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文明左雨帆小说最后的探丸郎-文明左雨帆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2 12:18

《文明左雨帆》小说叫做《最后的探丸郎》,是無牙蚊子的一本长篇小说,文明左雨帆小说主要讲述了:探丸郎:最早的杀手组织。在西汉时期一度殆尽,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历经两千余年的隐世偷生,如今遽然现世,只知盛世重现刀剑影,江湖再起腥雨风。

小编推荐:
《老子是马超》《大明恶贼赵期昌》《我和郑和下西洋》

精彩节选:

两支玉臂千人枕,一启朱唇万人尝。脱身晃晃白刃里,杀人滚滚红尘中。从古至今只有两种职业从未消失过,那就是暗娼与杀手。

艳阳高照,无处消遣,文明走进学校的图书馆,想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看看书。可推开门一看,大中午的图书馆竟然坐满了人。

文明摇着头心想:好好的学生不学人家上网来图书馆凑什么热闹,网吧这个行业看来是要走到头了。

文明到处瞄了几眼,看一个角落里有个空位,赶紧走了过去。人是没有,却是一本书占了位置,文明拿起这本“绝版对联”一边随意翻着一边肆无忌惮地环顾四周。

文明心里又想:哎,这群占位狗还学会一本正经的装犊子了。

“你说谁是占位狗呢,谁装犊子呢。”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这声音在文明听来就像倾下半桶冰雪水,让人从颅骨凉到尾骨尖,那感觉说不上来,觉得很难受,又有点小爽,怎么会有又难受又爽的感觉呢,难道这就是贱?文明转过身去,只见一枚高挑轻飘,柳眉皓齿,一束马尾辫,半截牛仔衣,脸上虽有笑容,眉间却带杀气的小妹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鬼步眉头一皱,心中一凛,只是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小妹。

小妹继续说道:“嘿嘿!看什么看,本小姐问你话呢。”

文明笑了起来,便说:“你奇怪不奇怪,你好笑不好笑,我也就在心里骂骂,你也听到了?我看你是在暗恋我吧,一直在学着怎么做我肚子里的蛔虫吧。”

那个小妹气不打一处来:“你在心里骂骂?你问问旁边的人,哪个没有听到,心里骂骂也就算了,骂着骂着还骂嘴上来了,人家大小便失禁,你嘴残也失禁?还暗恋你?呵,也不看看你自己,这鬼斧神工的歪瓜裂枣,暗恋你?哼!”

文明听完扁扁嘴,便问像众人:“我说出来了?”

大家边笑边点头。

合着自己想出了神,说了出来,结果骂了人家。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嘴巴这么厉害,但想想一来是自己不对,出口伤人,二来也没必要和这小妮子一般见识,三来这图书馆这么安静,也不是一般见识的地方。正准备起身走人,谁知道那个小妹冰冷的声音又想起了:“你还来劲了,你个道德低下小痞子,那你说这里不是一般见识的地方,哪里才是,你带我去见识见识。”

文明一听,自己又把心里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赶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妹,刚刚是我不对,不应该乱骂人,还有,我不是道德低下的小痞子,我只是一个心地善良的美男子。”

小妹哧的一声娇嗔的笑了:“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心地善良的美男子。还有,道个歉就算了么。”

文明也笑了:“呵,屁放多了,屎就来了,我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你狗嘴里吐个象牙我看看啊,道歉没用,那你要咋样,来来,咱出来说话,省得你这么聒噪吵了别人。”

“你,你,出来就出来,还怕了不成。”小妹的声音似乎没有那么冷了。

“道歉不行,难道还要赔礼啊,以身相许够不够啊,小妹妹。”文明出去马上一本正经地说。

这个小妮子的脸更红了,长这么大还没人开这么无聊的玩笑呢,赶紧骂道:“你个死不要脸素质低下道德败坏的瘦马猴,本姑娘今天还让你赔定了。”

文明继续堆笑:“还真要以身相许啊。”

“别跟我瞎扯”小妮子明显生气了。

文明继续笑:“那让本大爷请你吃饭?”

