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猎明唐卫轩桂百枝-猎明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2 18:19

《猎明》小说的主角是唐卫轩桂百枝,猎明是由作者妄语臣所写的一本历史小说,猎明小说讲述了:大明的锦衣卫与忠勇将士、朝鲜的僧人与青楼义女、日本的忍者与武士,共同激荡在四百多年前的东北亚战场上,尺寒锋开天地,一腔热血为谁流。

小编推荐:
《风云》《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天人图》

精彩节选:

大明万历二十年七月鸭绿江边义州城。

作为大明和属国朝鲜二百年来的天然国境线,鸭绿江两岸青峰耸立、风光旖旎,江水蜿蜒曲折,急流险滩不断。站在江水东岸朝对岸望去,便是天朝大明的地界,而东南方的这座义州城,则是朝鲜属地。

不过,这义州城虽是朝鲜之地,但此时,却正有一队衣甲鲜明的大明官兵,在城外巡岗。无意之中,顺便来到这江边,朝西眺望。

说到这队大明官兵,其实也是上个月刚刚随辽东参将戴朝弁过江,临时进驻义州城的。

不久前,大明朝廷接连从各种途径得到奏报,倭国日本突然大举入侵大明的属国朝鲜,本以为是疥癣之疾,朝廷众臣也就未加留意。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十天内,朝鲜三大都城——汉城、开城和平壤,居然先后接连失守。朝鲜八道的千里之地,几乎全部尽丧敌手……

接到朝鲜君臣接连送来的败报,惊骇之余,大明朝廷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由于明军主力正分散各地,不少尚在西北宁夏忙于镇压当地的叛乱。

于是,朝廷便决定先暂调辽东参将戴朝弁,和游击将军史儒的所部兵马,先行入朝支援。

而这队正在江边巡城的官兵,便是隶属于辽东参将戴朝弁的。戴朝弁所部与游击将军史儒所部的兵力合在一起,大约一千余人,因为兵力有限,其主要任务也只是保卫从汉城、平壤一路避难到此的朝鲜王室与其诸位大臣。至于何日继续进兵,则一直还在等待命令……

就在这队官兵流连鸭绿江岸边的景致之时,从江对岸的大明方向,忽然由远及近、卷起了一片烟尘。官兵们抬头望去,登时一阵欢呼。要说此类场景,可是见得多了,远远看烟尘,就知道来的必定是大队的骑兵。看来,众人一直等待的后续大明援军,终于到了!

见状,为首的领队军官一边遣人赶紧回去报信,一边率队快马奔至岸边渡口,组织起船夫艄公们,迅速将渡船集中到对面的西岸,好迎接大明援军渡江。

待得大队人马开始过江之时,辽东参将戴朝弁和游击将军史儒二人也已得到消息,立刻整兵披甲、赶至鸭绿江边,列队迎接。

只见第一批过江的渡船一靠岸,踏板也才刚刚放下,已有一骑当先跃马下船。马上之人一身戎装,乃是大明高级武官的衣甲。胯下驾着一匹健硕的全黑铁岭挽马,身后一队衣甲明亮、膀壮腰圆的侍卫紧紧拱卫,身后的亲随当中正擎着一杆大旗,上书“左军都督辽东副总兵祖”几个大字。

待人马纷纷跃至岸上,加上其背后几十条渡船、载着数千甲士骑兵正在一同渡江而来,在列队于江东岸的众多闻讯前来围观的朝鲜百姓看来,不禁感到一股黑云压城、风雨欲来的威猛气势!

而此时,戴朝弁和史儒二人,也已立刻迎上前去。双双下马拱手,躬身行礼道:“属下见过祖大人!”

率军渡江、入朝来援的,正是大明辽东副总兵——祖承训。

祖承训熟练地带住胯下的坐骑,见戴、史二人身后的出迎队伍旌旗飞扬、人马齐整,不禁捋了捋一把胡子,微微一笑,在马上侧身还了个半礼后,说道:

“这一个月来,戴、史二位将军辛苦了!祖某已带四千辽东铁骑渡江前来,这次,定可尽逐倭寇贼兵,早日克复友邦社稷!”

言罢,即由戴、史二人引导着,率领大军开始入城。原先预定巡城的戴朝弁所部,则继续在岸边列队,引导源源不断上岸的辽东铁骑,进驻义州城。

粗粗张望一下,上岸的大明官兵,基本都是辽东军的铁骑,说起来,这也是戴朝弁所部在辽东驻守时的友军,平日见惯了的,彼此都穿着相同的大明辽东军号衣,算得上是一家人,相互看着也是非常的亲切熟悉。

但,随后上岸的一行人马,其装束就显得非常的扎眼!

只见一行人马,约有二十几人上下,个个衣着华丽鲜艳,腰上挂的是绣春刀,脚上踏的是黑色官靴,个个面色冷峻、神情高傲。队列看上去也略有些散漫,和深色盔甲、队列严谨的辽东军站在一处,一眼就能看出区别。

当先领队的一名军官,衣着尤其特殊,竟是一身鲜艳的飞鱼服!岸上众人无不瞩目,随大军前来的,竟然还有这样一队——锦衣卫!

