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术网
武术心得:“以无法为有法、化无限为有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练武更要练心,持之以恒方能成功。
实用武术
反恐避险
实用擒拿
实用摔法
实用技术
军警技法
实用器械
实用腿法
实用手法
一招制敌
自卫防身
武术拳种
少林
武当
峨眉
太极
武术精华
武术精选
武术心得
武术宝典
武术原理
武术理论
武术概论
武术政策法规
武术训练
武术典籍与书刊
武术管理条例
习武常识
武术术语
武术与哲学
武术技法原理
擂台竞斗
武林中人
武林精英
功夫明星
专家学者
馆校长
武林美女
历史名人
人物信息
人物专访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武林中人 > 武林精英 > 一代形意拳大师褚桂亭

一代形意拳大师褚桂亭

武术网消息:褚桂亭(1892—1977)名德馨,字桂亭。出生於河北省任丘县郑州镇南关村一个小康农民之家。清末时期当地盛行练武,每年秋冬季,来自河北、山东、河南、湖北等地的武术高手云集任丘,设擂比武,摆场较量,热闹非凡。幼年时期的褚桂亭深受环境的影响,立下要练就一身真本领的雄心壮志。他历尽艰辛多次出走湖北、河南、山西、四川等地,寻访名家高手,潜心拜师学艺。他青年时期就精通多种拳术,对少林、武当等派别颇有研究,尤擅形意、八卦、太极,褚师之形意、八卦先后受业于李存义、梁振甫、张占魁、孙禄堂、姜玉和、尚云祥、黄柏年等大师;武当剑法是受益于李景林先生;而太极则受教于杨澄甫、杨少候大师。褚师武功深得各名家真邃,堪称一代宗师。

褚身体魁梧,容颜庄严,性格耿直,双目炯炯有神,褚师一生以教拳为业,生活起居平淡简朴。在南京授拳期间,老师住国货路一号,后迁科替新楼居住,家中布置雅致,有名人送的对联若干,老师喜爱字画,数年来都习大楷书,当年老师不饮酒不吸烟,室内床头常挂一把龙泉名剑,甚为锋利,可折于腰间,老师曾将此剑带回上海,惜于“文革”抄走。

褚师13岁拜当时形意高手、六霸天之一的姜玉和先生为师,因当时姜忙于护镖,无暇授徒,但见褚师天资聪颖,功底不浅,爱才的姜将褚师引荐托给师爷——形意宗师单刀李存义老先生亲授。李老深爱褚师练武的钻劲和傻劲,尽力传授。当时八卦掌名镖师陈德路先生,也同时喜爱上了英俊老实的褚桂亭、陈、姜二师为同门好友,平时生活不分。两师同授一徒,成为当地一段佳话。陈德路也有走镖任务,于是又托其师梁振甫先生代传八卦掌。十八岁的褚桂亭,此时已经长得高大而矫健。他不仅力大,而且武艺日精,又蒙李、梁二位名家亲授,真如蛟龙得水。他早练形意,晚练八卦,白天和师叔郝恩光、黄柏年,师兄赵克礼、李玉琳、钱国荣等在一起研究苦练,仿佛身上有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

20岁的褚桂亭,又向镖师于炳忠先生学会醉八仙拳。李存义先生常对人言,夫形意、八卦之妙者,莫过此子。聪明过人的褚桂亭,深知李存义对他的钟爱,征得姜、陈二位老师的同意,在这年的中秋佳节,褚桂亭顶贴向李存义叩拜,成为李存义的一位关门弟子。褚师跟随李存义先生有十年之久,终使褚师得到形意真髓。因此日本有关武术专家认为褚师是李存义先生之弟子,日本昭和五十年十一月出版《图说中国武术史》,及日本松田隆智1983年著《中国武术史略》一书中,都有详细纪载。
褚为人忠厚正亘,性格刚烈,爱打抱不平。上世纪20年代初,他到杭州,在一家茶馆中,当地两个地痞肆意凌辱卖唱的父女,他挺身而出,狠狠“教训”了两个恶棍,紧跟看褚师伫立桥头,一面催父女二人快走,一面对追上来的十几个无赖大声喝道:“谁敢上来!”几个歹徒冲上桥头,随即被褚师手一挥先后扔进河里。

1914年,褚挂亭闻知郝恩光先生将东渡日本,传授形意拳时,他便经武汉返回家乡,先探望了老母,后陪同当地二十多位师兄,去天津为郝先生送行。他为了苦练基本功,送行人中除他之外,大家都乘船去天津,唯独他步行着,顺着大清河岸,边行边打形意拳中的崩、钻二拳,走到天津打到天津,浑身不知疲倦。到晚上十点多钟,他还向临行的郝恩光先生学了心仪已久的三合对刀,他回忆说当时只有一柱香的时间,且用的是锋利开口的柳叶刀。由此可见,褚师对武术的痴迷程度。