小妮子一脸不屑:“和你吃不下”。

文明倒觉有几分趣:“嘿嘿,小妮子,还上路了是吧,本大爷都不想理你才向你道歉,你还没完没了了啊,还要赔礼?你还真像那么回事啊,要不我跪下来给你舔鞋啊。”说完转身就准备走,谁料被一只手抓住了。

文明感觉着这力度,还以为是那小妮子不肯让走,边回头边扯着嗓子说:“小妹妹一”回头一看,竟然是个小白脸,只见这小白脸眉若清风,口含朱丹,指及新葱,脸似玉雕,当真颜可比宋玉,貌可赛潘安,但观其手无缚鸡之力,脸无正阳之颜,估计不是生了十年病,就是找了十年妓。

文明瞪着这双白皙的手说:“干嘛,哥们,我性取向正常。”

刚说完,已经被另外几个大块头团团围住了,然后扔出一句突兀又特平缓的冷冷的话:“你别走。”

语气和那小妮子差不多,但听着一点也不爽,一点小爽也没有。

文明踮起脚双手护着后庭,略显紧张的说:“干嘛,这么多大汉围着我,你们想干嘛。”

那小妮子没好气的笑了:“不干什么,你对着图书馆大声说‘童羽墨,对不起’,我就放过你。”

文明一脸无奈:“我不是道歉了吗,还有你说你叫什么,怎么写?”

小妮子见文明没那么嚣张了,更露出了笑容:“你那不痛不痒没一点诚意的行为能叫道歉吗?我叫童羽墨,儿童的童羽毛的羽墨水的墨。”

文明俯首低腰半膝跪地哈哈大笑,把大家看愣住了。

童羽墨娇眉一怒:“你干嘛,有什么好笑的,有病去吃完药再来给本姑娘回话!”

文明扶着墙摇摇手继续笑着。

小白脸眼神一瞥,几个大汉就把文明架起来了,文明继续笑:“童羽墨?哈哈,有意思啊,童就是小,年轻的意思,羽就是羽毛喽,墨就是黑喽,长黑羽毛的鸟是什么?乌鸦喽!老乌鸦是老鸨,小乌鸦就是妓女喽,哎呀,这谁起了这么喜庆的名字啊,才气外露啊。”

童羽墨早气的满脸通红,一个如此文雅的名字,在他嘴巴里竟然变成了妓女,换哪个女孩子不气得要命啊,想都没想上去就是一脚,憋着通红的脸还继续说道:“依你这种脑残解释,一,就是一个,言就是语言,不,就是不知道,发就是头发,一言不发的意思难道是‘一个语言不知道头发’,傻子吗你?”

文明虽然被架起来了,但这一脚也早被招架开去。另外闲着的两个大汉上来想来两个嘴巴子,都被文明一一挡住。童羽墨气不过,人都要扑上去了。

这时候文明可不想接那什么“一言不发”的话题,反而赶紧叫停:“哎哎,干嘛干嘛,妹子是淑女嘛,别动粗啊,小帅哥也是文明人,大家都是讲道理的好青年,怎么动不动就要干仗呢,何况这里是学校嘛,多不合适。不过小爷现在心情也不太好,歉我已经道了,是不会来第二遍的。还有,能来这学校的不是学习特好就是有钱有势的,你们也不先调查调查我?这朗朗乾坤清平世界,你动不动就要打人,你爸是行长?你爸是市长?看把你们能的。”

文明不想惹事,但这小妮子又揪着不放,文明就想吓吓他们,赶紧走人得了。

只见童羽墨笑了起来,连一直狠狠盯着文明的小白脸也面露微笑,旁边两个大汉开始大笑,架着文明的两个大汉也把文明放下,然后也跟着聚精会神地笑。

文明见状也跟着咧着嘴笑:“行,哥们,大家开心最好了,那我先走了啊。”

转身要走,一个大汉就把他拎了回来,咧着臭嘴说:“小子,我看你哪点都不像,不像学习好,更不像有钱有势的,你倒像天桥摆摊算命的,还挺准,对,这位爷的老爸是市银行行长,这位小姐的老爸是市长。”说着又大笑起来。

文明算是傻眼了,这也能蒙对。

童羽墨接着说:“打,我就不打你了,我也是文明人,但本姑娘今天很生气,道歉不管用了,就像你说的吧,给我跪下来舔鞋。”

文明暗自叫苦,遇上个罗刹,还有个太岁,可不是怕了他们,这点背景他文明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别走极端方式。文明内心活动的时候,时常跳出来看看,怕一失态,又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那就越来越麻烦了。

