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张步凡林雨晨全文免费阅读-张步凡林雨晨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27 19:32

张步凡林雨晨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张步凡林雨晨是白语黑所创作的小说《双面女婿》中的人物,张步凡林雨晨小说精选:海市林家别墅正被一位不速之客搞得鸡飞狗跳一个蓬头垢面的邋遢少年盘坐在沙发上,饿狼般抓着牛排大口往嘴里塞,间隙还往嘴里大口大口的灌着干红,一边舔着手指上的余味打着饱嗝。

双面女婿
推荐指数:★★★★★
>>《双面女婿》在线阅读>>

《双面女婿》精选章节

海市林家别墅正被一位不速之客搞得鸡飞狗跳……

一个蓬头垢面的邋遢少年盘坐在沙发上,饿狼般抓着牛排大口往嘴里塞,间隙还往嘴里大口大口的灌着干红,一边舔着手指上的余味打着饱嗝。

你看你还满意么?可以把婚书给我看看吗?李管家陪笑道。

城里的东西还没俺姨做的窝窝头好吃,还有这饮料都过期一百多年了,真能糊弄俺!少年不满的嘟着嘴。

一旁的李管家与女佣纷纷脸色难堪,林家在海市可是纳税龙头大户人家,即便市长前来做客都礼尚有加,女仆们纷纷低声议论着这少年是什么来头,如此放肆却又被管家如此重视。

没吃饱,再给俺来一盘牛肉,谢谢恁!少年意犹未尽的抱着盘子舔着盘底,而后从裤兜掏出一包皱巴香烟,点燃,肆无忌惮的吃着喝着抽着,眼眸中充满狡诈的望着管家。

李管家脸色越发难堪,可也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这小子自称是林家女婿,并携带婚书,那婚书看起来不像是假的,这些年前来冒充林家女婿的也见过不少,但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只能等夫人回来了!

正当众人无奈的忙前忙后伺候少年时,别墅外传来了一声车鸣,管家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匆忙赶出去迎接。

夫人,您可回来了!李管家打开车门后仿佛看到救星一般。

着急忙慌的叫我回来,几十岁的人了跟孩子一样毛毛躁躁的,一个臭要饭的都打发不走,要你有什么用?何婉不满的责怪着管家,见管家一脸的尴尬,只好跟随着他先回到家中。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何婉顿时愣住了,她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门,她心爱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无赖少年,正肆无忌惮的抽着烟,毫无吃相的啃着牛排,还将烟头丢在珍贵的红木地板上!

李管家,你最好给我个解释!何婉愤怒地吼道。

李管家为难的挠了挠头,正想解释时……

只见一道身影瞬间从沙发上蹿了下来,少年眼眸放光的丢掉了手里的食物和香烟,趁林夫人没反应过来,大力的拥抱住了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委屈道:林婶,俺终于见到恁了!

何婉站在原地浑身僵硬,反应过来后浑身气得瑟瑟发抖,脸色也越发的阴沉下来!

少年还将鼻涕擦在了她昂贵的外套上,她猛地推开了少年,将其推倒在地后扭头对李管家怒斥:这是哪个洞钻出来的兔崽子,他会是张家后代?

少年从地上哀怨的爬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了一纸婚书拍在了桌子上说道:林婶你怎能忘了俺,小的时候您还抱过俺呢,俺屁股上有块痣您还记得不?

说完少年坏笑着转身扒起裤子,雪白的屁股都露了一半了,周围的女佣害羞的忙尖声大叫捂住了眼角,李管家忙苦笑着阻止了他,少年也没有坚持,随意抓起桌子上的鸡腿继续啃着!

何婉见到桌上的婚书时,急忙走上前去拿起仔细的看着,眼眸中越发的惊愕:你真是张言鸣的孩子张步凡,你怎么现在才来?

张步凡见何婉看完,匆忙一把夺回了婚书,小心翼翼的拍了拍上面的灰,藏宝贝般塞回内兜。

自打俺爸妈出车祸后,家里所有的钱莫名其妙的被法院收走了,俺无处可去,是俺家保姆阿姨收留了我,她现在过世了,俺这几天也曾去林氏找过林婶,不过保安不让俺进,俺只好拿着婚书来找恁家了!张步凡委屈道。

何婉眼眸掠过一丝烦躁,她确有吩咐过保安,事关张家之人均不见,想当年张家落魄,不少与之有关系的穷亲戚都来寻求帮助,仿佛一帮刁民无赖,但她没想到终究没躲过去。

傻孩子,大概是保安认错了吧,你可是林家的女婿,婶婶不见谁也不能不见你啊!何婉强颜欢笑道。

我就知道婶不会不认我的!张步凡听到女婿这两个字时更加兴奋了,脸上笑开了花。

唉,只可惜你叔叔一年前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你父母也遇到了意外,当年订下婚约的大人都已不在世,婚约的事咱以后再说,你有什么困难婶能帮上你的一定帮!

何婉只想快些打发走他,于是从钱包掏出了一沓钞票,足足一万多:你看这些钱够你生活一段时间了,你给我个卡号我回头再给你打一大笔钱!

张步凡眼眸绽放出了精光,拿起那沓钞票衡量过后摇了摇头,将钱放在桌子上苦笑道:婶婶您这是打发要饭的呢,您是不是忘记了当年的约定了?

约定?

