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术网
武术心得:“以无法为有法、化无限为有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练武更要练心,持之以恒方能成功。
实用武术
反恐避险
实用擒拿
实用摔法
实用技术
军警技法
实用器械
实用腿法
实用手法
一招制敌
自卫防身
武术拳种
少林
武当
峨眉
太极
武术精华
武术精选
武术心得
武术宝典
武术原理
武术理论
武术概论
武术政策法规
武术训练
武术典籍与书刊
武术管理条例
习武常识
武术术语
武术与哲学
武术技法原理
擂台竞斗
武林中人
武林精英
功夫明星
专家学者
馆校长
武林美女
历史名人
人物信息
人物专访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武术新闻 > 中国功夫现状:陷资本江湖梦想破灭 中看不中用?

中国功夫现状:陷资本江湖梦想破灭 中看不中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每个人心中也都有一个或明或暗的功夫图腾。他们或是飞檐走壁、桀骜不驯的武林高手,或是在国家、民族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大侠义士,又或是号令江湖的盟主。他们是令狐冲、郭靖,是少林高僧、武当真人,是霍元甲、叶问、李小龙、黄飞鸿。

  他们不但有盖世神功,还有高贵的人格。这是我们印象或者想象中的传统武术模样。

  它与商业扯不上关系,也不能扯上关系。在几百年甚至几十年前,很难想象少林寺也开起了店铺,把“少林”当作商品出售,整个武林和社会会有怎样的反应。

  但时代变了。30年前的那场变革让经济回归市场,也让众多威严和神话还原于平凡和真实。功夫的变革自然也深处其中。

  国人印象中最威严、最传统的少林寺都开始向商业靠拢。推崇企业家精神的释永信要把少林寺打造成一个企业,这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功夫。

  各类专业公司则把功夫看成像足球、篮球一样开发、包装和营销赚钱的竞技运动,国外有成功的商业收益的武术格斗赛事,中国为何不能?

  而在最为世界熟知、诞生了黄飞鸿、叶问、李小龙等武术明星的佛山,代表着武术传统和原生态的民间武馆们,则在传统与现实中挣扎,他们没有少林寺的影响,没有承办联赛的公司们的财大气粗,他们只能在收徒与收费之间野蛮生长。

  少林寺、专业公司、民间武馆的变革和尝试,也是传统功夫在商业化大潮下的三种路径。功夫何去何从,没人说得清,但它已经走在了一个商业化的大方向上。这就是现实。

  中国功夫进化论

  开始习武的时候,袁彪正好13岁。不爱听课,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是个省事的孩子”。

  袁彪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纪”,他的偶像李小龙也是在这个岁数开启了他的武术生涯。这位后来开创了截拳道的一代宗师,让“四部半”电影,开启了连绵至今的功夫片风潮。

  不过不同的是,李小龙是正式拜入叶问宗师的门下,才系统学习了咏春拳。在他师父的故乡佛山,尽管这样的拜师仪式正慢慢地消逝,但还是依稀可见。更多的佛山武师正在主动或被动地进行着转型。

  这里的武馆依旧在教授咏春、蔡李佛、洪拳,也依旧有磕头敬茶的入门仪式。练功夫不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享受的特权,有时候倒是恰恰相反。

  有越来越多的武馆开始选择套用现代健身俱乐部的模式,向收费的会员或者学员们传授武艺;也有越来越多的武师学会了借助影视表演来包装和宣传自己,在打响品牌后,再用武术培训和中医保健去赚钱;还有不少馆主正在琢磨着,是不是应该花上一笔钱,在互联网上建一个推销自己武馆的网站……

  到了袁彪的时代,他像更多向往武学的孩子一样,去了山东的一所知名的武校。让他这么小便背井离乡的,是小时候特别崇拜的叔叔。据说他曾到少林寺学过功夫,在小孩子们看来,他是个绝顶高手。

  袁彪不知道的是,那个盛产“绝顶高手”的少林寺也一直在转型。

  自从1982年,一部香港电影《少林寺》开始,这里就不再是一个只能潜心念佛修武的古寺了。少林武僧团常年在世界各地访问表演,足迹遍及海内外40多个国家和地区。少林寺像麦当劳、肯德基等跨国连锁巨头一样,在世界范围内开设了几百家武馆,在俄、美、英、德等国家建立了十几个武术文化中心,二三十个武僧常年驻外。