想到这里赶紧堆笑:“别生气嘛,啊,大小姐,啊,公子哥,我呢,实话说吧,武能提枪平天下,文能起笔拐尼姑,要不这样,咱们来赌一赌,谁输了,谁去跪舔对方的鞋。”

小白脸依然没什么表情,童羽墨叫到:“喲,这不西施坐飞机,都美上天了,不成全一下你还真不行了啊,可问题是你有错在先,凭什么赌资却是公平的。这样,我们输了,我们放你走,你输了,你跪着舔鞋的同时还得说‘各位对不起’。”

文明讨价还价:“那不行,那太便宜了,这样,我输了照你说的办,你们输了,放我走,还得说‘小爷对不起了’。”

童羽墨听完,觉得可以就说:“好,一言为定,那赌点什么,你擅长什么。”

文明笑了:“什么叫我擅长什么,说学逗唱,抓鱼斗鸟,穿墙逾洞,摸鸡敲狗,你们行么,还是挑你们擅长的吧。”

童羽墨摇摇头笑了:“哟,哟,吹牛皮rap啊,累不累?这样,我看你拿着我的书看了半天,咱们就来对对联吧,一人出一次上联,对不出就输,但出对联的自己能对出来才行,每次可以想五分钟,你行么?”

文明一脸不屑:“废话少说你们谁来,出题吧。”童羽墨看了一眼小白脸,小白脸就说:“那我来吧,关公面前耍大刀。”

文明一看这小妮子长得还有几分姿色,但一干正事焉气,估计也是个绣花枕头。思绪却马上被那有点小爽的声音打断“赶紧啊,瘦马猴”。

文明回过身来:“什么赶紧,就开始了?”

童羽墨接话:“你文盲还是耳聋,上联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观音背后学坐莲”文明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现在该我了,寂静书馆不容野鸡叫春。”

童羽墨咬紧牙,撑红脸,没做声,只看着小白脸。

小白脸也不甘示弱:“书香门院何来土狗啸天。”

“好,对的极好。”童羽墨喜逐颜开。

文明心想:这小公子哥还不赖嘛,都快能赶上自己的十分之一了,只是堂堂公子爷不学人家怎么花钱,学对什么对联啊。

小白脸一想,又用那冰冷又没一点小爽的声音出了上联:“琵琶琴瑟八大王,众王可遮月。”说完就表情略带愉悦地瞟了一眼文明。

童羽墨心中更是欢喜,因为这真心太难对了,需要的是广阔的知识面,更重要的是必须让思维飞起来才能把知识面聚面成点,然后筛选成型,而这小痞子,明显做不到。

文明笑了一下,故作沉思。童羽墨早料到是这样赶紧说:“来吧,小痞子,给本小姐舔鞋吧,不丢人,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文明摇摇头,蹲下去做个舔鞋状,然后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童羽墨笑了:“你干嘛不动,你倒是舔啊,说了不丢人,呵呵”文明没理她。又过了一会,童羽墨不耐烦了:“怎么,还没认输?还是觉得丢面子下不去嘴?只剩四十秒了,到时间你就完了。”

文明慢慢站了起来笑着说:“你这个样子还挺漂亮的,要不是没时间了我还得看。”说这句话的时候文明一直看着童羽墨,因为他知道小白脸的脸色肯定很难看,而那几个大块头是长的很难看,所以更不用看。这时候童羽墨有点懵了。

文明接着说:“而我看你们这么高兴,无奈小爷才思敏捷,思维桌群,于是又有了扫兴的资本,仔细听好了,魑魅魍魉四小鬼,只鬼敢覆天。”

小白脸听了,暗暗叫好,一会又暗叫不好。童羽墨也默默点头。

“现在该我了,我可不想出那么复杂的,”看着小白脸暗暗一笑,“清明上河图”。

童羽墨马上说了:“你这出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文明来劲了:“爱对就对,不对就赶紧的认输,哪来这么多废话。”

转眼看小白脸倒是没说话,只是见他想着想着耳朵根就红了,文明阴笑着自言自语“还是憋出来了吧”。于是文明马上对小白脸说:“赶紧的啊,小哥,这么简单的对子想到了就说啊,不然时间就要到了啊。”

这时候童羽墨说话了:“不要理这种轻浮浪子,你再想一个。”