1925年,五省总督孙传芳,凭藉权势,兼以厚薪,诸褚桂亭到总督府当众表演,面对孙传芳这种以势压人的不礼貌态度,褚桂亭以不卑不亢而又玩世不恭的态度出场了。满屋旁观之人,见褚桂亭动作踉踉跄跄,体态无神飘忽不定,头重脚轻,醉态毕露,都诧异起来,纷纷窃窃私语:“莫非姓褚的今天喝醉了?”当他们看见孙传芳目不转晴地凝视着时,便又不敢多言。再看褚桂亭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栽倒,可他却拧身一转,拔地而起,孙传芳脱口喊出一个“好”字,众人都呆了。紧接着只见褚挂亭更加东倒西歪,跌跌撞撞。岂不知他是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在醉态里,显现出攻防兼备,在快幔中,表达出形动完整,刚柔相济软硬结合,原来这孙传芳是个懂得武术的人,等到褚桂亭把招式一收,立即连连鼓掌道贺:“真有功夫!真有功夫!”在孙传芳摆下的酒筵上,但见杯盘满桌,众人谈笑风生。褚桂亭一时兴起,使出绝技,双手指插入八仙桌台面边缘,轻轻地将其端起,桌上莱肴杯蝶纹丝不动。惊得孙传芳连连叹服这:“今天我孙某人算开了眼界,会见了中国的武术高人,有幸有幸!”。

褚师的手指功夫,此后也曾表演数次:一次是在40年代初,在南京的弟子富继华家;一次是解放初在上海鸿运酒楼收徒;

1926年武当剑术大师李景林先生离开军界,南下杭州传授武当剑术。褚桂亭在上海获悉这个消息后,便动身前往杭州,顶帖投拜李景林为师。褚桂亭本有李存义先生的形意六合剑、八卦龙形剑的浑厚基础,又能得到武当名家传艺,真可谓如虎添翼了。在李景林的热心传授下,褚桂亭很快学会了武当剑单练、对练、活步对剑、对练散剑。经过近两年的苦练,褚桂亭的剑法已经达到矫键灵敏,步若行云,剑中有人,人中有剑,人剑难分的境界。李景林先生高兴地说:“桂亭把武当剑练活了,中国的武当剑法后继有人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褚桂亭以武当对剑功法闻名大江南北。褚师与黄元秀是当代武当对剑表演之典范。

1928年,中国第一次在杭州举行全国性武术打擂比赛,大会地点设在杭州市票将司前学宫的广场上,来自各地的武林高手云集西子湖畔,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一片争斗气氛。当局考虑到武术界门派纷争,为预防不测,防止场上混乱、斗殴的现象出现,除了荷枪实弹的军警外,特邀一批武林人士成立检查委员会维持秩序。被邀的37名武艺高强的人员中,褚桂亭名列榜首,足见其在当时的声望地位。然而褚师并未以此自满,仍抓住一切机会寻访名师,锲而不舍地追求武技。

1929年,浙江国术馆在杭州成立,当时已颇有名气的褚师被聘为国术馆教师。一天副馆长兼秘书长李景林与褚师饭后闲谈,建议褚师向应邀前来担任国术馆教务长的太极泰斗杨澄甫先生学习太极拳,使自己的武艺更为全面。当时身壮气盛的褚桂亭自恃十八般武艺无有不会,似乎对外慢腾腾的太极有些看不上眼。李景林见状便建议褚、杨二人交手比试一下,随即请来杨澄甫先生,一同来到国术馆后花园,李任裁判。褚师不但精通拳术,还身怀铁布衫硬功绝技;出于对杨先生的尊敬,他以守为主,几个回合下来杨并未占得上风。后杨澄甫使出太极拳技中的杀手锏一肘功,忽进一肘,褚被击得倒退两步,杨跟进再复一肘,褚终于被击倒在地。从此,褚师始拜杨澄甫为师,入太极之门。杨先生很喜欢这个“先打后拜”的弟子,故授予真传,褚师此时约38岁,后成为杨氏门下得力助手,号称五虎将之一,他的杨式太极功夫造诣高人一筹。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七年间,每逢南京武术国考,褚时均担任评判委员。

由于有明师指点,自己又勤学苦练,加之不断地打擂比武,褚师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他在散打中集各家之长,将形意、八卦和太极融为一体,举手投足之间尤其轻灵迅猛,干净利索,技击之时,更显刚柔相济,变化无穷,实可谓别具一格,自成体系。

多年来,褚师以坚韧的毅力和追求的精神,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总结,使功夫日益精纯,从而在社会上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1936年杨澄甫先生去世,灵柩由杭州回故乡,路经南京浦口,褚师亲往迎送,设台悼念,足见褚师对先辈的尊敬和孝顺。

