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独孤天元天元凌菲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9 20:03

《独孤天元》讲述了天元凌菲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独孤天元天元凌菲全文免费阅读!独孤天元天元凌菲小说节选:再次醒来的时候,我鬼吼了一声。这并不奇怪,毕竟任谁经历了刚才那么一遭的话都会都会被吓得鬼吼(之前没能吼出来是因为我连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雷劈了。)要说奇怪的地方应该是我的第二次鬼吼醒来后我是坐在地上的,这并没有什么,然而我鬼吼完了以后举目四顾竟然都是脚踝。

独孤天元
推荐指数:★★★★★
>>《独孤天元》在线阅读>>

《独孤天元》精选章节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鬼吼了一声。

这并不奇怪,毕竟任谁经历了刚才那么一遭的话都会都会被吓得鬼吼(之前没能吼出来是因为我连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雷劈了。)

要说奇怪的地方应该是我的第二次鬼吼·····

醒来后我是坐在地上的,这并没有什么,然而我鬼吼完了以后举目四顾竟然都是——脚踝!?

因为我刚刚的那一声鬼吼,四周顿时一阵兵荒马乱,所有人都如避蛇蝎一般向四周逃去。奈何实在是人山人海,那些人也就给我腾出了一个不到两米见方左右的空地就挤不动了。

与此同时,我发现那些人还惊慌失措的向四周看去,仿佛什么可怕的存在就要袭来了一般。

而这正是我第二次鬼吼的原因——远处,一只不知道有多大的三头狗正凶狠的向我冲来,发出地动山摇之势。

之所以不知道有多大也是情有可原的。初时,它只有一个小黑点,从人海远处跑来的时候,不知道踩扁了多少人,我只奇怪那些人都被这畜生踩成了肉泥,却怎么连逃也不逃?

我立时反应过来,看着周围的人群密集度,就算是想逃也逃不了,难不成我被雷劈了之后,世界跟着到了末日?所有人都扎堆儿在这儿避难来了?不对不对,一定是被俘虏了,那三头狗必是外星蛮兽,相当于这里的狱警······可是,这些人怎么连叫也不叫一声?

就在我天马行空的这阵功夫,那三头狗几乎已经冲到了近前,我也终于看清他到底有多大——足有火车头那么大!怪不得那些人在他脚底下都像小耗子一样。

我看看周围那些人的神情——一个比一个幽怨。不禁说道:对不住了各位,我刚刚醒过来没想打发······

话没说完,我的嘴突然被人一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周围的景物,哦不,应该说人脸就开始飞速的倒退,那刚刚冲到近前的外星三头狗便渐渐再次变成了一个小点。

也不知突然抓住我的那人疾奔了能有多久,总之,时间长到我开始无聊的观察对方的大腿——我被人捂住嘴之后顺势就被夹在了对方的胳肢窝下面,眼睛正好能够看到对方飞速交替对的双腿。

我心说,这人可跑得真快啊,这频率,简直就像《功夫》里周星驰和包租婆互相追赶的那场戏中的特效一样。

但是时间长了我渐渐也看出了端倪,这双腿,实在是分外眼熟啊!这不就是刚刚那个强吻我又害我被雷劈那姑娘的腿么?

终于,我们停了下来,心中的疑惑也立刻得到了验证——果然就是刚刚那姑娘!

我刚要说话,那姑娘却又立刻神情紧张的把手按在我的嘴上——就是力道有点大,差点怼到我嘴里!由此我也立刻领悟此地是不能说话的。

她领着我,如行尸走肉一般混入人流,正如周围所有人一般。

期间几次我想用我丰富的肢体语言和她交流,但是都被对方狠狠的按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马平川的前方终于凸出了一排连绵不绝的小点。

我心知快到目的地了,竟感到一丝喜悦——毕竟一大堆人一言不发就那么人挤人的慢慢往前行进实在是太无聊了,简直比死还痛苦,前面就是刀山火海至少给我一个痛快也行啊!

又过了好一阵,前方的那一排小点终于渐渐变得高大起来。

那是一座座巨型的拱门,又前行了很长时间我才终于看清了那石拱门上让我亡魂皆冒的三个大字——奈何桥!

敢情我这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啊!