小白脸当然知道再想,但第一思维被先入为主,第二时间紧迫所以杂念丛生。

文明听这对话,心想:不错呀,这小妮子也想到了,可时间不多了,除了“锄禾日当午”还有比这工整的吗。我也没别的,就想看看这二位受过高等教育熏陶的高干子弟怎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羞羞的话。

想归想,嘴上不能闲着,文明说:“怎么,我出个对联就成轻浮浪子了,那我说你们还是采花大盗呢,又或者是我们心意想通,我随便翘一翘屁股,你就知道我拉什么屎。还有小哥,想不出就算了,输给我不丢人,我是谁,文能起笔拐尼姑,尼姑啊,尼姑都能让我给拐喽。又或者是小哥你想出来了,就赶紧说嘛,怕别人听见可以和我说悄悄话的,快没时间喽。”

此时最为难的却是童羽墨,她想出了下联,却又不好说出来,说出来指不定是给表哥解围还是丢他的脸呢,但不说的话让那小杂碎赢了,现在都得瑟成这样了,赢了不得翻天啊,而且他赢了表哥和自己脸上都挂不住。

童羽墨看着表哥脸上一副窘样,眼看时间没了,开口道:“你这人真烦,人家在想,你就一个劲的嘚哔嘚哔,还怎么想,行了,按仄起平收的套路,你的做下联吧,我对的上联是永和兰亭序,你下次再干扰别人,直接算输。”

文明耸耸肩笑了:“哎呀,挺牛的啊,小妹妹……”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童羽墨知道这**又得一阵冷嘲热讽,矛头肯定指向自己表哥,哪个男的听了抓小辫子的话都会觉得脸没处放,所以赶紧打断了,“我表哥要出上联了”。

文明咀嚼着童羽墨的话,越发有味道的笑着。而那小白脸呢,脸黑了。

小白脸想了想,道:“珠穆朗玛山峰野狗咬太阳,不知道天高地厚”

“小哥啊,能不能来点难一点的啊。”这文明又犯贱道。

童羽墨赶紧接话:“说了对就对,别说那么多废话。”

“马里亚纳海沟乌龟骂龙王,哪顾得血稀命薄,”文明看看时间不早了说,“好了,该我了,没时间跟你们玩了,来个了结吧,听好了,前门停车场车停门前”。

小白脸听了,一块石头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这是回文联,从正面念和从反面念意思以及字都一样,自己也只是略有了解,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对出来就比较难了,心里也是暗暗骂这个小杂碎。

而童羽墨呢,看着闭目沉思的表哥,自己赶紧往图书馆里面跑了。

文明见状赶紧叫:“哎一!”

文明的话语,表情貌似都被定格住了,因为话语和表情刚刚出来,童羽墨就已经跑没影了,于是话语和表情就没了承接着,难道这就叫扼杀于萌芽?

文明定了两秒,摇摇头叹口气:“哎。”

文明也不打扰小白脸了,就让他慢慢慢想,然后等着时间到,最后接受道歉,文明想的美滋滋的,这时候童羽墨回来了。

文明赶紧说:“哎,小乌鸦,干嘛去了啊,逃跑了还回来干什么,还跑那么快,你校队的啊。”

旁边早围了不少人,听着堂堂大小姐被个无名小卒叫“小乌鸦”,越发觉得好笑,越发觉得这热闹非看不可。

童羽墨懒得理他:“别乱叫我名字,小心我让你碎尸万段,还有,我去哪,要你管!”说着就凑到表哥旁边耳语几句。

文明继续说:“哎,小妹啊,我说女孩子不要这么粗鲁嘛。还有你和这小哥说什么,‘南阳什么卧龙岗’又作弊啊,我可全听到了啊。两个大男人间的决斗,你别跟着瞎起哄了行不行,还有,你不会跑图书馆上网求助了吧。”

文明心想:笑话,这么简单的唇语以为小爷看不懂?“南阳卧龙岗龙卧阳南”,我到时候揭穿你,看你小白脸的脸往哪里搁,还要一个女人帮忙,还帮了几次。不过这小妮子还挺有天分,跑步快脑子转得也快,就是嘴巴有点臭。

童羽墨和小白脸心里都是一惊:这么小的声音他都能听到?哎,现在也没时间理会这事了。

这个小白脸心想:这个小杂碎估计有什么本事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如果说出来,对联这局是赢了,可心理已经输了,而且还会被耻笑,旁边人来人往,现在已经围了不少人,然而那小杂碎定当煽风点火,我一世英名必定毁于今日。不行我一定得再想一个,吕天宇的脑子飞速转着。

童羽墨瞪大眼睛:“你放屁,谁上网查了,我只是进去找地名而已,翻书而已,这也不可以?

