就到酒吧来一杯VodkaMartin的生活······我放弃了IT工程师这个有钱途的职业,不顾家人的反对只身来到了这家杂志社希望能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

只能说,我当初脑子进水了。

现在想来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怪自己太虚荣。再加上如今自媒体新媒体大行其道,我竟然还热烈的投入传统纸媒的怀抱只能说实在是tooyoungtoonavie。

但是这家杂志社毕竟是第一个接纳我的杂志,就像我在这个行业的母校一般,我这个人重感情,如今母亲有难,岂能弃之不理?

我飞快的洗了个澡,怀着激动的心情光不刺溜的钻进了被窝——今天是我和美音的五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伟大的日子,我打算和她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但是她背对着我似乎已经睡着了。

我轻轻碰了碰她,没有反应,算了,谁叫我加班加到这个点儿。好在明天我们两个都休息,所以我决定明天带她好好玩儿一天,把那关乎几亿人生死的伟大事业留到明晚也不错。

唯一心有不甘的只有一点——今天还是我的生日。

我抄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没有什么生日祝福,就连我妈好像都把这个日子给忘了,大学毕业后因为混的不咋地,所以好多朋友也都几乎断了联系,我叹了口气,心说这也正常,像我这么普通的人何德何能让大家一直铭记我的生日?而我妈又是个女强人,似乎事业才是最重要的,偶尔不记得她儿子的生日似乎也非常正常。

最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11:54了。

算啦算啦,睡觉睡觉!

随着进入梦乡,眼前渐渐浮现出一幅幅可怕的画面:

天空如血一般的鲜红,大地不停的颤抖,到处都有岩浆从地底喷出。

而天上,无数的人在生死搏斗,每分每秒都有大量的人或身首异处、或断臂残肢、战败后自空中坠落,有的粉身碎骨,有的葬身火海。

而更可怕的是,在那更高远天穹之中有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倾泻而下,令人血液倒流无比颤抖······

这个梦,每年我过生日的时候都会做,小的时候,总是会吓得尿床。长大后,做得多了,也就习惯了,知道自己在做梦。

每每做这个梦的时候还心想自己的想象力还真是强大,这么大场面就算是美国大片也搞不定之类的。

通常这个梦到这儿就打住了,然而这一次却有了续集。

自那天穹之中似乎射下两道凌厉而可怖的目光像我投来,紧接着天宇之中出现了一只比山岳还要庞大的巨手向我抓来。

我一愣,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倒也没有害怕。

但是突然!

背后一股寒气袭来,一只如千年玄冰一样纤纤玉手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肩上——这种感觉无比的真实!吓得我亡魂皆冒,背后那人轻轻的在我的耳边叹了口气,一个无比动听的声音说到:“找到你了······”

“啊!!!”

我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如土灰,体弱筛糠。

一个枕头啪的砸在我的脸上,然后我被一脚踹下了床。

“你有病啊!大早上鬼叫什么啊!”美音怒骂道。

然而我还没缓过来,依旧坐在地上发抖,嘴里上下牙不停的打架:“做做做做恶恶恶梦······”

美音看我说话竟然嘴里还往外冒白气儿,便伸手摸向我的额头,刚碰到便如避蛇蝎一般的往回一缩,同时道:“怎么这么凉?你生病啦?”

我好不容易缓了回来,脸上也有了点血色,“没事儿,就是又做那个梦了,过会儿就好了。”

美音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小声嘀咕一句“有病!”然后把床上的杯子扔给了我,让我裹上,随后钻进了卫生间冲起了澡。

我回到床上,久久不能平静,更不敢闭眼,害怕一闭眼背后那恐怖的存在会再次趴在我的身后。

约么过了四十分钟,我终于爬起来走到了洗手间,美音正在化妆。

“老婆!五周年快乐!”

美音端着个小镜子刷睫毛膏没搭理我。

“唉呀,老婆,对不起啦,我也不想大早上鬼吼啦”

我上前两步,终究是没敢靠近,她正在画眉毛,我怕不小心碰到她又要骂我。

“老~婆~,你今天画这么漂亮是想让我带你上哪啊?说出来!我统统满足你!”

美音终于斜眼瞟了我一眼,随即叹了口气幽幽道:“我现在要想漂亮都得靠化妆了是吧。”

我一愣,连忙摇头:“那怎么可能呢,我老婆天生丽质,我一直觉着你根本没必要化妆!”