上世纪30年代中期,褚师赴南京教拳,当时许多社会名流均争相以从褚师习武为荣。褚师以精湛技艺被聘任金陵军官学校总教官,南京国民政府武术总教官等职。当时在南京总统府任总翻译官的董健吾先生,就拜在褚师门下学习太极拳(董健吾是打入国民政府任少将的中共地下党员.我党与宋庆龄的单线联络人,他曾代表张学良将军首次赴延安与我党中央联系。全国解放后,他在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工作,“文革”期间为澄清有关历史,董老曾为褚师手写一书,以澄清白)。此时,曾有一日本高级参谋,是剑道七段,受过武士道训练,不服褚师之声望,欲邀斗技,由董健吾介绍双方比试。为避免意外,各用木剑,剑头涂湿石灰,以身上白点多寡定胜负。褚师施展武当剑法,行步流星,剑走轻灵,身法一展,立见颜色,结果日本人身上白点纵横,而褚师仅有袖上一点,日本参谋大为佩服,当场要拜褚师学剑,被拒绝了。褚师说国术不能随意传授给外国人,在场者都为褚师替国家争光而激动。

抗日战争时期,汪伪政府的要员汉奸褚民谊,自置铜质太极球和太极棒,编成太极操,要老师替他宣传,推广、我老师拒绝说:“这些玩艺儿,老百姓玩不起,又没有太极特点,我很忙,没空帮你......”。后又将老师诓骗去编写太极拳书。到褚府后,褚师问清缘由,发现上当受骗,拒绝为其效力。褚民谊恼羞成怒,将褚师扣住不放。深夜,褚师使出功夫,飞拳拽脚,击倒几名带枪的警卫,翻墙逃离虎穴,一直隐居到抗战胜利才露面。

解放前褚师同情革命,支持抗日,痛恨汉奸,嫉恶如仇。褚师以自己的声望,曾掩护并资助过从事左翼文艺工作的地下党人富继华同志(解放后任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海墨书社社长、上海美术家协会理事)。

解放后。褚师从南京迁往上海定居,住斜徐路。一次去复兴公园,遇旧友孙福堂先生在公园授拳。孙深悉褚师乃当代名师,武功卓绝,得知褚师欲设场授拳,即将自己场地及15名学生引荐给褚师。次日当即设宴拜师。

师到上海后,先后在哈同大楼、大新公司、上海电缆厂及复兴公园公开授拳,门徒中皆知张玉为我们同门师兄,张玉拳场有人来“踢场子”时有所闻。张玉来请褚师(因同在复兴公园)前往他拳扬调解纠纷。当时在复兴公园诸多拳师中,褚师是有一定威望的。

1957年,国家体委指令上海市体委组织编写《杨式太极拳》一书,褚先生也应邀参加编写小组,经改编为八十八式,推行至今。多次参加全国性武术比赛包括第一届全运会武术表演赛在内的大会裁判组工作。上海市武术队成立后,多次邀请褚师前往指导。

上世纪60年代初,上海地区武术之风盛行,老拳师们经常聚会表演,为了更多地长进技艺充实内容,王喜奎先生和张玉、华春荣、武贵卿,每星期一次下午在复兴公园向褚师请教,切磋“武当对剑”、“三合对刀”、“推手”等武艺。

平时,褚师在上海复兴公园和人民公园普及推广太极拳、形意拳从未间断过。褚师的教学方法是不拘定格,因人施教,绝不保守。但褚师从未教过“大极气功卫生拳”,杨家太极从无太极气功之说,褚师在长期教学中,从来不提及气功,他对气功、空劲之类并不赞同。

褚师在学生中,严格挑选有培养前途者,收为入室弟子。褚师常说:“太极拳的动作是自然的开展,它着重身体的正确姿势,拳架舒松、柔和而缓慢,血流可以畅活,呼吸可以深长,它要意识与动作合一,心身并修。它非但可以健身,并可以技击。”褚师还教导我们:“与人交手时,别怕挨人揍,就怕白挨揍。”他认为挨揍对一个练武的人来说并不是坏事,这样才能学到东西,功夫才能不断长进。

褚师和王子平、佟忠义等著名武术家经常在上海体育宫为观众表演。褚师表演的太极拳、刀、剑及形意、八卦等,刚柔相济,虚实分明,妙趣横生。凡见过褚师表演的人,都深感他的功夫非凡,身法有独到之处,动作轻灵快速,周身是劲。在上海体育宫初次举行的太极拳推手表演会上,年已古稀的褚师手法干净利落,放劲刚脆猛烈,深得人们的赞赏,不少行家亦从中得益匪浅。

文革”后褚师迁居闵行。粉碎“四人帮”时,褚师已重病在身,但时刻都关心看武术运动的发展,衷心盼望武术运动第二个春天的到来。
我要分享:
上一篇:王佑辅 下一篇:天津中华武士会教习---“神枪”张景星
武林风视频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随便看看