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人不人鬼不鬼王飞宁静-人不人鬼不鬼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2 07:47

《人不人鬼不鬼》小说的主角是王飞宁静,人不人鬼不鬼是由作者凉箫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人不人鬼不鬼小说讲述了:基因改造,诞生了超级战士。只是超凡力量的背后,是无尽的痛苦。想要改变悲惨的命运,只有一直抗争,才能解脱。

小编推荐:
《戏美神兵》《上门强兵》《龙腾武尊》

精彩节选:

城市——人口聚集的地方。

彻夜通明的灯火,拥堵的车流,形色匆匆的人姿态各异,却都是冷漠焦虑的表情。

这里有年青女孩无处安放的青春,这里有年青男孩无可承载的梦想。这里还流传着形形色色的传奇故事,故事里的人总是在用各种奇迹证明城市的存在对于成功人士而言,是神奇的地方。

于是更多的人,为了奇迹,也为了自我实现,来到了城市。

奇迹本身之所以让人推崇,就是因为很难实现,所以才珍贵。更多的人没有能创造奇迹,只能以失败者的姿态在城市里苟活。

立交桥下,就有一位很典型的失败者,一个老乞丐。

一般来说,乞丐对于时尚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他们善于用你所能见到再平常不过,极度肮脏的衣服穿出与众不同的感觉。然后用各种不同饰品和道具做画龙点睛的一笔。

老乞丐花白的头发中夹带着黄色和棕色,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染发剂。头发的顶部是一朵爆炸的蘑菇云,头发吸收了日月精华,一根根精神抖擞,身姿挺拔。但是头发到了眼部以下的时候就变得异常的柔顺,用美发师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充满了垂坠质感。最特别的是脑袋两边还有两根编的不是很规矩的小辫子,一直垂到了肩膀。

一个肩膀是裸露的,被太阳亲吻过的皮肤显示出古铜一般的金属质感,肌肉已经松弛,更加凸显了包裹在下面的锁骨,这是多少模特梦寐以求的锁骨啊,从里到外散发出诱人的魅惑。

再看老乞丐的衣服,暗红色的披肩斜搭在肩膀,身上穿一件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半件马甲,而且是女式紧身的那种,纤细的腰肢显露无遗。腰间系一条黄色的运动裤,于是上衣的搭配就有了色彩和层次感。

下身穿一条裤腿长短不一的裤子,一条腿只能到大腿,另一条腿却长的拖到了脚跟,而且裤口还撕成了一条一条的,像个拖把。

左脚穿一只大号的运动鞋,没有破洞,看上去有五成新,右脚穿一只半张嘴的皮鞋,不过脚后跟也没有穿到鞋里,是当拖鞋来穿的。

神奇之处,是老乞丐手里拿的一根木头棍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是木头长期跟人体接触,吸收了人的灵气和活力,似乎有生命一样光泽闪耀。

若是在电影里,这样的造型定然是法力强大的魔法师出场才有的派头。

可惜这是在现实。

老乞丐挠了挠头发,被头发盖住的眼睛露了出来,红肿的皮肤上还有抓挠破损之后留下的血渍,脓血流出来结成痂又覆盖了一层。不过老乞丐对这些显然没有什么感觉。而是自言自语的说道:“王飞那小子怎么还不回来,肚子都饿了,还是先找点东西吃。”

说着老乞丐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往街上走去。

奇怪的是他并不乞讨,而是一个一个在垃圾桶里翻找,并且边找边走到了一个垃圾堆。显然这地方他常来,就是他的目的地。

在垃圾堆的旁边就是一个居民小区,旁边是一连五六家的饭店,所以垃圾堆上都是宝贝。

“哈哈,有西瓜吃了。”

老乞丐显然看到了让自己高兴的东西。半个西瓜扔到了垃圾堆上,一堆苍蝇在西瓜上聚餐。老乞丐上去抱起西瓜,大手把西瓜一掰为二,就坐在垃圾堆旁边大口大口吃起西瓜来。

苍蝇被抢走了美餐,显然很不甘心,围着老乞丐飞来飞去。

老乞丐似乎猜到了苍蝇的心思,把含在嘴里没有咽下去的西瓜“呸”的一声吐了一地。于是苍蝇都落到地上争抢美食。

可是在几分钟之后,所有的苍蝇都爬在地上不会动了。

远处,一对青年情侣正在亲密的关爱对方,漂亮的女孩怀里抱着炸鸡块,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又把剩下的喂到男孩嘴里。