此刻我不禁一阵伤感,不想死不想死,结果最后他妈的还是死了!老天爷你也太会玩儿人了!既然你非得让我死,你前天找个车直接给我撞死不就完了么?结果我白加班到十一点不说,美音还和我分手了!分手也就算了,干嘛让我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戴绿帽也就算了,干嘛让我知道被炒鱿鱼?炒鱿鱼也就算了,干嘛让我被人抢劫?老子当时站在天台上要死不死的时候您老人家刮个小风把我吹下去也行啊,最多我只能怪谁让我自己要上去寻死觅活的。您现在这到底是玩儿哪出啊!最后还让我新鲜的被雷劈死,到时候还在世上的亲朋好友们得知我被雷劈死,还不定怀疑我生前造了什么孽呢!

当然,这些话我一个字儿也没说出口,因为那神秘的姑娘在我指着天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便绕道我身后死死的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捂住了我的嘴。

可笑的是,我明明都已经死了,却还是觉得自己要被那姑娘勒死了······

而更可笑的是,在我们无限接近奈何桥的同时,我也终于发现了那石拱门上‘奈何桥’三个鲜红的大字下面,竟然还闪烁着一行清幽的小字:‘第八百七十三座’······

我心想,原来这奈何桥不止一座啊,也难怪,古代的人口数量跟现在根本没法比,每天死去的人那么多,要真就一座奈何桥,这阴间的孤魂野鬼什么时候能排上队去投胎啊。

不过,这扩建了之后,再加上编号,瞬间就没了原先奈何桥给人的那种森然可怖的感觉,现在简直就像机场的值机柜台或火车站的检票口,我甚至想象出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穿着制服一边盛汤一边操着志玲姐姐的口音说:您好,第八百七十三号孟婆愿意为您效劳,请喝汤~

眼看我和那姑娘就要移动到那石拱门前面了,那姑娘才终于把我拦住,她牵起我的左手,指了指戴在我手上的戒指。

我以为她又想要回去,便要把戒指摘下来,想不到她急的直跳脚,连忙作势不要摘下。

见我把戒指又套了回去,那姑娘长舒了一口气,她似乎在思考什么,思考了很长时间,最后她眉梢一喜,咧嘴一笑,似乎终于想出了办法。

我却只能暗自叹气,这姑娘怎么比我还傻?人都死了还开心的出来?

她无视我嘲讽的眼神,径自抄起我的右手,紧紧的握在了双手之中,然后紧闭双目似乎在用力的想着什么?

说句不好听的,那神情绝对是蹲在马桶上拉不出来时的样子!但人家毕竟是美女,就算是便秘,也一样美得不可方物。

我正暗自发笑,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脑海之中竟断断续续的响起了一个极为动听却又空灵的声音:听···吗?你····见···吗···?

我举目四顾,以为有人在跟我说话,反应了好一会才最终确信这是眼前那姑娘在与我心电感应呢。因为我看她每‘便秘’一会儿,就睁开大眼睛冲我卡巴眼。

我点了点头,虽然这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就像电话信号不良或录音机磁带卡带一样,但我还是明白了对方想问我能不能听见。

那姑娘脸上一喜,继续便秘····感···戒···内的···件,取···一个···色的···瓶,将···面的···丸···掉······

说完,她又睁大眼睛看向我,确认我是否听懂了。

我上哪能听懂啊!无奈,我只能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那姑娘急的抓耳挠腮直跺脚,最后长叹了一口气,似乎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她竟然把我的手放进了她的怀里!?

周围有的人,哦不,是有的鬼看到我俩这一幕,纷纷摇头叹息,虽不能说话,但我看表情也看出来这些鬼分明在说:色鬼!

我心说不带你这样的,虽然老子死了,但就是做鬼也是一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大好青年,当众袭胸这种事儿是万万干不出来的,你丫赶紧把手松······

感受戒指内的物件,取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将里面的药丸吃掉······

嘿,也是奇怪了,自从这姑娘把我的手放进她怀里,我脑海里的声音就清晰了许多。她说让我感受戒指内的东西?又什么吃药丸?因为这些太过离奇,再加上总算有法子能和她进行交流,所以也顾不上继续矫情,在心里问道:什么感受戒指内的东西?难道说这戒指是一枚纳戒?

那姑娘一喜,两忙点头:对!就是纳戒!原来你知道!

我心道:我知道个屁啊,这不是小说里常出现的玩儿意么?我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这种唯心主义的产物······说到这,我连忙打住,心想,我这不是死了么,这又是三头狗又是值机柜台哦不,是奈何桥的,看来马克思那套是不好使了。

姑娘微微一笑,显然我心里想什么她也都知道了。

可是我不会用啊?

