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方恩典范钧刚小说全文目录-一纸合约总裁宠妻请低调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4 22:01

方恩典范钧刚小说叫做《一纸合约总裁宠妻请低调》,这里有一纸合约总裁宠妻请低调全文在线阅读!方恩典范钧刚小说精彩节选:范钧刚瞪着眼来回在方恩典和那个小男孩的脸上穿梭,方恩典有孩子了?这么多年不见,她居然……有了孩子。

一纸合约总裁宠妻请低调
推荐指数:★★★★★
>>《一纸合约总裁宠妻请低调》在线阅读>>

《一纸合约总裁宠妻请低调》精选章节

但见他优雅的坐在老板椅内,装修漂亮且空间庞大的总裁办公室,足以体现出他的身份和地位。

他交叠着双腿,手肘支在光滑的桌面上十指交叉,“我听我的助理说,方小姐似乎很想见我一面,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现在你可以说明你的来意了。”

他的傲慢与自负,充分说明着他对方恩典的嘲弄和鄙视。

可方恩典却并不气馁,依旧保持着良好的修养和脾气,目光无畏的与之对视,“既然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我就不说废话了,昨天你的助理秦先生有找过我,大概意思就是有关于我母亲留下来的那份遗嘱问题。”

“我知道范氏集团最近要兴建一个大型的购物中心,刚好要用到圣心孤儿院的那块地皮。”

“我母亲在去世时留下遗嘱说要把那块地皮过继给你,但前提条件是我们结婚。”

“说实在的,这想法对我来说很荒谬,如果你想要那块地皮我无权反对,必竟那是我母亲的遗愿,但是婚……我是不会同你结的,希望范先生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才是。”

说着,她从他的对面站起身,微微颔首,笑得很礼貌,“我已经说明了我今天的来意,希望范先生不要再为婚礼的事情操心了。”

始终不动声色的范钧刚冷冷一笑,双眸内也含满让人不解的恨意,“你好像很怕我,对吧?”

方恩典的脸色一僵,尔后又恢复一脸震定,“我不觉得。”

“既然不怕,为什么不敢同我结婚?”身后的声音带着几丝嘲弄,“还是你觉得现在的你,已经配不上我的身份了?”

看着他近乎完美的面孔上所流露出来的嘲弄和冷漠,她的心像被什么抽打过似的疼了一下,但很快,她又恢复了一脸震定。

“我知道范氏集团在宝湾北的财势和地位几乎无人可及,也恭喜你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换取了今天的成就,恐怕这背后的艰辛……”

没等她的话说完,范钧刚已经不奈烦的打断她,“方小姐,我们今天的谈话应该不包括叙旧吧?”

她被堵了回来,也并不生气,只是笑着点点头,“对不起,我可能是打扰到你的工作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多做停留了,范先生再见。”

说着,她起身就走,而办公桌后面的范钧刚却死盯着她纤细的背影,一副有话说不出的样子。

“方恩典,我肯给你嫁进范家的机会是你的荣兴,你不要不识抬举。”

“谢谢范先生的抬爱。”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一旦你踏出这道房门,以后你连求我的机会都没有了。”

前面的身影依旧未停,只淡淡扔下一句,“放心吧,这道门,从此后我不会再踏进第二次。”

某个餐馆的门口刚刚发生了十分戏剧性的一幕——

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咪,傻呵呵的迈着优雅的步子正准备过马路,结果这只猫咪被一条看上去有些可怕的黑狗看到,那只黑狗发出呜呜声,似乎有将那只猫咪吞下腹中的架式。

这样的场景若是被好心人看到,定会助那只猫咪一臂之力。

可是周围的行人显然忽略了猫和狗的存在,根本懒得在乎这边的剧情。

但这也并非就说好心人不是没有的,比如十五秒钟之前,当那只黑狗正准备向那只白猫发出第一次袭击的时候,突然一只超大的书包从天而降,准备砸向黑狗。

结果,黑狗被突如其来的东西吓到,转身跑了,那只猫终于有了警觉性,也喵一声逃得飞快。

但不幸的事情却落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比如某辆豪华跑车的主人,此时正怒瞪着自己的后视镜,如今已经被一个不明物体砸得面目全非。

书包的主人——一个身着某国小制服的小男孩顶着一头黑黑的短发,十分抱歉的跑到车主面前,规规矩矩的冲车里的司机先生行了个礼。

“对不起叔叔,我不是故意要砸你的车子的。”

小男孩唇红齿白,一双大眼如精灵般灵动可爱,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对方的车前,将砸到地上的书包轻轻捡了起来。

再回头看一眼那只倒楣的后视镜,此时已经碎成了千万片。

车主——范钧刚脸色难看的瞪着眼前的小男孩,如果惹了祸的是一个成年人他至少还能发发脾气或是找人赔偿,可眼前的孩子,横看竖看,都不会超过七岁。

这小屁孩的家长是怎么管教孩子的?

他眉头深敛,恨不能把这个惹了祸的孩子抓到膝头重打一顿屁股,心疼的看着自己跑车上碎成片片的镜子,这小屁孩肯定不知道,这辆车可是上个月新购到宝湾北的最新型限量版保时捷。

就在他和小男孩相互对峙的时候,一辆红色女士机车从不远和驶了过来,“小旭……”

“妈咪?”

被叫做小旭的男孩脸色一白,硬着头皮迎了过去,直到机车停下,他才嘟着小巧可爱的嘴巴,指了指身后的名贵跑车,“对不起妈咪,我刚刚惹祸了。”

后面坐在车里的范钧刚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居然会这么坦白,正常孩子惹了祸,不是吓得哇哇大哭,就是给自己找无数个借口和理由为自己脱罪。

可这个小男孩却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一时之间,他倒是有些崇拜起教育他的父母,把孩子培养得这么有责任心。

而骑在机车上被叫做妈咪的女人此时摘下头上的安全帽,之后带着一脸歉意向跑车这边走来,“对不起这位先生,我儿子他……”

话说到这,所有的语言都被硬生生吞入腹内。

就连坐在跑车内的范钧刚也被眼前的事实打击到了,“方恩典?”

她笑得极其难看,硬生生的向车里的男人点了点头,“真……真巧啊范先生。”

范钧刚瞪着眼来回在方恩典和那个小男孩的脸上穿梭,方恩典有孩子了?这么多年不见,她居然……有了孩子?

她老妈以前是育幼院的院长,搞不好……这孩子是她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可是……再仔细一看,那小子的五官轮廓与方恩典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