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易星辰殷木华小说唯我独尊魔劫变-易星辰殷木华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5 15:06

《易星辰殷木华》小说叫做《唯我独尊魔劫变》,是一剑江湖向天笑的一本长篇小说,易星辰殷木华小说主要讲述了:在这神州大地之内,万千心魔凝结成气,引导天地之局势,人妖大战,天宫异变,幽魂巫鬼,究竟是魔道吞噬天地,还是正义取杀邪魔,且由这魔劫变来道个分说

小编推荐:
《帝道至尊》《大地兽皇》《万古剑尊楚云》

精彩节选:

神州瑞和八年七月三日午夜时分,凤鸣山卧虎崖处,突现神光,神光所及之处,一片七彩盛景,在这方圆百里之内,无人不见,无人不知,茫茫黑夜神光犹如神柱直插云霄,天际之间星河灿烂,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神柱周围凤凰齐舞,百鸟争鸣,更有满天祥瑞飞雪,晶晶莹莹,缓缓落于山体之间。

凤鸣山卧虎崖本是一段石头山体,山体本无草木,到处显现出一片颓废破败之景,然雪入山峦,只顷刻间便是绿树成荫,百草丰茂,花香扑鼻,不久见那天降银河飞瀑而下,水流之声犹如雷鸣之音,声声震耳。

青山环抱,绿水长流,一切不可思议的场景都在那一刻奇迹般的出现了。

不过,七彩神光仅仅只存在了一刻钟的时间,便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只是神之盛景,奇异非凡,在这短短的几日内,这个天大的消息,便已在神州之内遍地开花,到后来,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是盛景所至,修界之内为之振奋,此乃天降祥瑞,却与那旷古传说不谋而合,神光所至必有神器现世,对于浩瀚修界,修法之人来说,此等绝佳良机,又岂能白白错过。

为得神器,修界各派人士,不辞辛劳,在短短几日内便是蜂拥而至,来者各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那成名已久修界泰斗级的人物,也有那浑水摸鱼的宵小之辈,只是未进凤鸣山,修界各派便已是大大出手,轻者伤残,重者毙命,沿途之中,各种打斗层出不穷。

然,这边争斗不休,却有那清闲之人依然居于山林之间,闭门不出,与那青山绿水,奇珍异兽做伴共处,到也是乐得自在。

纵观神州,人妖共处,只是方今天下,人族大兴,妖魔败逃,在这浩瀚神州之上,早已消失觅迹,据典籍所记,也不过了了几支孤单势力尚存人间,但星火之光,怎能与日月争辉,在这人族盛气凌人之际,妖族却也是避其锋芒,休养生息,只在那世外桃源,过着逍遥自在的神仙生活。

只是神器出现,此等扭转乾坤之神兵,自是人人忌惮,却也是人人想将其据为所有,妖族自然也不例外。

由此在看妖族,天降神兵,自是喜出望外,其中有两支稍微强大的妖族势力,均有派出弟子求取神兵,一时间神州浩土之上,群雄并起,风云色变,神器之影,迷乱人间,却也是乌烟瘴气,混乱不堪。

乱战之后,烟波归于平息,只是这上古神器却由当时巨力门阀清水山庄所得,得此神器清水山庄如日中天,之后在长达三百年的时间里,依靠此等神器,清水山庄代代武力超群,凌驾于修者之巅。

......

圆月高照,星光璀璨,晚风习习,树影婆娑,适逢盛夏时分,神州大地一片郁郁葱葱,充满朝阳之气,但在这天葬山碧幽洞中,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

碧幽洞,这是天狐族类栖息的地方,只因千年前人妖大战,人族大胜,妖族败逃,天狐族类被迫逃逸于此。从此,已仙法破洞斩石重建家园,只是碧幽洞中常年冰封,寒气逼人,若非有天狐精血,绝非能在此容身。

夜幕深沉,在夜色的伪装下,一缕白烟忽而落于山林之间,而后化为白狐已电光火石的速度向前疾驰而去,行不多久,在它前方出现了一大片迷雾,迷雾之中忽明忽暗,时虚时实,白狐竟是一跃而入,之后便消失于山林之间。

迷雾中,与这外边坏境却是大不相同,只见通往前方有一条非常迷人的小道,小道两侧鲜花整齐排列,红黄蓝绿,各种鲜花层层叠叠,争奇斗艳,远处有云霞缭绕,飞鸟啼鸣,广阔原野放眼望去,绿草悠悠,随风荡漾。