初时是有些困难,这样,你集中注意力顶住那枚戒指,越仔细越好,渐渐的应该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了。

我赶紧照做,但是由于我手所在的位置特殊,眼神老是不能集中······

你看什么呢你!姑娘在我的脑海里嗔道。

她一把打掉我的手,示意我自己先好好琢磨,我如获大赦,赶紧拿到眼前仔细的研究起来。

我盯着手上那枚戒指,越看越投入,几乎都要看进去了,终于,我仿佛看到戒指内自成了一片小世界,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东西。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戒指内的物件却更加清晰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它们一个个静静的悬在半空,首当其冲的便是一个红色的玉质小瓶。

出来!我心念一动,那红色玉瓶便出现在了手中。

姑娘刚才似乎都站累了,看我总算拿出了玉瓶连忙站了起来。

我打开瓶塞,倒出了一粒药丸,也是红色的。正常情况下,我是不会乱吃东西的,尤其是药,毕竟是药三分毒······可如今我都死了,总不能被毒药再毒死一次吧?所以便一口吞了下去。

而后我们便继续向前行进,总算是来到了奈何桥的近前。

虽说是近前,但是估计距离那上桥口也还有个几百米的距离要走。可是桥口的那座石拱门却是已经看不到上面的字了。而今才发现,这石拱门足有百丈高。

在我们前面大概十米不到的距离,有一条河,十几丈宽的样子,看不出里面的河水是在流动还是静止,但却散发着无比阴森可怖的死亡气息。估计就算是鬼碰了那水一下也得立马烟消云散。

我心想,这八成就是冥河了,里面的水八成就是黄泉水。

不一会,河的对岸慢慢飘过来了一艘船,应该是摆渡船。反正我也没看清楚具体这船是什么样的,就被人给挤了上去。

恍恍惚惚的,不一会又被人挤下了船。却发现周围的景物却已经大变样。

过河之前,对岸的一切都被笼罩在浓浓的迷雾之中,过了岸,却发现刚刚对岸的一切却全都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屋舍。

周围的那些鬼魂也都和方才大不一样了,一个个都是长吐了一口气,渐渐开始聊起天来?

恩?怎么回事?又能说话了?我心想问个究竟,就要把手往那姑娘的怀里塞去好继续心电感应······却被一巴掌打掉(我发誓我当时是为了交流才伸出的手!)。

她淡淡的说:可以正常说话了。

啊?哦····我讪讪的缩回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心说刚才一个劲把人家手往自己怀里塞的人有不是你了。

这时,一个老爷爷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伙子,行啊你,真是做鬼也风流,可惜你年纪轻轻······

那人话没说完,那姑娘便把我拽走,严肃道:戒指里有个斗篷,下桥后披上,找个地方躲起来!听懂了么!

我点了点头。

待会儿上桥后,一定一定不要东张西望,不要说话,不许有任何表情!听懂了么!

这时,一声巨响,石拱门之中走出来了两个巨人,一个牛头人身,一个马头人身。都足有五六丈高,周围霎时间又回归一片寂静。

牛头:想投胎的排队上桥!

马头:不想投胎的排队听候发落!

周围人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显然众人都不明白为啥还有想投胎和不想投胎的?

牛头马面显然是见惯了,于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入六道轮回,除过奈何桥还要过十重门,以检验你们此生诸般业力与德行,用你们听得懂话来说就是一次年终绩效考核,你们生前要是好人多做善事,自然投胎为人,而且还可能是富家子弟。要是德行稍差,可能就进个普通家庭,以此类推。要是十恶不赦的,入畜生道都是轻的,可能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甚至是直接销户。我们本着慈悲为怀的心态给那些恶人准备了一条后路,就是在这冥界修行,其实就相当于坐牢,劳改,要是千八百年过去以后心性有所改善,还可以重入六道。所以你们自己考虑好了。

果不其然,还真有一小撮人低着头无奈的走到了马头身前排起了队伍。

我回头望着外面连绵不绝的小房子,那些人一个个形容枯槁毫无生气,大多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或躺在那儿,眼神无比空洞,看来无尽的岁月过后这些人的心智早已被磨灭了。我匆匆一瞥便不敢再看,生怕自己也变成那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