文明心想:其实回文联说难不难,说不难呢又得想破头。这个小乌鸦我一说出上联,她就跑了,估计她已经知道了回文联的规律,但肚子墨水欠缺,所以像她说的,只是进去翻书找地名。想到这文明说:“我姑且相信你。”

而小白脸呢,有了童羽墨给他的下联他也找到了些门路说:“江西翠微峰微翠西江。”

童羽墨赶紧说:“对得好!”旁边人也跟着起哄“吕百万,对得好啊。”原来这个小白脸叫吕百万,其实只要没对“南阳卧龙岗龙卧阳南”,对于童羽墨和吕百万都是好结果,因为太多人等着看笑话。

文明点点头,心想:小白脸还算争气。

吕百万现在深知自己敌不过这小杂碎了,再比下去肯定是自己输,而羽墨帮他越多他丢脸就越多,他觉得不能在这么比下去了。

于是吕百万说:“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事呢。我出一上联,你对的出来你就赢了,对不出来你就输了,这一联决胜负吧,怎么样,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

文明心想:什么时间不早了,什么还有事,一看这小白脸就不像有事的人,有事的人也不长这样的脸。一定是深知敌我不过,故意找机会开溜,决一胜负?意思就是出一个特难的上联扔给我,让我对不出来,然后躺赢,这种小伎俩也在我面前耍。也罢,若不拿点真功夫出来,旁人都只顾看我英俊的脸庞了。便接话:“小儿科,来啊!”

吕天宇微微一笑,拿过笔和纸,写下两行字。旁边人读了出来“好女子己酉生,问门口何人可配”童羽墨凑上去看了看这幅对联,暗笑。

文明瞟了瞟小白脸叹了口长气,心想:“我操,这小王八白脸犊子的浑水还不是一般的深啊。这是一幅拆字联,由‘好,配,问,何’四字拆开组成的对联,下联明显也得拆字,而且还得回答上联的问题,据我所知,至今无人能对出下联,也就是说绝对,难度可想而知。而这小白脸肯定是对不出的,如果我也对不出,这局本来就平了,于是他挖了个‘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呢,这联决一胜负’的坑,所以,只要我对不出,不管他能不能对出,我都是输了。”

文明也没时间骂那小子心太黑,也没时间怪自己太自信,赶紧说:“给我笔和纸。”这时候不知道童羽墨怎么这么听话了,赶紧递了上来。文明赶紧把“好女子己酉生,问门口何人可配”写在了纸上。拆字联自己倒是对过,但这种四字成联的难度实在太大,自己把握也不过五成,另外五成完全寄托于某一瞬间的灵感。现在暂时把脑子中浮现的那些都先写了下来“熊,张,站等等如此。初步决定念,思可以,但只可要一个,念今心可以,思田心就说不过去,但可以思心田,但可能稍稍有点不工整。哎,手中有本字典就好了,斟酌半天,填出了将近一半,就是“念今心自犬相”,下半句的最后一个字是臭。中间的苦苦想不出来。

这时候童羽墨来干扰了:“让你瘦驴拉硬屎,瞎逞能,想啊,对啊,小儿科啊,就没能耐了,我看还是算了,赶紧认输,本小姐不说出去就是了。”

旁边吃瓜群众自然哄堂大笑,吕百万只是得意不说话。

文明深知这小妮子嘴臭话多,一和她搭话就会被烦死,索性闭目沉思。

童羽墨不屈不饶:“哎呀,还装死啊,装死也算输,也得舔鞋。”

文明无奈:“小妹,你再聒噪耽误我时间可算你们输了啊。”

童羽墨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依旧得意得紧。

文明脸上波澜不惊,可脑中却是万马奔腾。无数的词语部首在眼前拆分,重组,成词,显意。现在最大的难点在于对“何人可”,只要抓住了这点,前面就迎刃而解。何人好对,“可”字最难,可以对能,则,难这一类的助动词。问题是这些字加什么偏旁能变成另一个有意义的字。这时候灵光一闪,好像天灵开光了,但却似乎抓不住,什么词意义多又简单又是助词呢,而,是而。万从乱麻中找到了这个结,只需稍加整理都可以慢慢梳理开来的,文明微微一笑。

童羽墨目不转睛的看着文明,一看他露出了笑容,赶紧问:“干嘛,对不出还笑了,失心疯了吧,还是想到了逃跑的机会?总不会,想出了下联?”