此等佳境如痴如醉,那白狐一路疾驰,丝毫未被眼前景色吸引半分,当来到这条小道尽头的时候,眼前突现一座悬崖峭壁,抬眼望去峭壁高约千丈,山体如鬼斧神工,陡峭异常。

只见那白狐停在原地,伸出毛茸茸的狐爪,仅向前面这么轻轻一伸,便见一圈荡漾碧水出现在眼前,水波粼粼,似在流动,只是如此悬空确是滴水不落,其中原因却不得而知。

白狐身入碧水,在顷刻间便与它融为一体,之后碧水消失,山体突兀,那白狐已通过一个神奇的通道,进入了山体的内部。

刚入山体,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山洞入口,入口上方刻有文字,只见那清晰的红色古篆赫然映出三个大字“碧幽洞”。

踏着轻盈的步伐,白狐走入碧幽洞中,可刚入洞府,便是寒气流转,冷风瑟瑟,此刻见那白狐身体竟有了异样的变化,霎时白狐全身被白芒笼罩,只顷刻间,它的形体竟然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白芒之中,白狐身体快速蜕变,待到白光消失的时候,眼前竟现出一位清秀文静的白衣女子,女子肤如白雪,翩若惊鸿,面容秀美,摇曳生姿。只见那女子微微一笑,径直向前走去。

碧幽洞中,雄伟壮阔,高约百丈,宽约千余丈,有各色彩色晶石诺列分布,红黄蓝绿,色彩斑斓,且在灯火的映射下,莹莹发光,透出珠宝之气。洞内,分大小各异洞穴千余座,洞穴之外皆有名称。

白狐沿着这条冰制大道,一直向前走去,看那漫漫冰面不见尽头,地面光滑明净,就是连人的样貌,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在向前走,远处各色弧光飞驰飘舞,犹如幻境,尽显奇妙。

穿过千余洞穴,刚行不过百步,便见眼前出现冰制的层层阶梯,一直向上观去,冰雕肃穆,冰柱雄立,且看那冰砖冰瓦,整整齐齐,晶晶莹莹,闪闪发亮。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建筑,只是一切皆为冰造,与那人世间普通房屋到是相差千里,但观此冰宫,亦是宏伟非凡,大气磅礴之势丝毫不减。

女子踏上阶梯,来到宫门之外,此刻那宫门两侧站有两排侍卫,手握巨斧,体形健硕,异常魁梧。只是当他们见到这女子的时候,到是满脸喜色,尽显殷勤。

还未踏入宫门,便见一身黑袍装束的男子向这边走来,他的面部被黑色连衣帽遮挡了大半,脸部裹有绷带似的黑色条带物,整张脸似乎就像一个硕大的粽子,仅仅露出一张嘴巴,而他的眼睛因为帽檐的关系,也是难以瞧见。

此人,姓吕名伯良,天狐族狐母座前护卫,而且天赋异禀,聪明绝顶,更是天狐族当之无愧的智多星,天狐族但凡有大事发生,狐母必要采纳此人意见,因此吕伯良在天狐族内的威望颇高,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从始至终,从来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而关于他的来历究竟是否天狐族类就不得而知了。

吕伯良与女子碰面,拜礼道:“四公主,十年未见,敢问可好?”

女子伴着笑容,行礼道:“呀,是吕叔叔呀,侄女这厢有理了。”

吕伯良连忙伸出双手将女子扶起,说道:“四公主大礼了,我吕某不过一名护卫,哪敢接受您这番大礼,此番公主出师归来,狐母陛下让我在这里迎接与您,您这便跟我来吧。”

女子点点头,微笑道:“吕叔叔那您前边带路吧。”

吕伯良前方带路,女子紧随其后,一同走入了这高达宏伟的寒冰大殿。

刚入大殿便见殿内冰柱诺列,冰柱之上,刻有冰雕,而这些冰雕并不是那些龙腾虎啸,凤凰展翅,只是白狐环抱,祥云飞舞。宽大的水晶地面,高悬的冰雕装饰,两侧墙壁之上,皆有山河之图,图文中山水草木,花鸟鱼虫,处处透出盎然生机。

只是大殿之内,冷冷清清,寒气环绕,此刻女子站于大殿之中,向着殿内那冰雕玉座,喊了一声:“母后,孩儿回来了。”

吕伯良微微一笑道:“四公主,您先在这里暂等片刻,狐母陛下马上便到,属下这会儿还有事情要去办,先行告退了。”言罢,吕伯良转身便离开了大殿。

女子望着他的背影呆了片刻,继而自言道:“还当真有趣,这十年没回来了,怎么都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母后此次招我回来会有什么大事?”