跨着高头大马,衣着鲜亮的锦衣卫们,却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万众注目的感觉。在一片夹杂着欣羡、疑惑、还有少许嫉恨的复杂目光中,趾高气扬地随着大队,缓缓开进了义州城。

这义州城作为边关,原本即便不如汉城、平壤等都市,也应修筑得坚实宽阔。只是,大明与朝鲜承平二百余年,往来的尽是些商旅使节,几乎从未见过刀兵,因此这城池久未修缮,略显破旧。不过,道路倒是修得是笔直宽阔,大队骑兵也可畅通无阻。

目前义州城中不仅有朝鲜国王、宗族大臣及眷属,还有不少向北逃难至此的难民,加上上个月进驻的戴、史二人所部,本就不大的义州城已经被挤得爆满,基本不太可能再容下这新来的数千人马了。

经过朝鲜方面的一再协调,除了负责守卫城池的军士外,大队人马暂在城外驻扎。而几位将领的亲随侍卫则随着将领们住在城内。当然,这一小队锦衣卫,虽然官职不怎么高,却也是安排在城内的上宅安驻。

唐卫轩,年方二十,乃是锦衣卫的新入校尉。因刀马娴熟,这次一同奉命、跟着领队的锦衣卫亲军都督府北镇抚司百户——史从质,从北京城一路赶至辽东,随着祖承训所部出征朝鲜。

要说领队的史从质,身为锦衣卫百户,按照大明品级,仅仅是正六品,和祖承训的左军都督副总兵职衔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只是,锦衣卫作为大明皇帝直属的亲军内卫,一向有专辖自统之权,倒也无人敢轻易招惹。

祖承训对史从质这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百户,也是一直保持着应有的礼节,但似乎也没太在意这一小队人马。毕竟,麾下的辽东铁骑威震漠北、扫荡辽东、久经战阵,又有数千之众。这二十几个京城中养尊处优的锦衣卫,又能在战场上有多大作用?所以,除了重要的军事会议通常会邀请史从质列席以外,其余诸事也不再过多理会,只要不碍手碍脚,便任其自行其事。

刚刚加入锦衣卫没多久的唐卫轩,自然不太清楚这些事情。只是看到这关外的风光和中原京城实在是大不一样,兴奋之情,不禁溢于言表。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也从未像此刻这般强烈。

久驻边关、饱经战斗的辽东铁骑,虽然看起来土里土气,但那饱含杀气的眼神和气势,究竟是完全不同于京城里那些华而不实的京城卫戍军。

这一切都让年轻的锦衣卫胸中激荡不已,男儿志在四方,忠君报国,建立一番千古功业,或许就在此役!怀着这样的心情,唐卫轩等一干年轻锦衣卫们,终于等来了几日后大军向南开拔的命令。

根据前几日斥候送回来的快报,倭国日本的军队在攻占平壤后就再也没有了新的大动作,数量不明的日军就龟缩在平壤城内,再也不敢北进一步。

祖承训听罢斥候的报告,更加确信这是因为敌人畏惧大明天朝的国威,更是慑于辽东铁骑的兵威!看来,莞尔倭寇早已吓得心惊胆战,不敢露头。不趁此时狠狠修理一下这些远道而来、连战数月后早已筋疲力尽的倭国蛮夷,立下克复平壤的大功,更待何时?!

因此,带足了马匹军械,点齐了麾下三千精锐铁骑,祖承训随即列兵于义州城外,正式誓师出征!这一日,义州城外,满目旌旗翻滚,鼓声雷动,响彻原野,几乎遮盖了阵中往来奔驰、整队喝令的校官们的口令声。

三千辽东军铁骑精锐,整装待命,兵戈碰撞,日光照射下,三千甲胄反射出一片明亮,想必于百里之外观之,也会为之动容。

这样的军容,不仅让在一旁为辽东军送行的朝鲜重臣们纷纷点头,也引来了不少聚在远处围观的朝鲜百姓的一阵阵欢呼。一败再败、一退再退的他们,早已期待着天朝大明的军队,可以助其光复失地、重夺河山,而当望着这三千精神奕奕的大明辽东铁骑时,复国的希望之火,不由得更是越烧越旺,欢呼、鼓劲声,也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听着这四周不断鼓劲的声浪,看着这支百战百胜的辽东劲旅,唐卫轩几乎快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之情,只想跟着大喊一句:

“此战必胜!”

阵阵震山动地的马蹄声中,大军以戴、史二人所部一千骑兵为先锋引导,祖承训自统中军一千,其余一千人马压阵殿后,首尾呼应着,一路快马加鞭,杀气腾腾地直扑向朝鲜北部的心脏——平壤城。

展开内容+
  • 猎明 截图1
  • 猎明 截图2
  • 猎明 截图3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