文明也轻松多了:“没有。”童羽墨更笑了:“没有,量你也想不出,那你笑什么。”

文明继续说:“是因为我快想到了。还有,我笑关你什么事,我偷偷的笑都被你看到了,你说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你对我有什么企图。”

童羽墨长叹一口气:“行了,你赶紧的吧,我实在不想和你说话,还企图?你脸真够大的。”

这时候的文明已然解开缧绁,挣脱桎梏,所需言词只需信手拈来,稿文已初成“念今心自犬相,岔分山需雨而臭”貌似对出来了,但“念今心”好像没有“思心田”好,但思心田正当拆应该是“思田心”。但这又何凡,现在思绪打开了,就如百川汇海一般,马上在纸上写了下来“怒奴心自犬相,岔分山需雨而臭”。

文明写完马上鼻孔朝天解释起来:“上联是“好、配、问、何”,意思是有个好女孩子乙酉出生,问门外谁配得上或可以许配给谁。我的下联是“怒、臭、岔、需”意思是恨自己奴才心走狗相,而自己住的地方叫岔分山,又因为缺雨,所以环境不太好,街道又臭。所以回答是自己不配!”

只见吕百万看着这下联,目光如烛,脸如僵蜡,汗如雨下,口若惊蝉,估计心已如槁灰,呜呼一声,晕厥了过去。

这时候趁着热闹文明却被人拉到了僻静处。文明倒先开口说话了:“怎么了,同学,拉我出来干什么,要探讨一下人生?”

这位同学面色紧张这时候也笑了:“怎么,鬼步,不认识我了?”

文明听了大惊,心想:这么多年来,极少数人叫我“鬼步”,看这小子年纪轻轻,但从未相识,却又如此称呼自己,除非一但脸上丝毫不敢露破绽,又不敢迟疑太久,只是严肃了起来,凑近了低声问:“你,到底是谁?”

这位同学后退了一小步:“我是左雨帆啊,不记得我了,咱们小同镇啊。”

文明听了,咬了咬牙,然后赶紧笑道:“哦,雨帆啊,记得啊,怎么不记得,哎呀,几年不见,大变模样啊,英俊程度都快赶上我的一半了,还真没认出来。”

左雨帆听了也是没好笑:“还真是一点没变,嘴还是这么贫,现在可没时间听你贫嘴了,你可摊上麻烦了。”

文明虽然完全不识这位同学,但他认识自己就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嘴上不能闲着:“这里随随便便一个人都是非富即贵,你怎么也来这所学校上学了,兄弟你老实说,你爸是不是贪大污了。”

左雨帆笑道:“我倒也希望我老爸是贪污的命,无奈手里端着的是种田的碗。”

文明接着说:“要不就是坑蒙拐骗发了国难财,送你进来的。”

左雨帆摇摇头:“也不是。”

文明笑了:“兄弟你难道非得厚颜无耻的吹牛逼说自己是学习好,考进来的。”

左雨帆满意的笑了:“是啊,我就是考进来的,以全省第一的成绩,保送进来的。”

文明大笑:“说你爸贪污发国难财还有点可信度,说你学习好,还全省第一?打死不信。”

左雨帆无奈地摇摇头:“你忘记了?我从小就学习好啊,怎么不可能考进来呢,怎么还不信了?哎,我都上了去年学校的宣传栏,现在还在,不信拉倒。哎呀对了,和你扯远了,你可摊上麻烦了。”

文明接话道:“行啊,小子,不得了了啊,现在吹个牛还用上了事实论证了,还上什么宣传栏,还玩起了套路,吹出了艺术,你为了吹这个牛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左雨帆明显有些着急了:“我可不和你扯了,我可是为你好,你现在有麻烦了。”

文明不屈不饶:“有什么麻烦,还一惊一乍的,现在什么都别说,什么都放下。走,先带我去看看你的宣传栏。”