老乞丐的行为被女孩看在眼睛里,灵动的大眼睛里闪动出哀伤。

“怎么了?”男孩关切的问道。

“你看那个老人。”女孩指了指老乞丐的方向。

男孩沿着女孩的视线看到了老乞丐。

老乞丐看到地上的死苍蝇很是兴奋,伸手捏起一只苍蝇喂到嘴里,细细的品味了一番之后满意的咂了咂嘴说道:“公的。”

一只苍蝇咽下去之后,又去捏了另一只苍蝇,继续品尝。

“母的。”

等吃到第三只苍蝇,老乞丐抓到了宝贝。

“哈哈,还是只肚子里有籽的。”

男的见到这样的情况不禁喉咙发痒,差点把吃进去的东西又吐出来。

“管他呢,要饭的多的是,说不定比我们还有钱。”说着拉着女孩就要走,入眼的情景让他觉得太恶心了。

“不行。”

女孩甩开男孩的手,快速跑到老乞丐面前说道:“大爷,那个不能吃的,你吃这个吧。”

老乞丐听到有人说话,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周围只有面前的女孩和自己两个人,所以这话一定是说给自己听的。

老乞丐看了看面前的女孩,红色的帆布鞋,黑色的牛仔裤,一件黄白相间的条纹短袖上衣,白皙干净的五官,微笑着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大大的眼睛闪动着阳光灿烂,带给人一种亲切的温暖。

女孩让自己吃的,就是她手里的炸鸡块。

可是那种东西让自己吃岂不是太浪费了?

所以老乞丐没有回应女孩,还是低头继续吃自己的西瓜,他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来拒绝女孩的好意。

“大爷,大爷,你看看我,能听到我说话吗。”女孩锲而不舍。

老乞丐又看了看女孩,女孩拿了手里的鸡块咬了一口。然后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说道:“很好吃的。”然后又上前一步把鸡块递到老乞丐面前。

老乞丐急忙向后挪了两步,他害怕自己碰到这个漂亮的天使,毕竟自己身上太肮脏了。

“宝贝,算了吧,这样的人一般脑子都不太正常,根本不可能听的懂你说话。”

男孩又追了上来,拉住女孩。旁边的老乞丐看到追上来的男孩,忽然惊呆了,愣愣的盯着男孩不放。

女孩性格很是坚韧。

“别拉我,再等一会儿。”

说完女孩又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展开让老乞丐看看又问道:“钱,你认识吗?”

老乞丐没有看钱,而是看着男孩的脸,颤抖的抬起了手。

“你——”

男孩并没有注意到老乞丐的表现,继续在劝阻女孩。

“我看他就是个神经病,怎么可能认识钱,快走吧。”

女孩有点无奈的把钱用鸡块压着,然后被男孩拉了起来。

看到两人要离开,老乞丐腾的站了起来,探手就要去拉男孩,嘴里还喊道:“孬蛋,等等!”

这一行为把女孩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后退一步。

“你这老东西!”

男孩回过身来就要打老乞丐,又被女孩拖住。

“你干吗?他就是个老人。”

“吓到你就要教训一下。这个老不死的。”

“我不许你打人,跟我走!”