  如果袁彪问过他的叔叔,或许会发现,他学少林功夫地方的并不是少林寺,而是山门之外的民间武校。

  这里如今已是“世界最大武术基地”和“中国武术器材和武术用品集散地”。在册的58座武术学校中,有超过6万名在这里习武的常住学生。他们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如果愿意,他们可以在附近的“少林塔沟教育集团”里从幼儿园一路读到本科。

  如今,这所被称为武林正宗的千年古刹,还要花500亿元建一个嵩山文化产业园区。里面会矗立起一座少林武术功夫大学城,核心是中国第一所武术大学。未来,这里还将被用来拍功夫片、办功夫擂台赛,甚至成立功夫电视频道等其他产业,“在5年至10年内实现世界级旅游资源向世界级文化旅游、文化创意产品的转变。”

  袁彪终究还是没有机会来了,因为在山东的武校,他已经学会了被称为“套路”的中国功夫。这时他才发现,真正的武术原来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原来练武是那么苦,大冬天5点钟就得起床,一天三练,风雨无阻。

  练完“套路”,袁彪又练上了“散打”。这是两个在新中国竞赛体制中特有的武术名词,在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管理中心的架构里,就是用“套路部”和“散打部”囊括了所有竞赛武术类型。而那129种拳种的传统武术,则可以归类到一个“社会部”里,管辖所有非专业队体系里的民间习武者。

  如果按照通常的成长模式,被济南市体校挑走的袁彪将会沿着业余武校——市体校——省市专业队——国家队的四级金字塔,一步步往上走。然后在这个级别的专业队里呆着,捧着铁饭碗,将全运会、全锦赛和省运会奖牌作为最高的生存目标。

  然而,极具变化的商业时代,让这个庞大而传统的体育也开始了转型。

  先是像“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这样的商业比赛,将散打运动员拉出了黝暗的专业队,一系列的中外对抗赛又紧跟而上,将中国武术推向与国外搏击术较量的擂台上,2009年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踉跄诞生,又出现了一个纯市场化的武术职业联赛。

  “洋溢虎”袁彪欣然成为这个联赛中青岛响虎俱乐部的“五虎将”之一。第一个赛季的团体个人双料冠军是对他最好的褒奖。在这方新的舞台上,这个联赛明星要和功夫一起,赶快习惯新的时代。

  袁彪不用关心这个联赛能否像国外的格斗、拳击一样,有朝一日成为成功的商业运作。但它背后的俱乐部和中视体育却不能不考虑。

  曾经摸着石头过河的经历,让徐睿这样的中国第一批武术搏击赛事运营者学到了很多。通过”散打王“,他熟悉了一整套商业赛事的管理体系:竞赛管理、赛事制作、电视包装、宣传传播流程、招商流程等。2004年散打王赛事停办之后,徐睿仍在致力于搏击商业赛事的组织与推广。2009年年头和年尾的两场散打比赛——柳海龙对阵日本自由搏击高手伊贺弘治的“柳海龙国际搏击争霸赛”,和中泰双方各出5人的“中泰拳王争霸赛”,推广人都是徐睿。

  这两场赛事的投资人余鸿坚也是在2004年前后开始做单场商业搏击比赛的。余鸿坚曾是体操和拳击运动员,如今是广东我能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管理着几百号体育场馆物业人员和一支十多人的商业比赛专业操作团队。

  在过去担任广东体育发展总公司副总经理时,余鸿坚以每年一场的频率,操盘了2004年“中国功夫vs日本极真空手道争霸赛”、2005年“中国功夫对俄罗斯极真空手道争霸赛”和2006年“第5届中国功夫对泰国职业泰拳争霸赛”。在商业搏击赛的推广上,余鸿坚和徐睿有着类似的观点:商业比赛就是生意,规则也好,炒作也罢,只要能投观众所好,就是无可厚非的。

  于是,2009年“柳海龙国际搏击争霸赛”时修改日方选手胜负履历以抬高身价,年末中泰争霸赛挑气民族情绪等,在其看来也都是“对得起衣食父母”的平常之举。

  “投资风险不大,赚不了也能保本。只要解决了赛事冠名,承办方基本都是稳赚的。”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国荣说。

  “这个市场上的商业比赛80%是亏损的。”余鸿坚并不同意“官员”陈国荣的说法。按照他的说法,单场商业赛事投入包括双方队员的出场费、营销宣传费、赛事承办费和招待费等几大块,光是出场费就得几十万,总成本动辄高达几百万。而收益则基本就是门票和赞助两块,他自己操盘的商业比赛,盈亏也只能做到五五开。

