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术网
武术心得:“以无法为有法、化无限为有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练武更要练心,持之以恒方能成功。
实用武术
反恐避险
实用擒拿
实用摔法
实用技术
军警技法
实用器械
实用腿法
实用手法
一招制敌
自卫防身
武术拳种
少林
武当
峨眉
太极
武术精华
武术精选
武术心得
武术宝典
武术原理
武术理论
武术概论
武术政策法规
武术训练
武术典籍与书刊
武术管理条例
习武常识
武术术语
武术与哲学
武术技法原理
擂台竞斗
武林中人
武林精英
功夫明星
专家学者
馆校长
武林美女
历史名人
人物信息
人物专访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武术精华 > 武术精选 > 武术的内家和外家

武术的内家和外家

    武术网资料

    论武术的内家和外家--蔡龙云蔡龙云  内家、外家着说,在武术界流传已久。我年幼练武的时候就已听说了。但究竟什么是“内家”,什么是“外加”呢?当时我总搞不清楚,因惑不解。后来年岁稍长,读了一些古人撰写的书籍文章,听了一些专门家的议论,慢慢地擦知道了武术分“内家”与“外家”的起端,以及“内家”与“外家”的特征。

    原来,中国武术分“内家”和“外家”之说始于清初著名学者黄宗羲先生。康熙八年(1669年)他为浙东武术家王征南先生撰写的《王征南墓志铭》说道:“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以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有别少林为外家”。黄宗羲的儿子黄百家在《内家拳法》里更说道:“自外家至少林,其术精矣。张三丰既精于少林,复从而翻之,是名内家,得其一二者,已足胜少林……”。由那时候起,中国武术被黄氏父子绝然地分为内外两家了。“内家”与“外家”有什么区别?他们各自的特征是什么?这在黄宗羲先生的文章中以及后来的一些自称为“内家拳”专门家的文章中,都已说得明白,归纳起来有三个:


    其一:“以静制动”,“后发制人”的拳术为“内家”;“主于搏人,先发制人”的拳术为“外家”。

    其二:“以柔克刚”,主柔的拳术为“内家”;主刚的拳术为“外家”。


    其三:讲究“内功”,善于调理内在气息运行的拳术为“内家”;主于锻炼外在的形体素质的拳术为“外家”。


    从后来的“内家拳”专门家的文章中,还使我知道了太极、形意、八卦等拳术即是“内家拳”。而少林以及凡是具有窜奔跳跃、闪展腾挪等招势的拳术,或是虽然没有窜奔跳跃、闪展腾挪等招势,但却是在太极、形意、八卦之外的一些拳术,都被别之为“外家”。这就区分得更为具体了。


    可是细细地想来,我又觉得被“内家拳”专门家们所规定的区别什么是武术“内家”与“外家”的那三个特征,还有学多费解的地方,觉得中国武术别为内外两家的这种理论,似乎不是那么十分站得住脚。


    我想,既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为武术“内家”的特征,在敌我双方角斗较技的时候,总是“主于御敌”处于防御的地位,让敌方先动手发招进攻,而后乘之。果真如此,那么在太极拳推手比赛的时候,双方都是“内家”,那个先发招的,或是讲究“搭手即发”的,还算不算“内家”?由此而有联想到生活实际里的打斗和战场上的肉搏厮杀,彼此拉开架势,或者敌我都已举起刀枪,可是恰巧双方又都是武术“内家”,谁都不愿“主于搏人”,怕被人“得以乘之”,谁都想“后发先制,以静制动”使“犯者应手即仆”,那么,这场打斗或厮杀是怎样打杀下去呢?


    其实,被别之为“外家”的少林武术,也并非没有“后发制人”的招数。试看“少林罗汉使八手”,其中的“一条椽”、“硬开弓”、“架梁炮”、“僧敲钟”、“披身锤”、“拗鹰肘”、“劈柴势”、“僧推门”、“金勾挂”、“扫荡腿”、“鹰掐嗉”、“垮篮势”、“扭缠丝”、“降龙手”、“僧缚虎”等十五手,都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主于御敌”、“非遇困危则不发,发则所当必靡,无隙可乘”的拳法。至于被称之谓“内家”的拳术,也有他“先发制人”的拳法。例如“形意拳”,“遇敌交手要求先发制人,快速突然,一发即至”(李天骥先生《形意拳术》)。在“八字诀”中对“敏”字的要求是:“……手要敏,如扑羊之饿虎,能先发制人”。既要求“先发制人”,能说“形意拳”它不是“主于搏人”的拳法吗?再如“太极拳”,在某些拳谱里也有“抢上抢下势如虎,类似鹰鹞下鸡场”,“心要占先,意要胜人”,“先动为师,后动为弟”,等等“主于搏人”的说法。