左雨帆看这样子文明不死心是不会听他说话的,无奈只能带他去看哪宣传栏了。

文明看完傻了眼,但马上很替他高兴:“兄弟啊,看不出来啊,这么牛,怎么一件实事在你嘴巴里说出来就像在说书呢。”

左雨帆说:“这回信了把,信我是考进来的把。”

文明说:“信了,信人丑就得多读书。”

左雨帆说:“谁丑了谁,行了行了,现在真别扯了,你听我说正事。额,咱们所在的学校啊,有四大天王,那个看着肾亏的小白脸,老爸是央行行长,而且自己品行还不错,就是好面子,不惹事不闹事不生事,就是有钱,现在有钱可以做太多事,所以惹不起,人送外号百万金王吕天宇,大家都叫他吕百万。还有刚刚那个女孩子,市长的女儿,个性张扬五毒俱全的冰雪美人坯,因其有一天在西餐厅吃饭性情大怒,惊声尖叫,把红酒杯震碎,人耳膜出血,那声音狗听了掉毛,人听了发燥,孕妇听了自动流产,老人听了无治身亡,境界又高,更是无人敢惹,人送外号痛苦女王童羽墨。”

说到境界,原来这世人依靠天份或武力都可分为八个境界,分别为微风,狂澜,破晓,本相,无相,游灵,缥缈与九五之境。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历史的变更,现在的人基本没有境界,即使有也是普遍偏低。通过闻气息,可以知道对方的境界,如果闻不出来,那对方的境界就比自己高或者对方只是普通人。

文明第一次见童羽墨便心中一凛,因为她小小年纪竟已达本相之境,实在是不可思议大有文章。而那小白脸微风之境也称王,虽然可笑,但就连这不起眼的左雨帆也达狂澜之境,这学校果然藏龙卧虎。

文明笑了起来:“说的跟真的一样,你们学校真有趣啊,四大天王都整出来了,而且四大天王我就一次性得罪了俩,那我岂不是只能坐吃等死?”

左雨帆却郑重其事:“所以说啊,我可没和你开玩笑,是真得罪不起,所以你必须小心啊。”

文明越发觉得有趣:“你且说说还两位天王是什么来头。”

左雨帆道:“都不是小林子的鸟啊,还一个是生意做满全国的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参加大小战役上百起,欺民霸市同时勇猛过人,极少在学校出现,一旦出现必出事,因长得腰实体阔,又有一条自发际贯穿眼睛至嘴角的疤痕,人送外号刀疤虎王杜二。”

文明发笑了:“你在逗我我把,这哥们这么长的刀疤眼睛都没瞎啊。”

左雨帆也笑了:“没瞎呢,你以为叫刀疤虎王就是挨刀留下的疤啊,他是骑摩托车摔的,只是像刀疤罢了,而且很少人知道。叫刀疤虎王才符合他的身份嘛,难道还叫摩托车王啊,他听见了非得追杀其一家子呢。”

“呵呵,那倒是,诶,那他哥不是更牛?”文明继续问。

左雨帆皱眉头想半天:“什么哥,哪来的哥?”

文明叹一口气:“还什么哥,他叫杜二,难道没有杜大或者杜一。”

左雨帆笑了:“哎,哥们你在说相声吧,谁说有杜二就得杜大的啊,就独子,就是杜二,千真万确。”

文明继续说:“哎呀,我发现你小子潜能很大啊,一个个打听的这么详细,人家骑摩托车摔的你也知道,人家生几个儿子你也知道,你天生吃这口饭的吧,你人送外号包打听吧。”

左雨帆大笑:“哎呀,神了,这你也知道,人家就叫我包打听,你呢,估计人家叫你文半仙吧。”

文明:“行了行了,哥,你也别贫,继续说。”

“最后一位是公安局长的儿子,现任校队篮球队长,因其虎背熊腰却又弹跳惊人,人送外号云里金刚的金刚王程细成。”左雨帆压低了声音说,“听说此人极其阴险歹毒,就像毒蝎子一般,在暗处蜇人,蜇完又回阴暗处,所以背地里也有个外号叫做风行蝎子。”

展开内容+
  • 文明左雨帆小说 截图1
  • 文明左雨帆小说 截图2
  • 文明左雨帆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