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葬地师全文免费阅读-葬地师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06 04:30

《葬地师》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葬地师》讲述了周岩的故事,葬地师小说节选:关于这家便利店的事情,我还有很多的疑惑。闲着无聊,我询问安琪一些事情。是不是人死之后都会变成鬼?宗叔为什么要在这里开一家这样的便利店。

葬地师
推荐指数:★★★★★
>>《葬地师》在线阅读>>

《葬地师》精选章节

关于这家便利店的事情,我还有很多的疑惑。

闲着无聊,我询问安琪一些事情。

是不是人死之后都会变成鬼?

宗叔为什么要在这里开一家这样的便利店?

宗叔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安琪被我问的有点不耐烦了,没好气的说道:人死如灯灭,众生必死,死必归土……亡者有魂,魂归阴曹,不过也有例外,所以才会有了游荡在世间的鬼!宗叔的这家便利店,你可以当成是沟通阴阳两界的交界点……

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安琪哼哼一声,说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至于宗叔的身份,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行了,别打搅我研究了!

安琪摆摆手,不再理会我了。

我坐在收银台那边,拿出怀中的那银子打造的长命锁,有些失神了。

我的父母,究竟在哪里?

从出生就没有见过他们,本以为他们早就已经去世了,现在突然得知他们的消息,我的心情很复杂。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浑浑噩噩很快过去了。

在便利店这边,晚上值班的是宗叔,我和安琪待到晚上八点多钟就离开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我和安琪一起返回了公寓那边,一路上安琪都在嘀咕着什么,研究了那羊皮卷整整一天的时间,也不知道她研究出什么来了没有。

回到公寓,刚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股阴凉之气就从公寓内窜了出来。

我没有在意,而身旁的安琪则是眉头一挑,轻轻的拉了我一下。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了安琪一眼。

安琪没有理会我,眯着眼睛盯着房间内,率先走了进去。

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安琪在客厅里看了一会之后,直接去了我的房间,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我疑惑更深了,刚要询问的时候,安琪皱眉说道:有人进来过!

嗯?我微愣了一下。

这里只有我和安琪住,宗叔都没有这里的钥匙,难不成进小偷了?

在我愣神之际,安琪伸了个懒腰,迷人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懒懒的说道: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吧!睡觉睡觉,困死了!

说着,安琪打个哈欠去洗漱了,走出我的房间的时候还警告我不要偷看她洗澡,要不然绝对会揍的我生活不能自理。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她,难道我看起来就像是那么龌龊的人吗?

洗完澡之后,安琪已经进了她的房间,我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幻想安琪刚洗好澡之后裹着浴巾的画面。

不行,不能再想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就别睡了。

沉沉睡去,我做了一个很香艳的美梦,梦中的安琪微笑着朝我走来,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然后……

然后我就醒了,被冻醒的!

七月的天气闷热,房间内的空调不知何时关上了,房间内的温度反而骤降。

下意识的想去摸床头台灯的开关,却摸到了一只手。

一只冰凉的小手,像是摸到了冰块似的。

我哆嗦了一下,瞬间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床边。

一个一米多高的身影矗立在我的床头,大头侏儒,面色苍白,双眸幽绿盯着我。

我看向他的时候,他微微咧嘴一笑,面容狰狞,满嘴尖锐獠牙交错,猩红细长的**足有半尺长,看起来即恐怖又恶心。

我的心跳都差点骤停了,本能的惊恐尖叫,但是瞬间就被他的手捂住了嘴巴。

他的手很小,胳膊很细,但是力气很大,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捂着我的嘴巴。

那张羊皮卷,在哪?

这大头侏儒的声音沙哑,声调有些怪异。

这家伙是什么东西?

他也是为了羊皮卷来的,难道和爷爷是一伙的?

看到我没有回应,这大头侏儒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面容更加的狰狞,又问了一遍。

这狗日的,掐着我的脖子捂着我的嘴,我怎么开口回应?

就在这时候,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我的房门直接被踹开了。

安琪,出现在了房门口。

看到安琪出现,我像是看到了救星,身体剧烈的扭动起来,呜呜叫个不停。

安琪说她是茅山这一代的唯一女弟子,不管她是不是吹牛的,现在我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了。

那大头侏儒一手掐着我的脖子,扭头看向安琪,眸中绿芒闪烁,脸上露出狠厉之色。

这时候,安琪手一翻,一张黄纸符出现在她的手中,抖手朝我们这边抛来。

我等待着奇迹的发生,但是并没有。

那张黄纸符让大头侏儒紧张了一下,我明显察觉到他掐着我的脖子的手颤抖了一下,但是那张黄纸符还没有到我们面前,就在半空化为一道火光消失了。

这……这就完了?!

安琪眨巴眨巴眼睛,脸色讪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最近疏于练习,手法生疏了……

我心中绝望了,宗叔还让她保护我,这也太不靠谱了!

羊皮卷,给我羊皮卷!

那大头侏儒嘶吼,似乎不耐烦了,面色更加狰狞。

安琪对大头侏儒招招手,笑眯眯的说道:你折腾他也没用,那羊皮卷在我房间里,跟我去拿吧!

说完,安琪直接转身离开,走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那大头侏儒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我,快步跑去了安琪的房间。

咳咳咳……

我捂着脖子剧烈咳嗽,大口呼吸着,刚刚差点让我窒息昏迷过去。

我想逃离这里,但是又担心安琪的安危,有些紧张的跑到厨房拿起了铁锅和菜刀,小腿肚子打颤的准备冲进安琪的房间。

就在此时,安琪的房间内突然传来那大头侏儒的凄厉惨嚎之声,吓得我一激灵,手中的铁锅和菜刀差点掉在了地上。

你不是道士,你是……

大头侏儒凄厉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东西掐断了似的。

安琪的房间内,寂静下来,我心跳的厉害,最终一咬牙推开了安琪的房门。

安琪的房间内装饰的是粉色系列,有种少女情怀,不过看起来挺凌乱的,一些贴身的衣物四处扔的都是,也难怪她不允许我进她的房间了。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大头侏儒不见了!

我有些疑惑愣神,那怪异的家伙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

安琪看到我拎着铁锅菜刀一副紧张的样子,面色有些古怪,瞪了我一眼,说道:不是说了不让你进我房间吗?你……嗝,赶紧出去!嗝!

安琪莫名的打着饱嗝,把我轰出房间外。

那个家伙呢?我有些懵的问道。

安琪又连续打了几个嗝,很随意的说道:跑了,被本美女的绝世容颜震慑到了,不会再回来了,你可以安心睡觉了!

我信你个鬼,把我当三岁小孩啊!

不等我再问什么,安琪已经把房门关上了。

我感觉安琪有些古怪,刚刚大头侏儒凄厉的惨嚎我听得真切,他说安琪不是道士,后面的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了,让我心中很是疑惑好奇。

安琪难道在骗我?

她若不是茅山弟子的话,又是什么身份?

一夜睡得很不踏实,噩梦不断。

早晨起床的时候,精神萎靡不振,晕晕乎乎的,下床洗漱之后,精神才稍微好了点。

安琪起得早,这时候从外面回来,买来了豆浆油条。

吃着早餐的时候,安琪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按照咱们之前定下的规章制度,你昨晚闯进我房间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不过,帮了你一次,价钱一点都不能少,五百块,现金还是转账?

我差点被油条噎住了,急忙喝了一大口豆浆,很是无语的看着安琪。

这女人是不是掉钱眼里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wushu100.com © 2019 WwW.wushu1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