何婉微微一愣,当年制定婚约的是她丈夫与张家父母,但她丈夫一年前突发心脏病过世,具体事项她却不知晓,只能看向一旁的李管家。

夫人,当年先生确实与张家有约,林氏十年前遇到危机,张家变相慷慨解围,并入股千万与先生立下一纸婚书,这笔钱全当聘礼,倘若他日林家若觉得不妥,待张步凡成年后交还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便可!李管家苦笑道。

何婉皱着眉头思虑着,张家的千万入股在当时虽说是一笔不菲的数字,但如今的林氏可不比以前,现在那笔股份早已翻了几十倍,且林家在林氏除了散股也仅有百分之五十一,若是分出去百分之十五,林家可就遇到大麻烦了。

何婉衡量过利弊后,心下知道必须破财免灾了,对付这种妄想不劳而获贪婪的人,只好喂饱他,于是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快速的写了一大串数字。

凡儿,先前是婶婶不知道约定的事情,既然张家于林家有恩,你看这是五百万的支票,足够你花一辈子了,你看可以吗?何婉微笑道。

张步凡拿着支票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立马就要答应了,但眼眸中再度露出一丝的贪婪,故作犹豫起来。

何婉眼眸落出一丝厌恶,便笑着再次推动道:凡儿,你也知道当年婚约就是个借口,你父亲当年也是这个意思,我可以再为你购置一栋别墅,在托人帮你安排一份好的工作,可以把婚书给我了吧?正所谓知足者常乐……

就在此时,别墅外传来开门声,女佣匆忙出去开门,并对何婉忙说道:两位小姐回来了!

林家千金林雨清与妹妹雨晨嬉笑着推开门,当她们开门的一瞬间,直接懵了!

满屋的烟酒气,地板上丢着一堆烟头与骨渣,母亲正与李管家立在桌前,态度和蔼,沙发上却坐着一位目无尊卑的邋遢少年,面前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张支票,何婉似乎在赔笑劝说他。

林雨清身穿一身洁白的长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在肩侧,完美的容颜和水汪汪的大眼睛,沙发上那个无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浑身赤果被看光了一般,脸色越发的阴沉冰冷。

妈,这个无赖是谁啊,该不会来是敲诈的吧,保安呢?要我报警吗?林雨清还呆滞在原地,而林雨晨急忙跑到何婉旁边,抱着她的胳膊低声说道。

何婉急忙用眼神剜了她一眼,暗骂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急忙示意她不要胡乱说话!

何婉怕生出变故,忙对张步凡笑劝道:凡儿,你看你就收下婶婶这五百万好吗,婶婶的条件对你不亏的,你还在犹豫什么呢?把东西给我吧!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林家向来不是别人撒野的地方,要么开价要么拿钱滚,否则!林雨清大概猜测出,这可能使以前的债主,于是缓步上前冷漠的说道。

林雨晨亦要破口大骂时,只见张步凡一脸认真的走向了林雨清,呸在手中一口唾沫用手理了下头发!

张步凡轻咳轻嗓后,眼睛几乎要钻进林雨清的山峰中:咳咳,其实胸不胸的……呸!其实钱不钱的不重要,俺以前就听说过,海市林家有两大美女,追求者都排到了岛国了,果然是真的,恁就是我未婚妻吧?

你!

林雨清脸色阴沉气的胸脯微颤,她可是从未遇到过有人敢如此轻薄她,更是毫不加掩饰的盯着她的胸脯流口水!

妈,未婚妻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该不会把我姐卖了吧?我姐就值这么点钱?林雨晨急忙对何婉追问着。

李管家见状只好将真相告诉两姐妹,林雨清听闻后心都凉了!

林雨清看着张步凡都恶心,想到和这种人结婚自己一辈子就毁了,望着祭台前父亲的灵牌,咬着唇狠狠道:爸,您真是糊涂啊,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这样的无赖!

唉,既然林妹妹不愿意,那婶婶还是把股份还给我吧!张步凡眼眸闪烁着狡诈笑道。

凡儿,你看咱有话好说嘛,强扭的瓜不甜,那股份给你你也不懂得经商,不如拿了阿姨的钱对你更实惠不是吗?何婉犹豫后咬牙说道。

嘿嘿,俺不懂这个大道理,但俺就是想强扭个瓜,甜不甜的不重要!张步凡慵懒的瘫了瘫肩膀。

曾经在海市辉煌过的张家怎么出了这么个无赖!所有人都在这般想着,张步凡的油盐不进耍着无赖,房间内所有人脑门都布满了黑线,甚至还有人想去打他!

能不能给我看看婚书,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我妈傻我可不傻!林雨晨大步走上去愤怒的说道。

张步凡拍了拍脑袋晃了晃头嘟囔道:刚才喝的什么东西,脑袋好晕……

张步凡脸色熏红的打着酒嗝将婚书掏了出来,大方的拍在桌子上炫耀说道:俺是老实人,不会骗恁的!

林雨晨急忙拿起打开后仔细的看着,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但随后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你就凭这一纸婚书就要娶我姐,要我林家股份不成?

俺爹活着是可是说过,凭这婚书就能讨到海市最漂亮的媳妇,或者得到一大笔钱!张步凡挠了挠头憨厚的笑道,颇像一个小人得志的无赖!

那就好!

林雨晨冷笑着直接将婚书撕了个粉碎,张步凡的酒瞬间醒了,呆滞站在原地望着满地的碎片,房间内鸦雀无声,只有张步凡心碎的声音……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