“不,有必要,人得服老。”

“你又开玩笑,你才多大啊,别整的······”说着,我慢慢走到她背后双手环住她的纤腰。

“我今年25了。”

啪的一声,美音扣上小镜子,转过身来一把推开了我。

我愣在原地,什么也说不出。

因为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可是我不想让她说出来。

“我今年二、十、五了!”

我依旧僵在那里。

“我问你,房子呢?车子呢?说好的旅游呢?”

我讪讪的笑着,想上前抱住她

“行,好,这些你还办不到,没关系,工作呢?从我认识你那天起到现在,你涨过工资么?”

我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我这人嘴笨,还记得我刚认识她的时候,那可真是好光景,在学校里不但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又是大二就能经济独立的强人。那时候新媒体才刚起步,杂志编辑说出去还是挺招人待见的。

三千块钱的月工资虽然不多,但是相比同学们一个月顶天也就2K的生活费还是父母给的,那绝对是非常牛逼的。

那段日子,美音跟着我不说是吃香的喝辣的,反正也差不多了,毕竟学生能有多高的消费水平。再加上那时候我还是学生,除却三千块的工资,家里还有两千生活费可拿,生活不可谓不潇洒。

我这人本来就大手大脚,对朋友从来都毫不吝啬,对女朋友就更不会小气了。两年的时光一晃而过,我们过的很开心,开心到一分钱都没存下来。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道两年后杂志编辑就不再吃香了,我的工资也迟迟不见涨。现在房价这么贵,我当初又那么叛逆,放着好好的专业课不上非要去做编辑,如今即便生活困难,又又有何脸面跟家里提什么房子车子?

我打断美音:“老婆你听我说,钱不是问题,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要写小说了么?大纲都写了七七八八的了,等我的小说一连载······”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了!天元,我知道你有才!我也相信你的能力,但是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现在写网络小说的有多少你自己心里没有数么?是,也许你会成功,你会成为大作家,那你给我个期限,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这段时间我就得守着你,等你成名?我就得学那个什么李安的老婆一样养着你?凭什么?我就问问你凭什么?”

美音用食指戳着我的胸口道。

“再说了,一旦你成不了名呢?一旦你一辈子就赚那么点可怜巴巴的工资呢?难道我要和你一辈子在外面租房子住么?现在我的好多同学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我们俩什么时候能结婚?”

“再给我一年时间!再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可以的!”

“再给你一年时间?到时候我就26了!是,现在三十多四十的没结婚的也都一大把,但你看看那都是些什么货色?我们寝室四个人,就我最漂亮,当初我在我们系也都是排的上号的,现在我的同学,那些长得比我丑的都结婚了,张丽丽!你还记得吧,就是我们班上那个超土无比的农村妹,现在人家·······”

美音似乎是爆发了,仍旧滔滔不绝的抱怨着,而我站在原地两眼无神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这不是美音第一次冲我抱怨,但却是最激烈最突如其来的一次。我当时心中萌生出不好的想法——臭婊子,日子过的好的时候对我百依百顺。现在看自己不如别人便心生怨恨。但是我马上在心里摇了摇头,猛扇自己两个耳光。美音对我来说意味着青春,爱情,全世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是坏人,但是美音绝对不行。如果连她都虚情假意拜金俗媚那我的青春,我的爱情,我的全世界便可以全部崩塌了。

但我没想到崩塌的这么快。

“我们分手吧。”

“好。”

这不是第一次美音提出分手,但却是我第一次说好。

我心想,要怪只能怪自己没能力。

“我今天就搬出去。”我说。

“不用了,东西我都收拾好了。”说完,她转身出去走到门口,果然行李箱早已摆在那里,只是我昨晚回来太晚没开灯所以没发现而已。

“我帮你抬下去。”

“不用了···”美音一把夺过行李箱,另一只手打开了门。

一个陌生男子站在门口,神情木然,想来应该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

此时,门槛的两侧形成了鲜明而可笑的对比。陌生男子英俊高大,衣着笔挺,浑身的名牌和手里的车钥匙都证明此人身不说财大气粗应该也是富家子弟;而我,蓬头垢面,身穿泛黄的背心裤衩,要多邋遢就有多邋遢,一看就是屌丝中的屌丝。

三个人都是一愣,美音的脸红了红,她好像递给那男人一个眼神,随即那陌生男子咳嗽了一声接过了箱子,美音逃也似的便率先走了出去。

我和那男人对视,他先是一愣,然后微微得意的一笑,对我抱了抱拳。而我则全程愣在当场,不知所踪。

我很想追出去好好的问一问,可是我不敢,又或者我早已知道了一切。

  • 独孤天元 截图1
  • 独孤天元 截图2
  • 独孤天元 截图3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