    要说敌我双方角斗较技的胜负,其关键恐怕不在于“后发”或“先发”。而在于得气、得机、得时、得势。“气以实志”,而“勇”则是“志之所以敢也”,所以说相搏较技“以勇为先,以气为诀”。怒发气生,则目无锋刃,故得气者胜。得机,“察其动向,乘其未定,击其不意也”。角斗相搏莫“神于得机”,“先后不容瞬,远近不容分,先之一刻则太过,后之一刻则失时”,需恰得其宜,方为得机,善得机者胜。得时,“见利不失也”,双方角斗相搏,有利于我时不能狐疑不决,犹豫则失时,失时则败。因之相搏较技讲究“得时无怠,时不再来”,胜负之分,“得在时,不在争”。“势者,皆顺而不逆之谓也”。得势,“顺其势也”。“因势而利导之”,不相违阻,“逆阻则失势”,失势者败。不管是什么家,双方角斗较技总是有一方先发招的,招有虚实,一招发出,既可由实化虚,也可由虚化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随机应变,先发招的可以变化,后发招的也可以变化,哪有因“内家”、“外家”之别而拘泥于谁先动手发招的。


    至于“以静制动”。任何使拳之家对“静”的理解均都是“静者,静动,非不动也”。在角斗相搏时,“主动”、“主于搏人”,是属于战略的范畴:而“主静”、“主于御敌”,是属于战术的范畴。因之古人说:“善用兵者,有进无退,虽退所以成进;有先无后,虽后所以成先;有速无迟,虽迟所以成速;有战无守,虽守所以成战……”(《潜书》)。动静的运用是根据时、机、势来决定的,该动时就要动,该静时就要静。《吕氏春秋》说:“圣人之于事,似缓而急,似迟而速,以待时”。华拳谱:“方圆有机,动静有时”。孔子曰:“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应静而动,则养敌以生奸;应动而静,则失时以败事;动静中节,乃得其宜”。以“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主于御敌”来规定太极、形意、八卦等拳术为武术“内家”,而别少林等拳术为武术“外家”,此一说看来是不能成立的。


    我又想,以主柔的拳术为武术“内家”,以主刚的权术别之为武术“外家”。那么,主于“亦刚亦柔”、“刚柔相济”的拳术又是什么“家”呢?有许许多多的使拳之家,都是主于“亦刚亦柔”、“刚柔相济”的。他们认为“纯柔纯弱,其势必削;纯刚纯强,其势必亡”。在拳术里应该是“不柔不刚,合道之常”。所谓“不柔不刚”,是说不能太柔,不能太刚,“太刚则折,太柔则废”,刚柔宜取“中和”。因而在学多的使拳之家中出现了“刚发乎内,肉制乎外”;“外若优柔,中实刚劲”;“亦刚亦柔巧连环”;“刚柔得宜”;“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刚柔相济定心神“等等的论说。好象还没有一家是专门主于刚的。被别之为“外家”的少林拳术也是这种讲究“软如绵,硬如丁,软能克硬,硬能克软”,“遇软须2硬进,遇硬须软磨”,主于“刚柔相济”之家。佛教禅宗原本就有“柔者性之体,刚者性之用”,“刚柔”、“体用”之说。少林是禅宗祖庭,其拳术以禅宗的刚柔体用之说作为技术的理论指导,是完全可能的。事物总是“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易·系辞》),我认为专一地主于刚或柔的拳家是不会有的。即便是太极拳,不也是同样强调“发动如百炼刚,何坚不摧?”,“能柔软,然后能极坚刚”;“用刚不可无柔,无柔则环绕不速;用柔不可无刚,无刚则摧逼不捷”;“刚柔不可偏用”,应是“刚中寓柔,柔中寓刚”,刚柔相济运化无方,主于“刚柔相济”的吗?


    有的专门家说,使拳之家都讲“刚柔相济”,但总有偏重于刚或偏重于柔的,别少林为“外家”,只是说他“偏重于刚”而已。照这样说,是不是所谓“内家”也是主于“刚柔相济”,只是“偏重于柔”而已呢?偏重于刚和偏重于柔,两者是相比较而言的,拿常见的一般和少林拳与常见的一般的太极拳相比较,确实是少林拳偏刚了一些,太极拳偏柔了一些。假设偏刚的拳术就得别之为外家,那么拿陈式太极拳和杨、吴等式太极拳相比较,显而易见,陈式太极拳不是偏刚一些了吗?是不是把陈式太极拳也别为“外家”呢?拿太极拳和形意、八卦相比较,八卦也别之为“外家”呢?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拿王征南先生的“内家拳”和太极拳相比较,似乎王征南的“内家拳”也不该称之为内家了。因“内家拳”里面以点穴为主,“其搏人必以其穴,有晕穴,有哑穴,有死穴,相其穴而轻重击之,无毫发爽者”。更有“金刚跌”的摔跌动作。点穴和摔跌,如果没有一点偏刚的劲力,恐怕是难以收到相搏取胜的效应的。