男孩骂骂咧咧的被女孩拖走了。女孩边走还边回头看了看老乞丐。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老乞丐的眼睛里满含泪水。

等到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老乞丐抱起鸡块一边吃一边哭,哭了一阵又大笑起来。

“哈哈,我的孬蛋长大了,找了个这么好的媳妇,哈哈……”

这中足够疯癫的行为马上吸引了路人的注意。有一个路人长叹了一口气,掏出100块钱递给老乞丐。

老乞丐白了一眼路人,收起地上的钱抱起鸡块说道:“我是个流浪汉,不是要饭的。”

说着架着手里的法杖,飘然走开。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着说道:“王飞这个小子现在还不回来,难道是遇到危险了,要赶过去看一看。这个混小子,总是瞒着我擅自行动。”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在劳累了一天之后,太阳终于完成了工作,下去休息了。夜幕笼罩中的H市开始华灯初上,和所有的城市一样开始了霓虹闪烁的夜生活。

H市的东南角,有一座山,并不是很高,既没有溪流在山谷里唱歌,也没有树木在风中舞动,有的只是石头,一块又一块的大石头。石头缝里长出了杂草和永远成不了材的各种灌木。

当地人称这座山为“鱼山”。

传说很久远以前,有一个千年鱼精,能呼风唤雨,危害民众,后来一位英雄打败了千年鱼精,压在了这座山下。所以得名“鱼山”。

即使到了现在,还能偶然发现石头里有各种奇怪的石头鱼儿。在考古学家的解释下,现在大家已经知道所谓的石鱼精就是化石。

地质学家做了解释,这座山千万年以前其实是一片汪洋,可能是火山爆发或者地震等原因,一瞬间把大量的鱼类埋葬到了这里。沧海桑田之后,汪洋没有了,地壳运动像个爱美的女人一样,用一种神奇的力量挤出了一座座山峰。等到人类在这里出现,于是有了神话故事。

鱼山脚下有个并不是很显眼的庄园,从来不会对外开放,但是经常会有成群结队的保安站岗,所以一般人还是不敢靠近的。

对于少数能进到庄园里面的人来说,这个外表普通的房子,其豪华奢侈是不输于任何一家五星饭店的。因为这里经常要招待很多的重要人物。

在5楼的一个总统套房里,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在看着电视机。男人手里一瓶茅台,没有下酒菜,没有杯子,他更习惯于用酒瓶喝酒,只有这样才能让口腔和食管更真切的感觉到酒精的刺激。

一件亚麻的浴袍穿在身上,男人更像一个在洗浴中心找女人的嫖客。

但男人不是嫖客,嫖客跟**的关系属于经济活动,至少还有交换的自由。他跟女人的关系跟钱无关,作为一名男人,他更习惯于用的手段是征服,只有能征服才是强者!

关了电视机,他起身来到卧室,一个女孩依然蜷缩在床上,上身还穿着校服,但是里面是一件短裙,还有下身黑色的丝袜,或许女孩需要用这中方式证明自己就要长大了。

在男人看来还是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必须男人参与的过程,女孩才能真的成熟,他就要用自己的方式让女孩成熟。

男人仔细看了看女孩稚嫩的脸,睫毛被夸张的刷了睫毛膏,嘴唇还有淡淡的唇膏。年轻的皮肤光滑白皙。其实化妆掩盖了她年轻的魅力,对于她这样年龄的女孩来说,嫩的能掐出水的本来面貌才是最吸引人的。

男人解开了女生的校服,露出了里面的贴身衣物,女孩并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的动作。这让他有点失望,女孩还在昏迷之中,现在的一切行动对她来说都是梦境。于是放了手,这并不是男人想要的,他可以等,等到女孩恢复意识。

男人回到客厅,坐在沙发继续看电视,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包烟,是特供的小熊猫,烟盒上放着一盒火柴。

男人拿起烟抽出一根在鼻子前面闻了闻,然后叼在嘴里,又伸手拿了火柴,熟练的在砂纸上一擦——火柴蕴藏的能量瞬间爆发,点燃了自己的身体,开始执行火柴最重要也是最后一个任务。

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到空气中的化学气味。他喜欢这种味道,因为和子弹出膛的瞬间闻到的气味有点相似。这只是他喜欢用火柴的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认为火柴代表了一个男人重要的品质: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就算是毁灭自己的身体而也在所不惜。

烟雾飘渺,男人吐了个烟圈看着烟雾扩散,在烟雾中构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那个年情貌美的高中生会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人生第一次的痛苦呢?哭或者笑,惊恐或者镇定,反抗或者顺从……

展开内容+
  • 人不人鬼不鬼 截图1
  • 人不人鬼不鬼 截图2
  • 人不人鬼不鬼 截图3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