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季云初北宫翼轩吻安冷情BOSS最新章节-吻安冷情BOSS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6 13:00

季云初北宫翼轩是小说《吻安冷情BOSS》中的主要人物,这里为您提供季云初北宫翼轩吻安冷情BOSS最新章节!吻安冷情BOSS精选:季云初只觉全身又充满力量,不就是在黑屋子里关几个小时吗,只要能保护小包子,她刀山都敢上。

吻安冷情BOSS
推荐指数:★★★★★
>>《吻安冷情BOSS》在线阅读>>

《吻安冷情BOSS》精选章节

北宫翼轩的神情让人发渗,季云初强忍住害怕点头,她反正不会让五岁的小包子被关禁闭。

“好。”北宫翼轩大臂一展,季云初只觉腰被搂住,来不及惊呼,整个人就被他甩上肩头,麻袋般被他扔进车里,发出好大一声响。

季云初被磕的全身疼,暗骂他暴力狂,欺负伤残人士,不过也只敢腹诽,搂着小包子缩在角落。

小包子见季云初因为磕疼呲牙咧嘴,一双小手抚啊抚,把她眉心的褶皱一点点弄开。

季云初只觉全身又充满力量,不就是在黑屋子里关几个小时吗,只要能保护小包子,她刀山都敢上。

当她被丢在泳池边,看见深不见底的池水时,她怂了一瞬,“你不会要把我丢进去吧?”

她腿上还打着石膏呢!

“你说呢。”北宫翼轩淡漠地瞥她一眼。

她可不可以告他虐待伤残人士?

“能换个方式吗?”她壮着胆子问,她这样子被丢进水里,石膏散开,腿伤肯定加重,她不想当瘸子。

北宫翼轩嘴角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要是能在水里呆上十分钟,今天的事我便不再计较。”

那么便宜她?

季云初扬眉,她很小就学会了游泳,就算一条腿受伤,撑个二三十分钟绝对没问题。

“你不会那么善良吧?”她防备地望向他。

他懒得和她多说,抬起长腿,重重踹在她屁股上,她的身体骨碌碌,滚向水池。

扑通,水花飞溅。

咯咯咯,季云初连着打了两个冷战,她总算知道入水前北宫翼轩恶魔般的笑因为什么了。

冰水!

虽然是夏天,突然被丢进冰水中,她还是差点把心脏冻成冰坨。

恶魔!季云初愤怒地瞪向岸上的男人,颤声说,“北宫翼轩,你别忘了自己说的十分钟。”时间一到她就上岸。

不就是冰水吗,她就当在冬泳了。因为一条腿不能动,她在原地拼命摆动双臂,保持体温。

“你以为只有这样?”

岸上飘来轻嗤,接着一声哨鸣。

还有更狠的!季云初惊悚地四顾,一个奇怪的物体撞入她的视线。

那是什么?背鳍……鲨鱼!

季云初必须把拳头塞在嘴里,才不会惊叫出声,怪不得这水那么深,下面竟养了鲨鱼。

“今天女佣给小沙喂食了吗?”

岸边传来男人恶意的询问。

“回老板,刚空运过来,还没来得及。”

她听见戴维说,她的心瞬间陷入绝望,大鲨鱼在这个没有别的活物的水池里本就会锁定她,还饿着肚子漂洋过海,她不死都对不起鲨鱼的利齿。

她就说嘛,以北宫翼轩的恶魔个性,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原来要她当鱼食!

她不傻不愣,怎么可能甘心喂鱼,摆动四肢就往岸边游,危急时刻,她顾不得是不是会加重腿上的伤势了。

她要上岸!

砰,季云初刚在岸边水位露头,就被岸上的男人残酷地踹回水中,身子砸在水面上,立即引起鲨鱼的注意。

她甚至来不及骂北宫翼轩,就疯了般摆动四肢划水。

人哪里比得上鲨鱼?身在冰水里,她游地满身大汗,鱼鳍却越来越近,偶尔她还能看见鲨鱼兴奋地对她呲牙咧嘴。

她拼命扑腾,弄的岸边全是水,要是可以,她希望把满池的水都拍出去,那样鲨鱼就游不动了。

突然,她感觉有东西撞了一下她的腰,吓的她嗷地一声惊叫,四肢转成在高速路上行驶的车轮,嘴里大喊着救命。

呲啦,季云初的裙子被鲨鱼的利齿扯碎。

她两条纤细的腿立即因为失去了一层保护而恐惧地战栗,甚至忘记划水,呆呆地转头,看向气势汹汹的鲨鱼。

更紧急的是,慌不择路之下,她没注意鲨鱼已经将她逼到泳池的角落。

背后是鲨鱼,岸上站着恶魔北宫翼轩。

呲啦,鲨鱼锋利的牙齿撕开了季云初的夏装外套。

今天真要葬送鱼腹不成?她悲戚地看着鲨鱼兴奋地摆动着身体。

和这种人类豢养过的鲨鱼比起来,她宁愿碰上的是野性未驯的,至少那些鲨鱼不会像它主人一样玩她。

瞧瞧它上蹦下跳的样子,仿佛一个正准备大快朵颐的人拿起刀叉,思考着要从食物的哪个部分下手。

“要吃快点!”季云初拳头攥紧,狠狠砸在鲨鱼的大脑袋上,就算要死,她也要给以漂亮的回击,让这里的人和畜牲知道她季云初不是好欺负的。

鲨鱼被打疼了,扑通蹿起,从高空扑下来,大张着嘴咬向季云初。

季云初两眼一瞪,猛地转身,抱住岸边男人的脚踝,大吼,双臂拼死一甩,高大强壮的男子身躯被拽倒,甩向扑下来的鲨鱼。

咔,时间静止了。

大张着嘴的鲨鱼两颗眼睛骨碌转了一圈,尾鳍抖两下,吧嗒掉回到水面。

扑通,季云初跟着松手,男人掉进水池,溅起的水花溅了季云初满脸。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连那条凶恶的鲨鱼都呆懵地看着从水里钻出来一脸阴沉的男人。

戴维不敢置信地揉揉眼,天哪,他看见了什么?那个女人把老板拽下水不说,还用老板去喂鱼,这胆子也没谁了吧?

北宫翼轩被呛了一大口水,砰地撞出水面,做的第一个动作是伸手扼住季云初的脖子,“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季云初当然知道,她在情急之下用他自救,她刚才也只是赌一把。她不能死,更不想让北宫翼轩的险恶用心得逞,就想到这个办法。鲨鱼是他养的,应该熟悉他的味道,要是幸运他会安全无恙,她也能保住小命。

结果,她赌对了。

北宫翼轩阴森恐怖着神情,她可不敢说真话,“下水之前你又没说不能借助工具。我这样应该不算犯规吧?”

“工具,呵。”北宫翼轩第一次被人彻底触怒了,这个慌不择言的女人,竟敢把他这个天之骄子当工具,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闭上眼,缓缓收紧五指。

季云初立即感觉到呼吸困难,她用力掰着那强有力的手指,连骂,“恶魔,你放开我,时间都过了!”

北宫翼轩直接忽略她的声音,此刻他只想狠狠地惩罚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像话,他再不发威,她就要当他是病猫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