  在广州举行的搏击比赛中,票房最高的是2006年的“第5届中国功夫对泰国职业泰拳争霸赛”,超过140万元。2009年的”柳海龙国际搏击争霸赛“取得了超过100万元的票房,而岁末闹得舆论哗然的“第6届中国功夫对泰国职业泰拳争霸赛”更是超过年初的“柳海龙赛”,一头一尾两个赛事,都让余鸿坚捞到了一笔。

  余鸿坚谈到收入,还是牢骚满腹:“国外卖赛事转播权能占总收入50%,国内却还要给垄断的媒体交钱——央视50万,地方卫视20万。”而绝大多数的武术商业比赛,也仅有20-50万元的票房。算掉赛事投入和给媒体的转播费,赛事的投资人和承办方确实没多少赚头。

  事实上,湖南经视并不是最早看到武术搏击类赛事价值的。“散打王”的成功让不少电视台的节目组或者制片人开始不满足于转播比赛,一些和武术搏击相关的综艺节目相继出现。

  就在”散打王“停办后不到一年,河南台娱乐节目《武林风》诞生。这是一档以武术比赛为主要内容的电视节目,自2004年开播后经历了数次改版,一年后便以13.69%的最高收视率称霸河南。更创造了王洪祥这样颇受关注的民间武术明星。

  而另一些省级卫视则干脆办起了比赛。诸如黑龙江电视台依托《大比武》系列节目办的“2008中国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影响也不小。而且,由于这些节目或比赛本身就是电视台自己的“孩子”,运营成本低,可以共享全台广告资源,有一些在广告招商上甚至比”散打王“还要成功。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央视。其子公司中视体育的董事总经理阮伟另辟蹊径,创立了一个既不能归入散打又不能放进套路的全新武术节目——“武林大会”。

  “我是1991年做的体育记者,曾经跑过武术口,也拍过《峨眉武术行》之类的纪录片,觉得那种套路表演挺没劲的。”阮伟说,但他觉得散打又缺乏传统武术的韵味,于是一直在考虑怎样真正挖掘武术的技术与技法,“但这种想法做出来需要平台”。

  2005年,阮伟调到了CCTV-5下属的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这时恰逢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提出做一个武术节目,并在央视内部招标。面对CCTV-5这个覆盖面国内无人能及的巨大平台,阮伟知道不能错过机会。

  阮伟是个有想法的人,到中视体育后,他成为了一个组织体育娱乐赛事的专家,也创造了这个公司的收入从3000万到超过6个亿的传奇。在内部招标中,他提交的“单拳种对打比赛”的方案脱颖而出。2007年3月,大型传统武术赛事类栏目“武林大会”出炉。这是当时第一个单拳种比赛的节目,中国传统武术中的129个单拳种以“多种项目集合群”的方式出现在电视上。各单拳种协会推荐参加的民间武术爱好者不戴拳套,不分级别,一对一打擂台赛。

  不到半年时间,“武林大会”席卷了3.4亿人次收视人群,并在央视一套的暑期专场还创下了1.49的收视新高,连登陆中国20年之久的NBA赛事都无法与之媲美。开播6个月后,节目不仅在韩国播出,还吸引了台湾以及欧美多家电视台的垂青。

  然而,和商业上的顺风顺水相比,“武林大会”自诞生以来,其作为一个业余搏击节目的争议就从未停息,这个电视节目的诸多短板也慢慢显露出来。对此,阮伟也很无奈:业余选手水平不高,打得不好看,而且练传统武术的人越来越少,选拔选手时常都是无米之炊。另外,一个单独的节目可承载的商业价值实在有限,更无法完成带动传统武术发展的产业链布局。

  让武术成为NBA

  阮伟决定另起炉灶。

  2008年12月30日,一个被称为“武林大会联盟”的职业俱乐部联盟成立。之后不久,这个由职业武术运动员参加的赛事联盟改名“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以区别于业余选手参加的“武林大会”。

  “两者的区别就像目前CCTV-5播出的NBA与《篮球公园》。”阮伟说,“WMA就像NBA一样,会有从报道权买卖到广告赞助、门票,再到俱乐部、运动员的商业运营,以及戒指、T恤等一系列衍生品的整条产业链。”