    中国武术,在长、短两类的拳术中,有工、行、醉、绵、劲、别等六种体势。其中的绵拳体势的拳术,柔和蕴藉,缓缓不断,自始及终,绵绵相连,就主于偏柔,而其中的劲拳体势的拳术,使气鼓劲,骨刚筋粗,肌腱隆起,阳刚外露,就主于偏刚。在一家的拳术里,或者说是一个拳种里,会有偏柔和偏刚的几种不同体势的拳术并存。以我所见到的、学过的少林拳术为例吧,“金刚伏虎拳”就是少林拳术中偏重于刚的劲体拳术,“少林心法罗汉拳”、“少林功”就是少林拳术中偏重于柔的绵体拳术。不仅如此,即使是一套一招一势、端庄势整的工架拳体势的拳术,同样也是可以把它演练成流畅无滞、飘云飞电、多行势而少停势的行拳体势的拳术。在一家拳术里,有着主于柔和主于刚的拳路并存,而一套拳路又可以练成这样的或是那样的不同的体势,那么这一家的拳术究竟算是“内家”呢,还是“外家”?越想就越是觉得以主柔的拳术为“内家”,而别其他主于“亦刚亦柔”的拳术(因为实际不存在存刚的拳术)为“外家”,这一说也是难以成立的。


    我还想到以是否善于调理内在气息的“内功”来分为“内家”与“外家”的说法上去了。这可是黄宗羲先生和黄百家先生所没有道及的,而是后来的专门家们所提出的原则,既然武术“内家”是以内功炼气见长的,那么被别之为“外家”的拳家当然是被认为不主重或不善于调理内在气息的了。可是事实并不如此,被非常明确地别之为“外家”的少林拳术,却偏偏也是主重和善于修内炼气的。请看《嵩山少林拳法》一书,里面提到“养气不离性,炼气不离命”;“上气下压,下气上提,上下会合,阴阳归一”;“实自虚处生,气自丹田吐”;“拳把若不知炼气,总有仙着不足恃”。是十二分地强调内功炼气的。再看一看少林的龙、虎、豹、蛇、鹤“五拳”;“龙拳练神,解曰:练时周身无须用力,暗听气沉丹田,遍体活泼……;虎拳练骨,解曰:练时须鼓实全身之气……,一气整贯,始终不懈……”;“蛇拳练气,解曰:气之吞吐抑扬,以沉静柔实为主……;鹤拳练精,解曰:练时须凝精铸神,舒臂运气,所谓神闲志暇,心手向忘……”。五拳之中,除了豹拳没有提节炼气之外,其余四拳都强调了炼气。这能说被别之为“外家”的少林不讲究内功,不善于调理气息吗?


    据说“内家拳”的拳术是与调息、凝神、静虑、守丹田的道家静修相结合的。过是这样,那也应该允许被别之为“外家”的拳术与佛家的“定慧双修”相结合。佛家的禅,梵语为“禅那”,其意是坐禅静虑。禅宗的《坛经》教人“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坦然寂静,既是大道”。道家的静坐炼气,佛家的坐禅静虑,难道说一是炼内、一是炼外吗?被别之为“外家”的少林拳术,他强调的炼气调息,是与“禅功”分不开的。谁能说少林的拳术不讲究内功呢?看起来以炼气调息的“内功”与否来分别武术为“内家”与“外家”,此一说同样是站不住脚的了。


    黄宗羲先生和一些专门家,都是很有学问的人。对古人和贤者,我是十分尊敬的,丝毫也不敢有渎犯的地方。然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古人和贤者所说的一切,恐怕有一些也不完全是符合客观实际的,在武术“内家”与“外家”之别的说法上,他们就难免不带有偏面性和局限性了。
   
    夏宝峰按:蔡龙云先生是我儿时就非常仰慕的“英雄人物”,少年时代便英雄虎胆,是当代的武林泰斗,对武术的起源,性质分类,内外家,教学法等提出了独到的见解,《论武术的内家和外家》里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篇比较有名的文章,刊登后,也收到了很大的反应。正因为这篇文章,使我与蔡老,也使四明内家拳与蔡老有了不解之情。“武术本无内外家,功夫无非形与气,内家拳要做到的是和合一气”。“内家是行家之意,上乘之作,故谓内家。”这里不得不佩服蔡老慧眼独具,2004年,我想为四明内家拳出点份内的力,于2004年6月27日,我与弟子刘其海等专程到上海蔡老家拜访(见新闻动态)。同时专程带上四明内家拳内部资料,蔡老看后喜颜于表,蔡老说,他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写过一篇综合当时一些内外家之分的文章。这次我们提供的一些关于内家拳的资料及我对内家拳的演练和解说后,感叹的说:“真正的内家拳原来有专门的拳术,原来总以为失传了,只能在黄百家的内家拳谱中少有记载,今生总算有幸见到了,我早期的内外家之说确是陷于资料的缺陷……我也在想,内家拳的这个东西,武术到了一定的境界都是相通的,有人说我的华拳是外家拳,可我从来没说过它是属于外家拳的……其实武术根本没有什么内外家之说……”也解决了多年来论武术内外家的困惑不解。


    此后,我与蔡龙云经常保持联系,2004年12月10日至13日,浙江省涉外传统武术教练员岗位培训教材上,蔡老又提交《武术内外家论》,同时大会方补充说明了四明内家拳的重要性。

我要分享:
上一篇:武术和中医的关系 下一篇:武术中武道的解释
武林风视频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