思索之时,大殿之内突然一阵颤抖,瞬间是红光飞舞,绿芒激射,以她为中心,在这半空当中竟是出现了一排排坚冰,坚冰如刃,锋利无比,正是寒光鄙陋,虎视眈眈的凝视着女子。

接着,坚冰旋转,发出刺耳的金属声音,在一阵摇摆晃动之后,所有坚冰突然一拥而上,径直射向女子。

女子见状,反倒显的异常镇定,就在坚冰飞来之际,只将将双手合拢,心念口诀,顿时身体周围现出一圈白芒,白芒虽是薄弱,却有惊天之力,这些坚冰刚刚与之接触,便被生生折断、破碎,待等所有坚冰落地之际,女子又是这么轻手一挥,所有碎冰立刻化为粉末。

坚冰虽已除去,但事情似乎并未完结,只见这大殿之内,突现三大巨人,巨人身穿黑色铠甲,头戴黑色头盔,手握数米擎天巨斧,身形魁梧,足有三丈来高。

见此巨人,女子面不改色,微微一笑,右手只是这么轻轻一挥,便见手中突现一把晶石长鞭,长鞭为节状,如同水晶晶体,节节闪亮。如此,她手握长鞭,向着这三大巨人身体猛然抽打,但一连抽打数十下,却见巨人稳如泰山,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就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这长鞭的击打更像是给他们挠痒痒一般。

抽打过后,这三个巨人开始移动身体,虽是体形巨大,但行动如风,只见那手中擎天巨斧已惊天之势猛的向女子砍击,而女子则身形翻转,在这大殿之内,不停跳跃飞驰,几经大战,彼此却是不伤分毫。

突然,女子飞身落于三巨人身后,只见她长鞭一挥,一股强大寒流猛然抛射,只在那刹那间便将三巨人身体冻的结结实实,一时间如同冰雕,在无了移动迹象。

就在这时,突然从那冰雕之内传来纤细的声音:“小妹,快帮姐姐解开,我们只不过想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何必这么当真呢?”

女子收回长鞭,随后向这几尊冰雕走去,之后在来到它们身边的时候,围绕转行了好几圈,接着竟是发出“格格”灿烂的笑声,笑声如山涧清泉,缓缓流淌,雾中荷香,幽然不息。

笑过后,那女子又是双手叉腰,撅着个嘴,说道:“我说几位姐姐,怎么我走了这么久,你们这功力还是没什么长进,母后让你们好好练功,看来你们又偷懒了吧!今天那,先把你们在这冻上一冻,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偷懒。”

“昂?!”听此言,那冰雕之内竟是传来三位女子讶然之声,一时间三女七嘴八舌说了一大通的话,但归结还不是想让那女子将她们放开。

尽管如此,那女子只是坐到一边,格格笑个不停,似乎把这当成一种娱乐,显得异常开心。

三女见女子古灵精怪,有意抓弄她们,一时间没了办法,便听一女委屈的朝那玉座,喊道:“母后,您看四妹,把我们冻成雕塑,那有多难看呀!”

“母后?”顿时,女子忙的向后看去,这是才发现那玉座之上,开始凝结雾气,雾气接着现出人形,在过片刻便见一衣着华丽的女子坐于玉座之上。

她头戴玉冠,长发低垂,柳叶弯眉,高挑鼻梁,不施粉黛亦是楚楚动人,身着白色华服,华服之上龙凤呈祥,祥云飞舞,且是金丝勾勒,惟妙惟肖。华服之外鸟羽裹身,丝带搭肩,柔柔美美,尽显雍容华贵。

但就是这样一位面相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子,却被尊敬的称呼为母后,若非养颜有术,便是有非同一般的功力和仙法,以保容颜不老,青春永驻。

展开内容+
  • 易星辰殷木华小说 截图1
  • 易星辰殷木华小说 截图2
  • 易星辰殷木华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