  在阮伟的计划里,WMA会在2010年完成整个赛事的主客场、规则和技法提纯等制度,到了2011年,就可以把四强赛或者全明星赛放到欧美去打,以扩大在国际上的影响,为接下来出售报道权打下基础——至于投入,财大气粗的央视”已经做好了三年不盈利的准备。“

  “央视说他们不挣钱?我才不相信。”岳欣说这话时有些酸溜溜的。他是运营商东方武联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的赛事总监,他们运营的CKA中国武术散打超级联赛与WMA开赛相距不过一个月,参赛选手中不乏张开印、边茂富等著名的散打名将。但说起对未来的预期,岳欣的底气明显不足。

  “不管是在选手、俱乐部和转播上承担的成本,还是从自身客户资源那里获得的广告收入,我们作为民间资本都比不过——他们花得少,挣得多。”岳欣说。

  岳欣的抱怨不无道理,参加CKA的并不是职业俱乐部,而是国内各省散打专业队。这些参赛的现役一线散打运动员都属于国家体育总局所有,找他们来参赛不但要花钱,还无法控制。要是赶上有全运会和全锦赛这类官方比赛任务,CKA的比赛质量就没有了保证。

  阮伟显然没有这种担心,WMA是联盟性质,加盟的几家俱乐部都唯中视体育马首是瞻,大家同坐一条船,各自的职业运动员们成名的机会就是打好这个联赛。他唯一要担心的,还是这个“吃螃蟹”的联赛未来能不能变得好看,因为这是吸引观众和商家的关键。

  因为规则和技法不成熟,WMA第一年的比赛饱受争议,甚至被网友调侃为“天下第一推胸大会”。凭借青岛啤酒和吉列这些大客户千万级别的赞助,WMA第一年营收已基本持平。但要实现阮伟“让WMA变得像NBA和英超一样流行”的梦想,仅仅依靠国家电视台的名头显然不够。毕竟,观众们要看的是真正能打、会表演的中国武术,而非“推胸”大赛。

  门墙,后又学习过一些截拳道之类的现代格斗技术,现在虽然以文字为主业,并未忘情于武术,古董收藏方面也以东亚古董兵器为专业。就本人所见,抛砖引玉一番。

  武术的舞术化

  一直以来,那种说武术根本就是“舞术”的论调似乎有一定市场,就目前来看,传统武术确实有体操化、舞蹈化的倾向,而且目前的武术比赛除了散打之外,其他比赛对抗性非常弱,武林大会的各门派门内对练被戏称为“推胸比赛”,前两个字要是换一个位置,恐怕就是黑色幽默了。

  从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可以推知,武术的本来面目必然不是这样。在冷兵器时代,习武是为了上阵打仗与保镖护院,花架子是会被淘汰掉的。古朴的传统武术并无很多腾跃、翻滚的动作,实际上格斗当中一拳一脚就是为了解决战斗,缠斗搂抱其实是习武者的大忌。

  但进入现当代社会以来,尤其是1949年之后,武术表演的性质更多起来。这种表演性一直是存在的,来源基本有几个方面。

  首先,传统武术的修习者大致有几种人:一种是富家子弟,喜欢刀枪拳棒;一种是打算指身为业,将来可以以武讨口饭吃;第三种是当地民风剽悍,居民大多习武,强身抗暴;还有一种是出家人为了健身与修身,或者是为了行脚天下而习武。

  武术能成为一门生意,大概也得益于武术的这种表演性,且不说舞术化功夫的审美画面成就了中国功夫大片的庞大市场(但电影里的武术还是真实的武术吗),单就开馆生意而言,师父传授弟子的时候,并非都像武侠小说当中的门派一样,是免费进行传授,而是很多人开门收徒是为了生活。完全实战性质的功夫简单而有效,但实在是传授不了太多时间就会被人习得。套路动作越多、表演性质越强的话,自然也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

  而门派传承也是具有表演性的一种基础,各个门派为了表现自己的独特性,并且增强同一师传的凝聚力、在行走江湖的时候不至于误伤自己人,都纷纷在自己的独有套路中加入很多近似于仪式性的招式,而这些招式在实际格斗当中未必能够真正应用。

  武术被改头换面成为一种表演性大幅度增强、实战性进一步削弱的体操类型的运动,这点从器械的变化也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当代武术器械的变化是由于管制刀具等规定而引起的,以至于现在武术表演当中的器械几乎就是个笑话。长枪耍得花团锦簇,但枪杆则软如面条;大刀舞得虎虎生风,刀头却如一片铝箔乱晃。笔者收藏的古代兵器当中,并无这等货色在其中。那只是为了表演好看而预备的东西,与戏台上的家伙没有本质的区别。就拿现在普遍用于表演的中式牛尾刀来说,原本此刀型的刀头本身是有加厚的设置以增强其刺穿力,现在的样子别说穿刺力,切豆腐都费劲。

  传统武术失去生存空间

  别说靠武术发财,在现实生活里,传统武术也未必能找到生存的空间。无论什么功夫,最终都要碰到一个养家糊口的问题,作为业余爱好而传习,其水平自然是可想而知。但以武吃饭的话,在现代社会当中应该说机会不会很多,是处于边缘的一群。即使是以武为业,更多的也是表演性质的职业,一样会失去武术原本格斗的意义。高额奖金的格斗比赛倒是足够养活一个专门的行业,但实际上这种机会比之成为武僧团的机会还要小,且风险极大。

  随着社会的不断变化,很多功夫甚至没有了生存的空间。这里仅举一例:凳拐。这是利用当年随处可见的长凳为武器的一种功夫,听我师父曾经说过,以前每个习武之人都多少要学上几招的,以便于利用身边最常用的工具求生御敌。现在则基本不用了,长凳没了。不是说这路功夫已经失传,而是很多时候没有了用武之地。

  笔者曾经随手写过一些关于社会变迁与武术传承方面的感想:“从大的环境来说,现代竞技体育没有从中国发源,而冷兵器又被热兵器代替,中国的社会结构与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而武术这东西由于与中国传统的巫、医、哲学相通,至少也是武术借鉴了其中的理论与实际的成分,所以在迅速变化的世界上,无法找到传承的人。这就像现在说到文科的学生,其古文的水平可能不如当年读过几年私塾的小朋友。无他,环境改变了。”

  除了这些外在因素外,这种社会的变革也已经深深改变了我们自己的生存结构。传统社会是一个变动缓慢、诱惑较少、交际需求不多的社会,而现代社会中,即使是农村的生活节奏与生存要求,也远远高于或快于传统社会。认真学习传统武术,成了一种效益过低的东西。社会形式的转型,在这里就显示了其改变人的最深层心理结构的力量。

  一个传统的技术,流传上有了顾忌、练习时也有顾忌、社会生活造成的生存压力也存在着,它能够怎样?传统武术弟子应该学习的东西,还有多少能够传授给下一代的徒弟们?毒药的药方?点打穴位的方式?这些东西我自己都从来没用过,我也怕使用它们,而且也不敢告诉别人,免得被不知深浅的人去应用。

  无可否认,传统武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说起传统武术,其实我们说的就是那具尸体而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载体,它已经只剩下表演用的套路与一些对抗性训练明显不足的所谓“高手”。当一个社会日益规则化、快餐化的时候,作为一个生存状态整体的传统武术,是无法对抗这个时代的。

  虚骄的神话

  但也并非所有传统格斗技术都没有焕发青春。以日本柔道为基础而创制出的巴西柔术这些年在世界格斗技术中大放异彩,这就是创新与吸收的一例。同时,针对巴西柔术的技术也在研发当中,双方促进之下,这种地面格斗技术与时俱进地在发展当中。

  而反观中国武术,除了找各种理由保持其神秘性之余,都并未真正打算改变过自身。在一个全新的社会当中,不但没有重新审视自身存在的弱点,反而因为文化的关系更加保守,用很多并不存在的神奇例子作为虚骄的证明,正如一个破落户的子弟总是夸耀自己祖先曾经如何阔过。

  所以,中国武术的神话是曾经或者现在还是天下第一的格斗术,高手还是存在的,他们在荒郊野外或者大隐于市当中传承中国武术的精髓。但现实就是传说中的高手从来没有出现过,出现过的都过不了中国散打这一关,因为没有系统的训练、或者说那个训练系统是低效与不合格的,无论是抗击打能力还是实战经验。

  中国武术在目前世界上的传播与位置大概相当于书法,文化牌位的意义大于实际的意义、表演性大于实用性,能唬住倾倒于神秘文化的各路人马,实战上大致练上数年,能够战胜一般没经过格斗训练的人—这人还最好别是那种街头斗殴的高手。

我要分享:
上一篇:十堰市召开第四届世界传统武术节第一次筹备会 下一篇:“武林风”对抗赛在天津大港体育馆上演[图文]
武林风视频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